鄭赤琰

鄭赤琰

新加坡南洋大學政治學學士、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政治學碩士、美國紐約州立大學(賓漢頓校園)政治學博士。1977-1998年歷任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系講師、教授及系主任,期間創立海外華人研究中心。1998-2001年任嶺南大學族群與海外華人經濟研究部主任。九十年代參與成立香港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並出任秘書長兼副會長。1992年成立香港國際客家學會,並出任會長至今。曾擔任香港崇正總會副理事長。現任馬來西亞大馬新聞資訊學院院長及香港中文大學兼任教授。研究興趣主要包括海外華人問題、客家研究、中國外交政策、亞洲國際關係、東南亞政治與政府等。知名時事評論員。
民眾高舉反對TPP的標語(亞新社)

美國放棄TPP 有人歡喜有人愁

誠如本文作者早就在特朗普當選後在《信報》撰文指出:取消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簡稱TPP)是特朗普競選政綱的骨幹之一,不可能自我折骨,何況TPP主張成員國要全面互相開放市場,這主張正好和特氏的主張相反,特氏正因為美國市場太開放而招致企業出走工作機會大量流失,補救的辦法必須重新調整外貿政策,由開放調整為收緊,不但要對入口收緊,同時也要對美企出境收緊。他甚至因此而建議要美企回國,否則他們的產品回國也要被課以重稅。 這套主張正是他力主改革美國經濟的主體想法,TPP在奧巴馬主持下,正好和特朗普的想法背道而馳。果不出所料,他上任的第一天第一件事便是發出行政命令,宣布撤出TPP的鋪排。 三大打擊 特朗普這一招,肯定有以下幾大影響: 第一個大影響是打擊了美國的信譽。 用一個簡單易明的說法,就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自戰後以來,美國力主全世界市場開放,還因此把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當成敵國來制約。這主張也被戰後歷屆總統所追隨,奧巴馬不是TPP的始創者,但他見有機可趁,把新加坡、紐西蘭、澳洲等國首創的TPP拿過來,當成他進一步改革市場開放的工具。 TPP原來的要求只是傾向打造成員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區」,不問成員國之間的政治體係是否民主的問題,可是奧巴馬卻要求成員國之間必須奉行私有化的自由經濟,奉行國有化的國家沒資格加入。這主張顯然是要迫中國放棄國有化企業。就這要求來說,奧氏的想法想藉此誘使中國放棄國營企業,從而讓中美兩大經濟體建立在同一的私有企業的基礎上,消除不平等競爭的糾葛。雖然建議中TPP的十二個成員國中,越南並非私有製企業,新加坡也擁有數以百計的國有企業,可見奧氏堅持的這個原則也有通融的地方,這或許是一種表態向中國展示仍有談判妥協的空間。想不到的是還沒取得中國的妥協,倒是美國換了一個總統,就換了一個腦袋、想法完全不一樣,由美國自己否定了TPP。 一個總統信誓旦旦,四處遊說亞太國家參加TPP,給人的印象是勢在必行,搞到TPP成員中信以為真,還挺身撐美國,尤其是日本與新加坡表現得最積極。現在卻給特朗普搞到灰頭灰臉,日本首相安倍先前還特地走去搶先見特朗普以為可以說服他不放棄TPP,如此出爾反爾,如何叫美國的「信徒」能再有信心去追隨美國呢?