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紀宏

阮紀宏

先後在加拿大溫莎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北京大學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曾任香港《文匯報》記者、駐京記者,《香港商報》副總編輯,《明報》副總編輯、副主筆。 現在香港浸會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合辦的聯合國際學院任教新聞專業,並在香港多間媒體撰寫評論。
參加遊行示威表達對政府的不滿,沒有什麼不對,但扔過汽油彈、襲擊過警察、砸爛過酒樓店舖,就很難重新認同這個社會,可能會帶着仇恨一輩子反對政府,永不翻身。(灼見名家製圖)

寫給犯暴動罪在獄中的朋友

有些人說,像你們這樣這些黑暴,離開香港,香港才會有太平。可是,既然你們已經罪有應得,入獄受懲罰,就可以放下包袱,出來就是一個新人,何必要遠走他鄉呢?畢竟香港才是你我的家。

香港有些人不願意學內地,是對內地防控措施的成果視而不見,但終歸還是要面對現實,現在對護老行業僱員實施全民檢測。(亞新社)

中國防控疫情有成果 外國不學香港也不學?

香港缺乏應有的條件去複製內地的做法,這是事實,即使如此,也並非什麼也做不了,起碼強制某個行業檢測是可行的,現在才開始強制護老行業員工、的士司機檢測,雖然遲了,但起碼是一個開端,證明自設禁區是愚不可及。

這次特朗普不願意貿然放棄「個人權力」,也不一定只是個人自私行為。(灼見名家製圖)

美國你死我活的選舉無好結果

這次是美國第59次總統選舉,預計投票率達到66.8%,是120年以來最高的一次。國家分化才會導致選民積極參與選舉。有評論認為,這次美國的選舉,不止是內亂,簡直是內戰,雖然有所誇張,也不無道理。

選舉立法會議員,難道不應該給予居住在內地港人一個表達意見的機會嗎?(灼見名家製圖)

港人內地投票權利 不應設置任何條件

香港市民有遷徙自由和選舉權利,不能因為有些人選擇遷徙到一國之內的其他地方居住,而另外一個基本權利被剝奪。技術性的安排以確保選舉公信力,可以從長計議,但基本權利原則不容討論。

目前混帳的地方在於,通識課的教學目標不明確。(灼見名家製圖)

通識毋須以通識課去教育

教育界對通識課莫衷一是,比較「中立」的校長或者教師,願意放下成見,為了盡量給學生一個較為完整的圖畫,兩種對立史實與觀點,都給學生講。

按照反對派一貫的邏輯,內地的都是不好的,不但本身的政策不好,實施於香港更加不好。(灼見名家製圖)

大規模檢測 反對派怕什麼

反對派阻擾任何可能有助於控制疫情的手段,中央派員來港協助大規模檢測,更是反對派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怕的就是政府認受性因有效控制疫情而獲得提高。

「匿名Q」的現象,危害社會安寧,第一個不能容忍的是執法部門,美國聯邦調查局早已對此展開調查。(Wikimedia Commons)

網上邪教助選活動需警惕

媒體高調緊密追蹤與「匿名Q」有關的新聞,傳遞一個十分清晰的信號,主流社會不能容忍這種違反理性、違反法律的反智行為。反觀香港,我們對這種網絡邪教又做了些什麼反制措施?

未經審訊的囚禁嚴重違反法治,為什麼香港的反對派從來沒有譴責過美國英國?卻來懷疑訂明按法律審判的《港區國安法》違反法治精神呢?(亞新社)

「效法」美國英國維護國家安全

英美高調批評《港區國安法》過於嚴苛,卻不敢提自身的國安法為何更加「猛於虎」,美國在9‧11後立《愛國者法》賦權政府用各種嚴厲手段打擊恐怖分子。《港區國安法》某種程度是效法美國,緣何又會被美國批評呢?

