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沛理

林沛理

評論家,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亞洲周刊》及《南方周末》專欄作家。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香港01》執行總編輯。
美國人的愛國主義有感情用事的成分,但整體而言是是經大腦、講理智的。(Wikimedia Commons合成圖片)

愛國之道

香港在回歸前曾被殖民統治155年,要他們「忽然愛國」是強人所難。我們懂得跟自己說故事嗎?我們給自己說的故事能打動人心嗎?

香港的管治人才凋零,從擢升43歲、無甚作為的徐英偉為民政事務局局長可見。(政府新聞處圖片)

公務員這座大山

在香港目前的政治環境下,愈來愈多有識之士決定不沾香港政治這淌渾水。有能者退之,無能者居之,成為香港目前最大的管治危機。

香港當下的穩定固然得來不易,但穩定和平靜底下有一股洶湧的暗流,來自市民對政府和北京的不信任。(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已成「失敗社會」?

重大的危機或外來威脅會提升社會的凝聚力和政府的公信力;但看來特區政府非但無法兌現「疫症紅利」,反而削弱了自己的「績效合法性」。

特朗普的支持者當中,近八成即多達5000萬人認為他是被對手拜登以不誠實甚至違法的方式擊敗。(Shutterstock)

知識的危機

隨着科技的發展,互聯網、智能電話和社交網站進駐人們的生活並帶來便利,但同時,它們也為謠言和假新聞的傳播提供了沃土。然而要增強對現實和真相的辨識能力,成熟的知情社會是必不可少的。

廣泛而深刻的無知在美國社會早已落地生根。(灼見名家製圖)

美國人與集體愚昧

長久以來,在沒完沒了的意識形態紛爭,以及政黨、財團、利益團體與媒體無孔不入的操縱下,很多美國人早已喪失分辨謊言與真相的判斷力。

如今特朗普已身在沼澤,無法以弱勢者自居月旦當權者的不是,而必須為他的政績問責。(灼見名家製圖)

特朗普必敗無疑?

一場世紀疫症令欺世盜名的特朗普無所遁形,他的無知與無能「當場被抓住」。在這樣的情況下,特朗普連任無望本應順理成章。

一個靠自吹自擂和愚弄大眾而飛黃騰達的人,對自己打敗對手和改變環境的能力有無限信心,早晚會墜進以為自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陷阱。(灼見名家製圖)

特朗普的悲劇

擁有權力與地位的人對自己往往極度自信,認為自己高人一等;但特朗普那種睥睨一切的「無知者無懼」仍然令人瞠目結舌。

今時今日的Tiktok已成宗教和政治活躍分子的必爭之地,但它本質上仍然是一個讓略帶懶散的年輕人聚集和交流的地方。(灼見名家製圖)

TikTok與臉書

來自中國也許是TikTok的原罪,但它的頭等大罪是把臉書這美國科網公司的龍頭打到落花流水、面目無光。

對要借香港這把尖刀去挫中國崛起之勢的「有心人」,這批人士堪稱從天上掉下來的「有用的傻子」。(灼見名家製圖)

有用的傻子

若以百萬計的港人繼續視北京如陌路、與港府為敵和對警察懷恨,香港這個只有750萬人口的城市怎能走出內耗、自毀和被邊緣化的死胡同?

有良好「界線意識」的人懂得尊重別人的底線和原則,不會做出越界、不允許的行為。(灼見名家製圖)

距離之必要

與人交往要做到親疏遠近得宜,已成現代人必須學懂的生活技能。心理學家稱之為與「國界線」相對的「私界線」。

政府講真話,傳媒如實報道,徵詢專家的意見,確保與疫情有關的準確資訊有效流通,就是對抗大傳染病的關鍵。(灼見名家製圖)

中謠至死

古人說謠言止於智者,但在今日世界,更準確的說法是謠言止於知者。自由、開放和文明的社會必須在充分掌握與尊重事實的基礎上運作。因此,侵蝕民眾區分事實與謠言的能力,就是損害社會的自由、開放和文明。

世人在短時間內先後見識到美式民主的無能與美式資本主義的猙獰,使人不得不懷疑今日美國是否仍然是一股改善世界、令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力量。(灼見名家製圖)

美式資本主義真面目

特朗普政府打壓出類拔萃的中國企業,不過是美國科網巨頭的標準作業程序而已。與其說這是特朗普的狂人作風,倒不如說是美式資本主義的真面目。

新冠肺炎來襲,資本主義最發達的美國最茫然不知所措。(Shutterstock)

現代社會與抗疫的心理素質

在資本主義的長期薰陶和產生的條件作用下,現代人要的是「即時爽」。他們不但想要得到滿足,並且要馬上得到滿足。這與防疫和抗疫需要的心理素質何止背道而馳,簡直勢不兩立。

特朗普處理疫情的嚴重失戳穿了民主制度先天優越的神話。(亞新社)

美式民主過期?

