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

曾鈺成

香港政策研究所副主席。2008至2016年出任香港立法會主席,曾參與多屆立法會地區直選。現擔任培僑書院和培僑中學校監及培僑小學校董。1968年在香港大學畢業後,於培僑中學任教,後擔任校長。香港大學教育文憑及碩士。1992年與一群志同道合人士成立民主建港聯盟,並出任創黨主席,2003年改任會務顧問。回歸前,積極參與香港過渡期工作,曾出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成員,並擔任全國政協委員。2002-2008年擔任行政會議成員。
大眾齊心的重要性,專家和官員們都經常掛在嘴邊。(灼見名家製圖)

科學抗疫

從制定抗疫防疫政策到即將開展的疫苗接種,都必須依靠科學,排除任何狂妄、迷信和偏見。我們看到,有些國家疫情惡性失控,並不是因為他們的科學水平落後,而是因為當權者不尊重科學。

數月前,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發表文章,認為香港的司法機關急需改革。(有線電視新聞截圖)

《基本法》的憲制基礎

對於原訟庭去年裁定緊急條例不符合《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表示「嚴重關切」。法工委發言人指出,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

立法會前議員梁國雄2014年就男囚犯須剪短頭髮的規定申請司法覆核。(亞新社)

護髮何價?

為了保障男囚犯剪頭髮的待遇不比女囚犯差,司法覆核官司打到終審庭,佔用了司法機關不知多少資源,值得嗎?

巴雷特很可能成為特朗普任命的第三位大法官。她有鮮明的保守派立場:反對墮胎、不贊成同性婚姻、支持特朗普的強硬移民政策、支持擴大槍支權利等。(Wikimedia Commons、亞新社)

大法官任命 政黨為何鬥一番

美國最崇尚三權分立,但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受到行政和立法兩權粗暴的干預。在香港,法官的任命完全由司法界自主,雖然《基本法》寫明大法官由行政長官任命、經立法會同意。

林鄭月娥是要說明押後選舉純粹是因為疫情,而不是出於對選舉結果的考慮;她「每天只看疫情,沒看選情」。(灼見名家製圖)

沒有政治考慮 倒有政治智慧

雖然有了《國安法》這根「定海神針」,但要把香港推向「攬炒」的力量依然存在,大規模的社會動亂依然極可能發生。堅持如期進行選舉,無異於要引爆一個政治火藥庫。

延任的議員應否包括剛在原定的換屆選舉中被取消參選資格的4名議員?(亞新社)

因選舉推遲而產生的立法機關空缺

押後選舉產生的立法機關空缺問題,特區政府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處理。如何處理,辦法不外兩個:一是在第六和第七屆立法會之間增設一屆,二是把第六屆立法會的任期延長一年。

用中國法律語言來說,《基本法》是「上位法」,《國安法》是「下位法」。(亞新社)

《基本法》大還是《國安法》大?

如果《國安法》是《基本法》的「下位法」,《國安法》就不能牴觸《基本法》;如果兩法同級,則《國安法》不會因與《基本法》不符而失效。實質的問題是:兩法之間是否有衝突?

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剛決定,人大常委會下次會議本月28日至30日舉行。(亞新社)

任務縱緊迫 程序須嚴謹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規定,列入人大常委會議程的法律案,一般經三次會議審議後表決,但各方面意見比較一致的,可以經兩次會議審議後表決。港區國安法是否屬於後者?

將來香港法院審理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案件時,可能要解釋並非按普通法原則草擬的法律條文。(亞新社)

香港法院怎樣解釋港區國安法

已在香港公布實施的9條全國性法律,都沒有訂立個人可能干犯的罪行。港區國安法性質完全不同,將訂明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干犯這些罪行者將被檢控,由法院依法審判。

權威人士說,對國安立法可能引起的震盪,中央政府早已作了充分的估計。(亞新社)

勿低估中央決心 勿低估立法難度

《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只針對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對一般市民沒有影響。但去年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也認為對一般市民沒有影響,結果卻釀成一場超級政治風暴。

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受到威脅,中央便不可能不干預,中央授權專責處理香港事務的機構便不可能不發聲。(Wikimedia Commons、《基本法》案例資料庫圖片)

關於《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

有關《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涉及兩個問題:一、「兩辦」是否受第22條的約束?二、「兩辦」批評立法會議員在內會的表現,是否干預香港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富裕程度和香港接近的地方,沒有一個的堅尼系數追得上香港。(亞新社)

愧在澳紐前 恥居星洲後

香港的經濟自由指數連續25年名列第一,今年首次跌至第二。但另一個全球第一,香港肯定確保不失:在全球所有人均GDP不少於兩萬美元的國家和地區中,香港的堅尼系數稱冠。

張曉明留在港澳辦當副主任,分管日常工作,這說明中央對他管理日常工作的能力是有信心的。(亞新社)

不善處理風險 分管日常工作

政策水平愈低的人,愈容易有「寧左勿右」的傾向。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如果具有較高的思維能力和政策水平,可以更準確有效地落實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

以香港和內地的特殊關係,以為可以像其他地方一樣禁止所有來自內地的旅客入境,並不實際。(亞新社)

理性討論封關 壓縮過境人流

特區政府應多管齊下,把過境人流減至最少:嚴格限制非本港居民入境;呼籲香港居民盡量不要進入內地;從內地進入香港的人全部隔離檢疫;經常在兩地間往返的人須登記,特殊處理。

台灣民眾已把定期進行公平公開的選舉視為他們享有的基本公民權利,任何和平統一的方案不能不對這權利予以尊重和保障。(亞新社)

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還看香港一國兩制

如果中國領導人仍然堅持以「一國兩制」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目標,今後最重要、最艱巨的任務,無疑是要爭取台灣民眾重新建立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其中需要處理的,是怎樣對待台灣選舉的問題。

眾所周知;社會的深層次矛盾長期沒有得到解決的原因,是欠缺着手處理根本問題的決心。(亞新社)

解決深層次矛盾,只欠決心

港人應該記得,早在2005年,時任總理溫家寶已經指出香港有「深層次矛盾」。事隔14年,經歷了3任行政長官,特區政府對解決深層次問題有什麼作為呢?為什麼社會矛盾不但沒有紓緩,反而繼續惡化呢?

在「反修例」衝突中被捕的人數以千計;被檢控和定罪的,一定也為數不少,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大學生和中學生。(亞新社)

令損失減少,讓傷痕癒合

我對特赦問題有進一步的看法。我認為,行政長官應該給特赦劃兩條線:一是區別罪行的嚴重程度,赦輕不赦重;二是設定止暴的期限,赦前不赦後。

在「一國兩制」方針下,維護國家安全的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實施,香港應按《基本法》第23條規定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亞新社)

中央頻催促,立法更無期

過去一段時間,我們觀察到「港獨」或其他激進分離勢力有什麼活動,是因為沒有第23條立法而「不斷加劇」的呢?假如有了立法,這些活動是否就可以檢控、定罪,因而會受阻嚇、遏止呢?

暴力事件在選舉日不大可能「遍地開花」,而很可能在少數目標地區爆發。(亞新社)

怎樣處理威脅選舉公平的危機

從近期局勢發展來看,選舉日發生大範圍騷亂或暴力事件的可能性不大;局部地區發生事故而導至個別選區或者個別投票站的投票須押後進行,是最需要關注的問題。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