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

曾鈺成

香港政策研究所副主席。2008至2016年出任香港立法會主席,曾參與多屆立法會地區直選。現擔任培僑書院和培僑中學校監及培僑小學校董。1968年在香港大學畢業後,於培僑中學任教,後擔任校長。香港大學教育文憑及碩士。1992年與一群志同道合人士成立民主建港聯盟,並出任創黨主席,2003年改任會務顧問。回歸前,積極參與香港過渡期工作,曾出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成員,並擔任全國政協委員。2002-2008年擔任行政會議成員。
林鄭月娥是要說明押後選舉純粹是因為疫情,而不是出於對選舉結果的考慮;她「每天只看疫情,沒看選情」。(灼見名家製圖)

沒有政治考慮 倒有政治智慧

雖然有了《國安法》這根「定海神針」,但要把香港推向「攬炒」的力量依然存在,大規模的社會動亂依然極可能發生。堅持如期進行選舉,無異於要引爆一個政治火藥庫。

延任的議員應否包括剛在原定的換屆選舉中被取消參選資格的4名議員?(亞新社)

因選舉推遲而產生的立法機關空缺

押後選舉產生的立法機關空缺問題,特區政府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處理。如何處理,辦法不外兩個:一是在第六和第七屆立法會之間增設一屆,二是把第六屆立法會的任期延長一年。

用中國法律語言來說,《基本法》是「上位法」,《國安法》是「下位法」。(亞新社)

《基本法》大還是《國安法》大?

如果《國安法》是《基本法》的「下位法」,《國安法》就不能牴觸《基本法》;如果兩法同級,則《國安法》不會因與《基本法》不符而失效。實質的問題是:兩法之間是否有衝突?

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剛決定,人大常委會下次會議本月28日至30日舉行。(亞新社)

任務縱緊迫 程序須嚴謹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規定,列入人大常委會議程的法律案,一般經三次會議審議後表決,但各方面意見比較一致的,可以經兩次會議審議後表決。港區國安法是否屬於後者?

將來香港法院審理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案件時,可能要解釋並非按普通法原則草擬的法律條文。(亞新社)

香港法院怎樣解釋港區國安法

已在香港公布實施的9條全國性法律,都沒有訂立個人可能干犯的罪行。港區國安法性質完全不同,將訂明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干犯這些罪行者將被檢控,由法院依法審判。

權威人士說,對國安立法可能引起的震盪,中央政府早已作了充分的估計。(亞新社)

勿低估中央決心 勿低估立法難度

《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只針對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對一般市民沒有影響。但去年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也認為對一般市民沒有影響,結果卻釀成一場超級政治風暴。

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受到威脅,中央便不可能不干預,中央授權專責處理香港事務的機構便不可能不發聲。(Wikimedia Commons、《基本法》案例資料庫圖片)

關於《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

有關《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涉及兩個問題:一、「兩辦」是否受第22條的約束?二、「兩辦」批評立法會議員在內會的表現,是否干預香港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富裕程度和香港接近的地方,沒有一個的堅尼系數追得上香港。(亞新社)

愧在澳紐前 恥居星洲後

香港的經濟自由指數連續25年名列第一,今年首次跌至第二。但另一個全球第一,香港肯定確保不失:在全球所有人均GDP不少於兩萬美元的國家和地區中,香港的堅尼系數稱冠。

張曉明留在港澳辦當副主任,分管日常工作,這說明中央對他管理日常工作的能力是有信心的。(亞新社)

不善處理風險 分管日常工作

政策水平愈低的人,愈容易有「寧左勿右」的傾向。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如果具有較高的思維能力和政策水平,可以更準確有效地落實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

以香港和內地的特殊關係,以為可以像其他地方一樣禁止所有來自內地的旅客入境,並不實際。(亞新社)

理性討論封關 壓縮過境人流

特區政府應多管齊下,把過境人流減至最少:嚴格限制非本港居民入境;呼籲香港居民盡量不要進入內地;從內地進入香港的人全部隔離檢疫;經常在兩地間往返的人須登記,特殊處理。

台灣民眾已把定期進行公平公開的選舉視為他們享有的基本公民權利,任何和平統一的方案不能不對這權利予以尊重和保障。(亞新社)

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還看香港一國兩制

如果中國領導人仍然堅持以「一國兩制」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目標,今後最重要、最艱巨的任務,無疑是要爭取台灣民眾重新建立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其中需要處理的,是怎樣對待台灣選舉的問題。

眾所周知;社會的深層次矛盾長期沒有得到解決的原因,是欠缺着手處理根本問題的決心。(亞新社)

解決深層次矛盾,只欠決心

港人應該記得,早在2005年,時任總理溫家寶已經指出香港有「深層次矛盾」。事隔14年,經歷了3任行政長官,特區政府對解決深層次問題有什麼作為呢?為什麼社會矛盾不但沒有紓緩,反而繼續惡化呢?