何況想到奧巴馬下台後連他力倡的TPP也要被否定,美國的信譽還信得過嗎?在越戰被擊敗後,美國的盟友曾一度表示信不過美國答應過他們的安全保證,現在再出現TPP的反复,可見,打擊最大的還是美國自己的信譽。 第二個受打擊的是TPP成員,尤其是日本和新加坡。 儘管有的成員國表示沒有美國的參與,TPP即使散檔,成員國之間要嘛自己照跑,要不然也可彼此簽下自由貿易協定,照原本的想法去做,也可為成員國帶來可觀的市場。 可是沒有美國的TPP,打擊最可觀的是把號稱為42%的國際市場能量,墮下到不見了一半。再何況美國市場已是大家的龍頭,也是大家垂涎已久的肥肉,有TPP便可唾手可得。再加上用美國去迫使中國市場私有化,又是一大希望。如今特朗普反其道而行,兩頭落空,打擊之大,不在話下。對日本來說,TPP對日的最大好處是把美日市場趨向「一體化」,而且還帶有排斥中國進入美國市場的後果,這正是日本求之不得的事,因為中國崛起前,日本享有美國市場而令日本發展迅速,這個光景後來已被中國削弱,想不到被特朗普來一個釜底抽薪,連美國市場也要面臨「好景不再」,如果陪其他成員玩下去,無異是將自己的大市場向成員的小市場開放,得失之間,不言而喻。因此要日本擔當要角去推動TPP,難矣哉。新加坡原本以為可藉美國之勢應運而起,現在是「竹籃打水,一場歡喜一場空」,其他成員國就是被奧巴馬拉扯上隊的,基於自己經濟能力有限,無法向美國攀龍附鳳,希望不大,失望也不大,打擊也說不上。 第三個打擊的是美企跨國公司。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三十多年,東亞市場早已成為美企走上全球化的重鎮,這裡帶起了不少跨國美企,最得利的是那些需要海外生產基地的大型企業,各行各業的名牌商品如鞋子、玩具、通訊、服裝,各種工業零件等等,都早已在東亞各國落足。 TPP的倡議甚囂塵上以後,美企更是雀躍,以為這一下,他們更可進一步反客為主,把東亞成員國的市場據為己有,發展起來也不會綁手綁腳,以為自己先進優勢,更可取得企業主導地位,原本以為TPP已是探手可得,現在卻告落空,還要被特朗普強迫回美去打回原形,想到也難過,打擊不小的是這幫跨國美企。 RCEP成員國感到高興 除了受到打擊的情況外,真是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愁」,感到歡喜的當是被奧巴馬拿來針對的中國及中國倡議的自由貿易經濟體「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簡稱RCEP)的成員國,這些國家在TPP針對打壓下,曾感到壓力,現在卻更確認到沒有TPP的存在將會有更大的經貿發展空間,也可藉中國經貿上升的強勢,共同打造東亞人的世紀。 最後值得探討的是,排斥TPP的特朗普,對美國是禍是福?仍待他落實其收緊對外發展市場的政策才能定什麼負面後果,此刻美國內持樂觀悲觀者參半。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收緊海外市場肯定會對美國企業有不少負面的影響,例如失去或削減TPP原有的市場。至於從新強化國內市場的前景又會如何?有好有壞也在預料中,好處是在現有企業中汰弱持強,讓美企的競爭力再度抬頭。壞處是美國收緊海外市場所出現的美企「勢力真空」,必將導致中企或新興國家的企業順勢「填空」。之後美企所面對到的競爭也會考驗美企,到時勝敗如何,就不再是美企說了算! 原刊於《大馬華人周刊》,獲作者授權轉載。 0

