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寧榮

劉寧榮

大學教授、資深媒體人,現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常務副院長(商學及中國發展),推動成立中國商業學院暨企業研究院,並出任創院院長;專注教育創新與領導力、全球趨勢與戰略、品牌與商業傳播。他曾在中美兩國任職多家媒體,長期觀察中美關係和全球政經趨勢,兩次全程採訪美國大選。他是美國亞洲基金會、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以及德國柏林國際新聞研究院的訪問學人。中國南開大學學士,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碩士,英國布裡斯托大學博士。出版學術著作和紀實作品四冊。
在這一波數字技術變化的進程中,失敗者作出反應,勝利者推動創新。(Shutterstock)

企業革新與個人自主新趨勢

在數字技術發展所衍生的個人自主的新時代,我們必須為我們的生活尋找新的方向。在一個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的時代,如何彰顯我們的創意力就越發重要,而這正離不開每一個個體的自主創造能力。

中國未來的科技創新和突破,面臨的陷阱愈來愈多。(Shutterstock)

人工智能與區塊鏈

中國巨大的消費市場是中國不少獨角獸成功的基礎,但這些企業主要是在商業模式上的創新,而非技術上的大躍進。所以今日最大的挑戰是,面對科技冷戰中國如何確保科技創新。

我們已經進入大數據時代,數據能夠產生巨大的利潤,所以千萬不要隨便把數據給別人。(Shutterstock)

虛擬經濟淘金熱

中美兩國是數字經濟的領跑者。在數字經濟的絕對規模上,中國僅次於美國。數字人才是下一階段中國經濟數字化轉型最重要資源和關鍵動力。中國面臨的挑戰是,中國需要具有數字技術和商管經驗的跨學科人才。

短期之內中國也不可能全面開放資本市場,所以需要透過香港吸引全球的資金。(亞新社)

全球金融市場趨勢與開放

過去幾年,內地不少人也加入了唱衰香港的隊伍。1997年以前,是西方唱衰香港。現在除了西方唱衰香港,我們內地也在唱衰香港。我們必須牢記,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是短期內中國其它任何城市無法替代的。

跨國企業在中國該說人話就說人話。(Shutterstock)

全球供應鏈的擴張與本土化

中美脫鈎對全球貿易跟經濟有相當大的影響。而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大家都在思考一個問題:我們能不能依賴中國?展望未來全球的經濟格局,特別是全球跨國企業的運作會進入「一球兩制」的時代。

美國對中國的情感,在過去100多年間發生了非常大的上上下下的變化。(Shutterstock)

全球經濟版圖的地震與洗牌

中國絕不能四處樹敵,我們也需要思考為何中國在40年難得的發展機遇之後,我們會陷入這樣的包圍圈,甚至在我們的周圍已經形成了美日澳印四國的準同盟關係。

特朗普以「反建制」的叛逆者身份入主白宮四年,他本可以凝聚民心創造歷史,卻被「建制派」再次趕下台,新冠病毒「功不可沒」,實屬諷刺。(亞新社)

至暗時刻:如何挽救美國民主重創?

特朗普不願意出席拜登的總統就職儀式、國會山莊騷亂各派相爭到底是誰的過錯,一連串事件更加清楚地提醒我們,即便美國的民主制度也同樣可能出產獨裁者,但不能因此就否定了民主制度,也調整了我們對拜登的期望。

拜登政府要解決美國社會的這一毒瘤則難於上青天。一方面,如果缺乏政府明確的政策支持,幾乎不可能實現消除種族不平等和貧富差距的目標。(亞新社)

拜登無法完成的使命

如今,幾乎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美國社會貧富懸殊是美國走向民粹的根源,也是特朗普四年前得以上台的主要原因。不僅拜登政府束手無策,而且在盛產經濟學家的美國也沒有任何人提出一套良方,問題根源到底在哪裏?

2020年的新冠病毒並沒有引爆全球金融危機,但是政府和公司債務的不可持續性,突顯了問題的嚴重性。(Shutterstock)

未來10年,金融危機何時會降臨?

1968年之後的10年裏,全球在70年代發生了兩次金融和經濟危機。我們無法預測未來10年,金融危機何時會降臨。但已故美國經濟學家赫伯特·斯坦因曾經說過,如果一些事情無法永遠持續下去,那它終將停止。

曾鈺成相信在2017年如果我們不能普選行政長官的話,香港可能變成非常難管治。(亞新社)

曾鈺成:未能實現普選造成香港難以管治

曾鈺成認為,香港和新加坡在民主概念上大有不同,選民評價局長的表現,是看他推出來的政策能否成功,因此官員擔心的是立法會夠不夠票通過,所以他們先去立法會拉票,而不是到社區去拉票,這樣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台海在過去半個世紀裏,也從來沒有像今日這樣隨時有機會陷入火海。危機的跡象隨處可見,中美戰機不斷飛越台灣海峽、民進黨不斷加強軍備。(亞新社)

走進2020年:兩岸之間 勢成火海

今年3月是新冠病毒,而未來又會是什麼「病毒」,無人可以預料,全球金融市場的火山大爆發只是時間問題;亞洲亦要面對香港、台海和南海不斷演變的衝突,武力衝突一旦爆發,將徹底摧毀「二戰」之後國際格局和世界。

中美兩國領導人習近平與特朗普的取態,對兩國是否脫鈎舉足輕重。(亞新社)

從G2到G0:中美對撼,路在何方?

在美國和全球「去中國化」的逆勢中,中國如何走出被孤立的困境,首先需要防止中美經濟脫鈎,而這需要在內外政策上做到李小龍所說的──打破「把自己束縛及扭曲在別人預想的模式之中」。

即便經歷「新冠病毒」和「政治病毒」的污染,中美經濟脫鈎並不很容易。(Shutterstock)

從G2到G0:中美經濟脫鈎會否發生?

新冠病毒引起發達國家對全球供應鏈的擔心和憂慮,但過去40年全球化的分工合作也不可能全面改寫。美國擔心製造業包括醫療產品設備上過度依賴中國,中國也同樣依賴關係到國計民生的美國農產品。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