在「反修例」衝突中被捕的人數以千計;被檢控和定罪的,一定也為數不少,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大學生和中學生。(亞新社)

令損失減少,讓傷痕癒合

我對特赦問題有進一步的看法。我認為,行政長官應該給特赦劃兩條線:一是區別罪行的嚴重程度,赦輕不赦重;二是設定止暴的期限,赦前不赦後。

在「一國兩制」方針下,維護國家安全的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實施,香港應按《基本法》第23條規定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亞新社)

中央頻催促,立法更無期

過去一段時間,我們觀察到「港獨」或其他激進分離勢力有什麼活動,是因為沒有第23條立法而「不斷加劇」的呢?假如有了立法,這些活動是否就可以檢控、定罪,因而會受阻嚇、遏止呢?

暴力事件在選舉日不大可能「遍地開花」,而很可能在少數目標地區爆發。(亞新社)

怎樣處理威脅選舉公平的危機

從近期局勢發展來看,選舉日發生大範圍騷亂或暴力事件的可能性不大;局部地區發生事故而導至個別選區或者個別投票站的投票須押後進行,是最需要關注的問題。

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都應該盡力防止在香港的「一國兩制」偏離正確方向,變形走樣。(亞新社)

不怕2047,只怕變形走樣

我們要擔心的不是香港在2047之後怎麼樣,而是從現在到2047怎麼樣:眼前這場政治風暴何時完結?風暴過後,「一國兩制」能否排除障礙,順利發展,贏回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的信心?

要有效抗擊港式「顏色革命」,扭轉敗局,必須爭取人心。(亞新社)

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

如果說反修例政治風暴是敵對分子勾結外國勢力搞出來的,對解決特區面對的問題毫無幫助。敵對分子和外國勢力要搞你,為什麼給他們有可乘之機,搞出這麼大的亂子?

極端分子要把跟着他們的人帶到哪裏?要把香港帶到哪裏?他們說的「攬炒」,到底會是怎麼樣的局面?(亞新社)

中央對香港局勢作了最壞打算

反政府活動多次出現衝擊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行為,對中國政府進行挑釁。如果中央政府認為香港的局勢已對國家主權和安全構成威脅,而特區政府又不能制止,中央政府決不會坐視不理。

要成功止暴制亂,不能單靠武力,不論是香港警隊還是駐港部隊的武力。(亞新社)

制亂之道,治心為先

止暴制亂不能單靠武力。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要對香港的民情民心有準確的了解和分析,不能簡單地把香港社會劃分為「敵」「我」兩個陣營,忽略了廣大的民眾。

當衝突繼續發生,新的衝突顯然也應列入調查範圍;即是說,調查不可能設下期限。(亞新社)

先止亂,後調查

這次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風暴,當然應該調查,找出風暴形成和發展的全部真相,以汲取經驗教訓。但調查不應也不能在風暴中進行,試圖藉調查平息風暴更是不切實際。

處理香港已經暴露出來的問題,中央會不會採取「一手強硬、一手柔軟」的策略?(灼見名家圖片)

中央對港政策會有什麼改變?

內地民間輿論大都認為中央政府應該強硬對待香港,不過中央政府對香港內部的深層次問題應有較準確的了解,看到打擊反對力量的強硬措施只能治標,爭取人心回歸的柔軟政策方能治本。

壟斷型經濟,這當然是在英國殖民管治下長期存在,但它過去造成的社會矛盾遠沒有現在那麼尖銳。(灼見名家圖片)

殖民管治留下的兩個問題

英國學者雅克指出,香港在回歸後,政治上沿襲了殖民政府的管治架構,缺乏強有力的政治領導;經濟上延續了壟斷型的殖民地經濟,少數財團瓜分了經濟發展成果。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