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俄烏戰爭

離開法國前,習近平伉儷應馬克龍邀請到比利牛斯省訪問。(央視網截圖)

歐洲更需要中國的合作與支持

在當前動盪不安的國際大環境下,習近平主席此次出訪歐洲為日後中歐深化戰略合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中國而言,當然不希望歐洲與美國一道遏制中國的崛起,為中國企業在歐洲的營運和發展施加不公平和不合理的限制。

1968年反越戰阻止了美國的戰爭行為近30年,期間發展中的國家可以在帝國主義的壓迫下鬆一口氣。(Wikimedia Commons)

1968年

2024年,美國經濟陷於與1968年的同樣困難,石油美元步黃金美元的後路而正崩潰,美元和美國霸權更依賴軍事與政治來維持,但捉襟見肘,東牆補西牆,困難尤甚,而2024年觸發點是反以色列在加沙的暴行。

美國財長耶倫(左)訪華與國務院總理李強會面前後,多國政要來訪。(耶倫X平台)

4月北京繁忙

2024年4月8日,北京真熱鬧,美國耶倫老太太又來了,而拉夫羅夫來華是取平衡。老太太來得,俄也來得,順便支持南海、台灣局勢。

作者當時估計普京會利用俄烏戰爭去凝聚民族主義認同感、突出政治強人姿態,直至贏得大選。(Shutterstock)

普京與泛斯拉夫主義

毋庸諱言,普京的價值觀體系,正是這一俄羅斯傳統的反映──其辦公桌上擺有彼得大帝的人像,可知他的政治雄心;對烏克蘭志在必得,也反映其泛斯拉夫主義核心理念。

單只法國出兵,不止2,000人,而是兩萬人,亦未必可扭轉烏克蘭的戰局。(Macron X平台圖片)

形勢逆轉

法德等用歐洲名義接手美國主導烏克蘭戰事後,大可以無法戰勝為理由,逼烏克蘭談判和解、收兵停戰,把美國千方百計設下的陷阱,一下子掩沒,歐洲得脫長期戰爭消耗之苦。

烏克蘭輕鬆獲勝,是幻想。圖示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亞新社)

俄烏進入第三年的結帳

烏克蘭人300萬在國內流離失所,600萬在歐洲不願歸來,有免費屋,免費醫療,有工做,烏克蘭能控制人口不足3000萬,是俄國五分之一,真的要滴下最後一滴血嗎?看來不到拜登下台,沒有轉機!

今日君基太乙臨於「丑宮」第20年,是北京之分野。(Shutterstock)

君基太乙

從術數的角度分析,太乙數中有一顆名「君基太乙」的吉星,其所到之處,停留30年,而其地會有「福蔭」,少天災人禍,人民安樂太平。

列寧的群眾恐怖與階級鬥爭理論不僅為20世紀的大規模暴力和屠殺提供了意識形態屏障,打開了國家暴力的潘多拉的盒子,也為希特勒的種族滅絕鋪平了道路。(Wikimedia Commons)

俄烏戰爭與國家暴力溯源

然而,俄羅斯具有世界最廣袤的國土,為什麼一方面擴張領土,一方面又時時處於不安之中?難道今天俄羅斯軍隊的暴行也在歷史上有跡可尋嗎?歷史學家們追根溯源,提供了令人震驚的回答。

Page 1 of 7 1 2 7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