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 年出版的 Old and New London, etc 描繪了當時的倫敦交易現場。(British Library/Flickr)

陶傑:自由市場的國情因素

英國手上的歷史皇牌,就是亞當史密斯「國富論」創立的自由市場經濟。但同時英國劍橋的經濟學家凱恩斯也首倡行政計劃經濟。英國是一個「左右搏擊」的國家,自由與計劃並重,視乎形勢,可靈活交替運用。

賠償問題,雖然有美國帶頭,恐怕只是政治姿態。圖為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左)與美國總統拜登(右)。(美國總統Facebook圖片)

陶傑:追究病毒責任的變局

要論向中國索償,無疑太遙遠。美國需要做的,是國會先舉行公開聽證會,就病毒來源是否美國國防部批款、被達扎克濫用,由國會聽證會類似審查前總統甘迺迪被刺案一樣,提交一份跨黨派的報告書,然後才是討論賠償責任。

支持率不客氣, 蔡英文由61%直跌至18%(據TVBS報道);陳時中(右)則由80%下跌至25%。(台灣總統府圖片)

造神運動在賁卦中幻滅

台灣人沾沾自喜,外國發現有台灣輸出病例,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瘋狂造神的結果,就是不適任的人可以肆無忌憚地扭曲事實真相, 發表違反常識的反智言論,完全不必擔心外界的檢驗,還可以有野心更上一層樓。

其實,《中歐投資協定》是有利歐盟多於中國,歐盟內各國的貴價奢侈品可以免稅進入中國,同時又可以從中國免稅得到廉價日用品。(Shutterstock)

錯失簽定《中歐投資協定》時機

幾年之後,如果中歐重啓協定,條件並不一定對歐盟有利,甚至可以肯定比今日差很多,所以,歐盟正確做法就是繼續審議,無限期審議,如果中美態度轉變或者世界形勢轉變,就立刻簽訂雙方今日同意的《中歐投資協定》。

澳洲國會開始調查UGL涉嫌行賄疑雲。(Shutterstock)

UGL事件:快完了

UGL事件目前已步入進行式,正循三個方面加速發展:修改法律、加快起訴和同步外交,三者因緣際遇、相輔相成。看來大結局指日可期。找出UGL事件的全面真相,港人乃至中央才能釋疑釋懷。

年前已通車的悉尼市西北輕鐵系統,因該項目最後由UGL-MTR中標投資承建經營。作爲香港「國企」,動用龐大公帑,MTR的身份添加了一重難以説清的跨國法律和政治倫理問題。(Shutterstock)

UGL事件:沒完沒了

因UGL事件問題嚴重,沒完沒了,北京高層起碼在梁振英「不參選」之後3年,依然在密切跟進事件,緊貼最新發展。目前多方面的變化,恐怕又要其再度關注。

歐盟中以立陶宛反應最強烈,一方面迫降的客機本來飛往立陶宛,另一方面立陶宛極右勢力當權,反俄反中。(立陶宛國會Facebook圖片)

制裁白俄羅斯

立陶宛以白羅斯民主化推動者自封,這是追隨美國、歐盟以政治干預別國,同時亦暗含立陶宛極右勢力、當權者的政治幻想:恢復中世紀的波蘭─立陶宛王國,可是百害而無一利。

第2頁,共31頁 1 2 3 31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