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聶德權

從香港市民的角度,政府花的是公帑,應該考慮錢是否用在刀口上?公帑有沒有更好的出處?(灼見名家製圖)

三個層次看檢測

從個人利益的角度,檢測是免費的,不用白不用。如果不用輪候多時,過程中不會令身體太過不舒服,採樣站的傳染風險低,自當參與。這是兩地政府樂見的,應了一句「上詐下愚」。

4名新入局班子成員,從簡歷、背景和經驗等方面,與舊人相比有辣有唔辣。(亞新社)

把握時機,重新出發

今次香港特區政府班子大換血,無論時機還是人選,都把握得不錯。至於團隊換人能否如郎平出手般扭轉局勢,則有待觀察,但對於建制陣營來說,起碼覺得有苗頭、有期待。

聶德權(左一)到了公務員事務局,是否等如進入避風塘?非也!(香港電台視頻截圖)

港府大換班說明什麼?

在中國官場裏,一切事物都是「為今我所用」,而不是單純的為我所用。所以,即使是上級按政治需要而搬龍門,錯在上級,但也要下級承受。這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另一種體現:上有立威,下要跪低!

作者以往曾批評林鄭月娥是本港最糟糕的特首,今天他表示不會再批評。而是希望她辭職。(亞新社)

指鹿為馬

特區政府發表了3次前後矛盾的聲明,最初說根據《基本法》,中聯辦和其他中央所屬機構不得干涉本港事務,然而後來又說,中聯辦並非《基本法》所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部門」。這正如反對派所說「指鹿為馬」了!

紀律部隊出身的曾國衛,出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打破回歸以來由文官擔任此局局長的慣例。(有線電視新聞截圖)

武進文退 AO的黃昏

能成為政務官,多為醒目仔女,摸熟遊戲規則,懂得走精面,時而陽奉陰違,隨時搬出一萬個某政策不可行的理由,在北京眼中自然是「養唔熟」的一群。相反,紀律部隊的文化,卻甚合共產黨脾胃。

對於這班亂港集團,書生一早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不少港人,早已心裏明白,把這個政府當作irrelevant,當作笑話,自救自強。(政府新聞處)

武漢「撤僑」應有之義

從武漢撤出滯留港人,會讓北京在面子上難看;所以,現在駐守武漢辦的官員(可以犧牲的公務員),只能留下與孤城共存亡,以一己之盡忠,搭救鄭月娥亂港集團早已不復存在的民望,讓人既無奈,又悲憤。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