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社會的深層次矛盾長期沒有得到解決的原因,是欠缺着手處理根本問題的決心。(亞新社)

解決深層次矛盾,只欠決心

港人應該記得,早在2005年,時任總理溫家寶已經指出香港有「深層次矛盾」。事隔14年,經歷了3任行政長官,特區政府對解決深層次問題有什麼作為呢?為什麼社會矛盾不但沒有紓緩,反而繼續惡化呢?

在「一國兩制」方針下,維護國家安全的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實施,香港應按《基本法》第23條規定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亞新社)

中央頻催促,立法更無期

過去一段時間,我們觀察到「港獨」或其他激進分離勢力有什麼活動,是因為沒有第23條立法而「不斷加劇」的呢?假如有了立法,這些活動是否就可以檢控、定罪,因而會受阻嚇、遏止呢?

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都應該盡力防止在香港的「一國兩制」偏離正確方向,變形走樣。(亞新社)

不怕2047,只怕變形走樣

我們要擔心的不是香港在2047之後怎麼樣,而是從現在到2047怎麼樣:眼前這場政治風暴何時完結?風暴過後,「一國兩制」能否排除障礙,順利發展,贏回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的信心?

當衝突繼續發生,新的衝突顯然也應列入調查範圍;即是說,調查不可能設下期限。(亞新社)

先止亂,後調查

這次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風暴,當然應該調查,找出風暴形成和發展的全部真相,以汲取經驗教訓。但調查不應也不能在風暴中進行,試圖藉調查平息風暴更是不切實際。

特區政府現在處於前所未見的管治危機。大危之下,必有大機。非常時期,應該採取非常措施;就看林鄭政府有沒有轉危為機的智慧和勇氣。(亞新社)

轉危為機不能只靠加強溝通

修例爭議爆發成為巨大政治風暴,除了由於政府與市民溝通不足之外,還有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很多市民心中積聚了對政府的強烈不滿。這不但反映在參與遊行的人數,也反映在社會對反政府暴力行動的態度。

選舉前或選舉期間發生的重大政治事件,固然會影響選舉結果,但影響多大、怎樣影響,都會因時因勢而異。(灼見名家圖片)

區選政治

數以十萬計的市民在酷熱天氣下上街遊行,反對政府的一項立法,不能不令人想起2003年。跟2003年一樣,今年11月是區議會換屆選舉。

明年就是下屆美國總統選舉,特朗普擺出一副天下無敵的必勝姿態,然而他可以交出什麼政績來呢?(Shutterstock)

損人害己

中國發表中美經貿磋商白皮書,指美方出爾反爾,並重申中國「合作有原則,磋商有底線」的立場。如果美方堅持的條件損害中國的核心利益,雙方便不可能達成協議。

鄭若驊去年1月就任律政司司長以來,多次受到負面輿論的困擾。(政府新聞網)

倉猝上馬

鄭若驊從決定加入政府到正式就職的時間十分短促,來不及處理個人問題,留下惹人非議的話柄。看見她的境況,日後更難在政府以外找人當官了。

部分港人對政府修例建議的擔心可以理解。(灼見名家圖片)

法網還逃

中國內地、台灣和‪澳門‬幾個地區和香港之間,沒有移交逃犯的長期安排,而《逃犯條例》又不適用於這幾個地區。這漏洞不堵塞,香港可能成為內地、台灣和澳門的逃犯天堂。

對23條立法有利的社會環境仍遙遙無期。(Shutterstock)

立法無期

香港應何時進行23條立法?有傳聞說中央政府完全放心由林鄭決定;但也有說中央政府認為立法不能再拖,甚至要求在本屆政府任內完成。

第1頁,共7頁 1 2 7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