馬中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

馬中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單是中日兩國購置美國國債已超過二兆美元,美國全國負債已超過60兆美元。想到60兆美元的債務水壩,便叫人害怕,一旦水壩決堤,全球有難矣。

馬中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馬中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中馬合夥企業能見到的即時成效是取得政治風險的「免疫力」,印尼政治衝擊華人企業的記錄早已聞名天下,但印尼人疏於經商的能力卻成為華裔敢冒險一搏的誘因。

國際政治與國際法孰重孰輕?

國際政治與國際法孰重孰輕?

在國際秩序與國際法也如此,由帝國主義的弱肉強食,到今天的全球化,要從國際森林法中走出一條國際法的康壯大道,國聯之失敗,聯合國之舉步維艱,正是因為國際組織缺乏一個國際共尊的強權政府。

潮起潮退的南海外交

潮起潮退的南海外交

今後要徹底化中美危機為機會,就要看中國如何及時掌握杜特爾特與對東盟十國的外交,從而發揮南海周邊正能量,如中國懂得主導的話,主導權已不在美手上。

後李光耀的新加坡外交動向

後李光耀的新加坡外交動向

為了取信馬印,李甚至推舉馬來人尤索夫為第一任總統,國歌只有馬來文歌詞,鈔票也印上尤索夫的頭像。外交部長請印度裔出任,不委任華裔,以免國際誤會為「第三個中國」。

中菲和解的戰略價值

中菲和解的戰略價值

菲總統任期只有六年,能有六年趕快打好中菲友好的基礎,不但能助長中菲友好的勢力,更重要的是中菲一旦和解,接着而來能夠發揮的正能量的戰略價值,也是可遇而難求的。

亞洲人思想能力 比不上洋人嗎?

亞洲人思想能力 比不上洋人嗎?

老子的核心思想,不但在個人「修身」要「儉約收斂,返璞歸真」,治國之道也都建立在不要濫用資源。在老子思想看來,今天西方想盡辦法開發資源,過分消耗資源的治國之道,正好是違反天道。

由菲律賓付費的南海仲裁案

由菲律賓付費的南海仲裁案

臨時仲裁庭是「拿錢辦案」,柳井和5位仲裁員都領取巨額費用。如果雙方同意仲裁,費用由雙方平均分攤。由於此案中國不接受仲裁,菲律賓替中國支付,承擔全部費用。據報道,菲律賓為這項仲裁案花了3,000萬美元的費用。

英國脫歐公投「天怨人怒」

英國脫歐公投「天怨人怒」

公投結果為害也好為利也好,不只是英國人的事,歐盟的公民不可能置身事外不受影響,全球的利益尤其是貨幣與股市投資者,更不可能不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公投所拖累,導致巨大損失。

解讀馬來西亞 6.18 補選成績

解讀馬來西亞 6.18 補選成績

有關納吉被指為貪污大案已在反對陣線鬧了近兩年,而且在街頭、在國會、在調查庭、在媒體等等,真可說是布下天羅地網,甚至還借前首相馬哈迪親自出馬參加倒納吉的運動,用心之大之苦,是馬來西亞首相史無前例。可見他們是非要納吉首相下台不可!

南海仲裁 有虛無實

南海仲裁 有虛無實

南海主權之爭不只是涉及中國大陸,還有台灣、越南、汶萊、與馬來西亞,但是菲律賓卻只找中國來算賬。如此選擇性的告狀,除了政治做秀,沒有仲裁的意義。

美國在東海南海攪局 弄巧反拙

美國在東海南海攪局 弄巧反拙

中國拋出了橄欖枝,管不管用?相信中國會審時度勢,睹準菲律賓在海牙的仲裁判決出來後,順勢向菲國新總統杜特地特送上和談的大禮,也順勢瓦解美菲的反華軍事同盟,只要菲律賓這個定時炸彈折掉,南海的危機會轉為中國的機會也會在彈指之間。

美國在東海南海攪局 弄巧反拙

美國在東海南海攪局 弄巧反拙

中國拋出了橄欖枝,管不管用?相信中國會審時度勢,睹準菲律賓在海牙的仲裁判決出來後,順勢向菲國新總統杜特地特送上和談的大禮,也順勢瓦解美菲的反華軍事同盟,只要菲律賓這個定時炸彈折掉,南海的危機會轉為中國的機會也會在彈指之間。

後英殖政黨有所為有所不為

後英殖政黨有所為有所不為

觀察前英國殖民地政黨的發展歷程,會發覺一個共通的現象。凡是對憲法條文有所不滿或是整個否定憲法規定下來的政治遊戲規則,這樣的政黨最後會放棄議會鬥爭,轉而採取群眾運動、街頭鬥爭、杯葛選舉、採取種種手法抵制政府等等「非憲」手段,進而走入「死胡同」,無法翻身,消失於政壇上。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