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共產黨

加入問責團隊,固可以視為更上一層樓,我相信他們貪不是那份薪水,而是真心想服務香港,如今弄到要口是心非,念一些自己也不熟悉的台辭,又何苦呢!(亞新社)

港官推銷惡法口是心非

已故總理周恩來在1954年提出「四個現代化」: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過了大半個世紀,依我看,中共今天最需要的是「管治現代化」。

諉過政客是天性,中外如是。特朗普將矛頭指向中國,目的是轉移自己的失誤,別國領導人亦是如此。(亞新社)

借疫情銷政治 愚者所為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雖然未退,但不同地方的人民和輿論已經不斷給政府打分。中美兩大國在抗疫上都有惹人批抨的地方:中國官方疫情初期是否知而不報?華府是否起初掉以輕心?都是兩地政府的死穴。

紀律部隊出身的曾國衛,出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打破回歸以來由文官擔任此局局長的慣例。(有線電視新聞截圖)

武進文退 AO的黃昏

能成為政務官,多為醒目仔女,摸熟遊戲規則,懂得走精面,時而陽奉陰違,隨時搬出一萬個某政策不可行的理由,在北京眼中自然是「養唔熟」的一群。相反,紀律部隊的文化,卻甚合共產黨脾胃。

有說大陸的「成功」顯示一黨專政的效率,但隔岸的蔡英文雖有反對黨在背後虎視眈眈,仍然交出功課。抗疫是非常時期,非常時期使出非常手段,但不能成為長遠專制的理由。(Shutterstock)

明月何曾是兩鄉

瘟疫現在已經是地球的問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政客肯定會利用這機會為自己加分。但我更喜歡那天在雜誌上看到王昌齡的兩句詩:「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讓沒有國家意識的人執政,在共產黨眼裏實在是個笑話。(Shutterstock)

共產黨的脾性與治術

共產黨受軟不受硬的脾性,這是中國政權一直以來的特色。加之史上的共產政權素以強悍見稱,而中共師承蘇共,盡得其倔強的真傳;配合上華夏朝代的根性,自然更是堅如磐石,不接受任何威逼。霸王硬上弓,從來行不通。

要有效管治香港,中共始終都要拋出橄欖枝,以贏回香港大多數中間派的支持,犧牲部分警察是方法之一。(Shutterstock)

中央與港商蜜月期告終

中聯辦和港澳辦的領導齊齊換人,筆者覺得這是代表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亦顯示香港富豪跟北京的蜜月期將會正式告終。習主席希望中斷過往兩辦與香港富豪的互通私款。

為了統一大業,兩岸的領導人應平等相待。只有平等相待、互相尊重,才有一家人的感覺。(亞新社)

我對新中國的期望

我所期盼的中國政體是「專心為政」的「一黨專政」:共產黨只代表執政班子,而非凌駕於人民之上的利益集團,而執政班子都必須透過可靠和公平的機制選拔出來,而且舉凡有心服務國民的人都應有同樣的機會參加選拔。

由於毛澤東的專橫與任性,才沒有在1949年解放軍南下至深圳時,順道解放香港。(Shutterstock)

中央當年不解放香港是異數

只有在中國,毛澤東才可以憑着他的絕對權威與肆意的任性,強行要一個民族,為了長遠的經濟利益,放棄眼前民族大義。毛澤東以後的中國領袖,似乎大部分都不敢這樣做。可見,香港能留到97年才回歸實屬異數。

年輕人犧牲血肉也可以,林鄭為什麼沒有這勇氣?林鄭不辭,我覺得唯一解釋是她想曲線救港。(亞新社)

林鄭是不是汪精衛?

近年,開始有人替「大漢奸」汪精衛翻案,說汪接受日本人佔領東北的現實,因此選擇加入日本人的傀儡政府,減低日本侵華對中國人民造成的傷害,是為曲線救國。今天的林鄭難道是汪精衛嗎?

新文化運動類似文藝復興,但時間過短,很快演變成為單純的政治啟蒙運動。(灼見名家圖片)

當代復古與五四運動再反思

五四運動的主題是民主和科學。民主是開放政治,與傳統封閉政治相對;科學是理性,與傳統的迷信相對。為了一些政治原因而否定五四運動,並無道理。從文明演進的角度來看,五四運動的大部分是做對的。

大家對中國過去的那種成見和歧視,普遍已經淡多了。但是,一提共產,人人談虎色變。(Wikimedia Commons)

大膽直言,不要腦袋了!

其實至今,連當前的中共領導人都知道,「共產」兩個字與當前的中國政治理念完全背道而馳。但是,又有哪位領導人有這個魄力和膽量,把「共產黨」這個名字改了。可是你不改,顧名思義,貽笑大方。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