民主是美國最重要的意識形態輸出,也是其道德權威與優越感之所繫。但如今鐵證如山,即使在民主的發源地和最大的輸出國,民主也不保證會帶來善治。

疫情轉趨嚴峻,《港區國安法》實施,特首林鄭月娥及其班子看來難逃繼續被妖魔化的宿命。(亞新社)

香港最大的管治危機

自去年區議會選舉抗爭派大勝,香港的政局已經開始以高速朝一個畸形、令人擔憂的方向發展。那就是市民對政治和民主選舉的參與顯著上升,但政府的合法性、管治權威和執行政策的能力卻持續下降。

疫症肆虐,誰又有心情奢談藝術?答案是藝術不是奢侈,是人類要發現世界、認識自己和聯繫他人的追求。(Shutterstock)

疫情下拍賣的意義

我們要不時告訴自己,不只要健健康康地活下去,還要快快樂樂地享受生活。我們必須相信,除了那些維繫生命的東西,生命中的美好東西也是我們應得的,至少值得我們努力爭取。

美國的警察國家猙獰面目,港人看清楚沒有?(Shutterstock)

一個品牌的衰落

可以斷言,十年後,美國軟實力的蒸發以及作為一個品牌的衰落將會是史家和政治學者研究的重大課題,而四年前的總統大選毫無疑問會被定義為美國由盛轉衰的分水嶺。

反中亂港勢力的長遠策略目標不是爭取香港獨立──他們再天真,也知道這事沒有可能發生──而是令港人與北京為敵。(亞新社)

香港真正的深層次矛盾

每當中國或特區政府官員談到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他們指的總是經濟或民生問題。結果,矛盾愈演愈烈,更成為反中亂港勢力手上的王牌。

職業舞蹈員今日的艱難處境來自演唱會行業不公不義、肥上瘦下的酬勞結構,而郭富城這類巨星是這個制度的最大受惠者。(健康旦Facebook)

資本主義的恥辱

紐約市這個國際大都會能夠有效運作,全靠一個由非法移民與廉價勞工組成的下層階級,這是它成功的髒秘密。這是資本主義的恥辱,我們若不反省,也應感到慚愧。

對反共陣營的極端分子和狂熱信徒來說,反共不是立場,是戰爭,而香港就是戰場。(亞新社)

民主是一種意識形態

「民主勝於一切的意識形態」認為任何與民主沾上關係的東西和事情都值得支持甚至犧牲。他們的實際利益可能受損,卻永遠覺得自己在道德上立於不敗之地。

我無法接受暴徒和激進示威者的行為,但也無法否認他們的滿腔熱血和激情。(亞新社)

這是一場香港革命嗎?

暴徒和抗爭者口中的「時代革命」未成事實,但若然革命是指權力或社會結構在短時間內發生根本性的改變,那香港人目前經歷的肯定是一場革命。

為何要將「暴亂」說成「大型公眾活動」,將暴亂蔓延說成「遍地開花」,將「使用暴力」說成「勇武」?(亞新社)

香港媒體法界教育之錯

香港原來有那麼多的傳媒機構是反政府組織,這是今次暴亂的驚人發現。香港教育的失敗,以及學生的激進化,不能單單諉過於通識科,問題的根源在於誰人在當教師。

一個開放、包容社會的核心價值根本沒有在香港生根,難怪一場完美的政治風暴可以把它吹到東歪西倒,叫外面的人驚奇,裏面的人難堪。(灼見名家圖片)

香港的死因研究

為香港寫墓誌銘不難,難的是剖析它的「死因」。香港落得今日的田地,原因複雜,但持份者(stakeholder)在政治上的天真(political naivety)肯定難辭其咎。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