鴉片不是一般的煙草,更不是一般的物品。中國人吸鴉片問題嚴重,是林則徐發現並下令銷煙解決,英國人販賣多少鴉片到中國賺了多少錢,難道還要發現嗎?(Wikimedia Commons)

「鴉片老師」帶頭發動新鴉片戰爭

英國人毫不遮掩其強盜邏輯,為什麼180年後卻有香港的教師去為英國人掩飾侵略中國的醜惡呢?唯一的解釋是有人以為可以發動另一次鴉片戰爭,目的是為了「割讓」香港,不是給英國,而是給港獨。

中美比併是全方位的,中國在科技上有些領域已經跟美國進入相持階段,如果疫苗搶先成功,可能還會進入反攻階段。(Shutterstock)

中美將打持久戰 香港淪為游擊區

既然美國向中國發起全面進攻,香港也是一個據點,況且美國在香港傳統上還有籌碼,不用白不用,但充其量香港只能是中美大戰中的局部戰場,姑且稱之為游擊區,因為敵方所用的戰術,與游擊隊無異。

香港面對的內部問題已經夠繁雜,現在還加添一條美國在制度上的粗暴干涉,以及在行動上的插手,形勢就更加複雜了。(亞新社)

中央應立即啟動換特首機制

究竟北京準備如何完善特首與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外界不得而知。時不我待,在形勢緊急的情况下,為今之計,只有盡快替換特首一招較為可行實際。

理大校園下學期有幾成能用成問題。(亞新社)

中大理大撤出香港 到大灣區成立聯大

既然這些大學隨時面臨不知道一個學期什麼時候結束的局面,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能夠放下一張安靜書桌的地方,環顧香港九龍新界,確實沒有淨土,倒不如北上,在大灣區覓一塊地建新校園。

香港讀者可以判斷,究竟對特區政府的五大訴求無理,還是對美國的五大訴求有理。(亞新社)

對美提五大訴求 以子之矛攻其盾

既然美國主動公開承認自己在香港騷亂中的角色,香港人就有權要求美國對這場騷亂所造成的後果負責。目下流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裏也拾人牙慧,湊個對美國的五大訴求。

究竟是香港的暴徒不夠勇武,還是香港的警察克制?市民心中有一把尺。(亞新社)

4個月鬧不停政府開始止暴

暴徒的手法沒變,口號變了,過去當領頭人喊:香港人,其他人回應:加油;而今是:香港人,反抗。他們反抗什麼呢?表面上看是反對政府宣布的《禁蒙面法》,實際上是要求「享有不守法的權利」。

反對派一再策動大規模抗議行動,並且任意讓暴徒參與其中,造成示威者以暴力行為跟政府激烈對抗。(亞新社)

暴力抗修例 香港無贏家

回歸以後,反對派每次組織遊行,都恐嚇說這將會是最後一次機會。但這種謊言在一次又一次的遊行中被否定,只不過有些人選擇性相信一些被糖衣包裹的恐嚇而已。

黃台仰和李東昇甘願到外國做難民,是以詆譭香港的聲譽、破壞我們的家園來尋求個人私利,是道德敗壞的表現。(左:Shutterstock,右:Wikimedia Commons)

外國對香港無知 反對派落井下石

黃台仰有勇無謀無底線,那就算了,畢竟他不敢回來而早晚會脫離香港的政治視線,但還在香港的反對派呢?他們有沒有利用外國政府的無知,又或明知道外國政府別有用心,仍然從個人或政黨的主張出發,以偏概全。

反對派的底牌已經亮出,將會出現的暴力只是不同程度而已。(亞新社)

癱瘓立會管治三缺一 過早攤牌逼武力升級

反對派要留在議會,選舉得失是每一個行動的決定性因素。立法會選舉要到明年才舉行,所以跟特區政府攤牌的招數,應該放在立法會選舉運作開始時才使出。今年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可被視為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

這次佔中案的刑期,相信很多人也會認為,一旦另一次「佔中」重來,年輕人都會有恃無恐。(亞新社)

佔中判刑爭議續 叫屈鬧冤剛開始

佔中案會上訴,罪犯還可以無日無之地在媒體鳴冤叫屈,上訴庭很可能改判,9名主犯大可以像張子強被判無罪之後在法院前高舉雙手展示勝利手勢。即使在上訴庭再次被定罪,整個鬧冤過程將會重演。好戲還在後頭。

佔中已經結束4年多,但有100多萬人參與過的大規模社會運動,對香港將會有深遠的影響。(亞新社)

佔中搞手被判後的三招了

佔中搞手的「三招了」,是想延續佔中效應,將佔中消費到底,為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埋下繼續延燒的火種。也就是說,金鐘的火滅了,還要在全港繼續煽風點火。是否得逞,要看市民的反應。

當內地眾多城市紛紛超過香港之後,香港便不能不淪為普通城市了。(亞新社)

香港被淪為普通城市

但如果凡事以獨特的制度安排作為「不是普通城市」的標準和擋箭牌,就遲早會被內地大系統邊緣化,甚至被大市場拋棄,成為一個普通城市。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