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2日,中國外交部長秦剛 ( 右 )會見第77屆聯合國大會主席克勒希。(中國外交部圖片)

秦剛的電話外交與其特色

中國外交部長秦剛採取了密集的電話外交,致電俄羅斯、巴基斯坦、南韓國、馬來西亞、印尼、荷蘭、沙特阿拉伯、阿根廷、阿富汗、土耳其和日本的外相和外長。他與所有這些國家的外交對話均有些共同特點。

美國近年的就業率僅六成多。(Shutterstock)

看破美國經濟和就業的真面目

美國經疫情派糖後,已充滿不願工作,只收失業救濟金的人。科技業這個3年來大手大腳的行業已收手了,最接地氣的銀行已看到中小企必然破產累累,壞帳必爭,發出警告,但冇人聽。到時又説是黑天鵝,嗚呼!

如果美國支持稍減,歐盟當會退縮。圖為烏克莬總統澤連斯基( 左) 與美國眾議院前議長佩洛西。(亞新社)

俄烏戰爭 不戰不和

除非用軍事獨裁統治,反戰和談和重建烏克蘭國家的政治趨向是無可抑制的。這或許是歐洲或歐盟與以至烏克蘭的最佳結局。不戰不和讓時間把矛盾對立逐步改變。

俄烏戰爭持續,全年唯一彈冠相慶的,可能只有軍火商。(亞新社)

虎年臘月的回顧

西方過去500年,靠的是傳教士、軍人和商人三者並行,殖民全球;如今傳播的卻是新自由主義,已經發展到荼靡,中國並未受落,西方充滿了焦慮和恐懼。人類虎年不好過,只有1%得利,兔年能改嗎?

日韓有條件限制中國人入境,這件事如何收科?(亞新社)

日韓事件 欠外交照會累事

今次日韓有條件限制中國人入境,又要入境的中國人戴黃、白卡,困小黑房,用軍警押送中國人做核酸檢測,極盡侮辱之事。日韓如果沒有一個外交照會,到入境才羞辱中國人,這便是不對,中國反制亦合情合理。

3年來一次又一次的恐懼,在2022年終結的時刻依舊在大地上蔓延。(Shutterstock)

新年回想:恐懼與希望

在風雲變幻的世界裏,如果我們有一線希望,我們都應該將所有的機會讓位於和平,競爭絕不意味着衝突與對抗,不應該是冷戰,更不應該是熱戰。2023年來了!帶着無法擺脫的恐懼,但總算隱隱約約聽到希望的腳步聲!

俄國盧布成為年度最強貨幣。圖為俄國中央銀行。(Shutterstock)

2022年失血會多少?

2022年GDP本來可以破100萬億美元記錄,如今只望自4.6%腰斬至2.3%,「G3」美、歐、日只得1.9%,中國的5.5%亦有點難,誰也料不到俄國盧布成為年度最強貨幣,股市亦回頭。

普京斷絕俄羅斯對美國、歐盟、日本等的石油出口。(亞新社)

石油戰

石油、天然氣的供應武器化後,反而使俄羅斯可以用作外交工具──友好國家折扣供應石油。美國企業不會跟隨,便只能靠政治控制G7國家來佔據它們的市場。

第1頁,共47頁 1 2 47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