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充滿深層次矛盾,香港有何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