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限聚令未收緊前,「富貴跑友」隊長麥報根(Fergus)經常為隊友們籌辦慶跑聚餐。

疫下腳不停

在疫情下進行虛擬跑,確實需要更大決心與毅力,因為沒有補給,亦無觀眾夾道歡呼,憑的只是一點信念。為提升訓練強度和熱情,一些跑友甚至特別設計「主題跑」過「跑步癮」,繼續練兵。

當年讀醫學院的「人格障礙」課程,教授的人格分析比一流的算命先生還要準確無誤。(Shutterstock)

人格障礙

一個好的精神科醫生必須觀人於微,且能言善道、言之成理。而一個好的老師,則會使用別開生面的方法,令課本上的知識變得有趣易明,加深學生的理解,增加學習的動力!

「足球流氓」這種風氣,在歐洲大陸,歷史源遠流長,幅員遼闊。(電影Ultras劇照)

意式狂迷的浪漫和血腥

足球極端主義之風由1950年代初成,60/70年代冒起,到了80年代,已發展到由下一個世代接棒並主導的「新派極端主義者」。Ultras的種子,本來是全球球場上各處可見,只是在意國被昇華至最激版。

首次登上雞公嶺,上山一遊確是開懷樂事!

賞山樂事

現在疫情肆虐,由於未能外遊,不少人轉攻行山,排遣鬱悶。今年年初,我亦湊趣首次登上位於元朗與上水之間的雞公嶺,當日晴空萬里,上山一遊確是開懷樂事!

Forssmann持續在自己身上進行心導管實驗,替自己「自插」9次之多,還冒險打入顯影劑,令心臟的X光影像更加清晰。(Shutterstock)

一場不被允許的實驗

今天,心臟導管插入術已成為極普遍的醫學程序,不僅可讓醫生觀察心臟收縮、瓣膜擴張、冠狀動脈收窄等情況,還能進行氣球擴張、置放支架、修補心瓣等治療,但當初卻是一場不被允許的實驗。

第1頁,共45頁 1 2 45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