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以投資宗數而言,大多數風險投資的被投公司都會以失敗告終。(Shutterstock)

私募回報的數據陷阱

一些我們無法輕易觀察到的非倖存者(死者),即倒閉了的公司,其「死狀」是慘不忍睹的。但除了少數之外,或基於新聞價值的關係,或因為商業利益的錯綜複雜,總之在各種原因之下,非倖存者的數據很容易就被掉在一旁。

1989年,KKR以310億美元收購了RJR Nabisco,事蹟被寫成小說及改編電影。(網絡圖片合成)

私募野蠻人:是污名還是恭維語?

私募併購始於金融創新,並把垃圾債券由旁門左道導入康莊大道。不過,時至今日,各種名目下的高息債林林總總,如沒有營運上的創新和披露上的配合,僅只是「野蠻」地使錢的話,那就徒然浪費了紀錄片的發起人的初心了。

在基金的支持下,露檬這家「被瑜伽啟發」的公司産品線愈來愈豐富。(Shutterstock)

Lululemon價值10億的瑜伽課

投資公司本來是個硬核科班的私募投資基金,過往關注的是IT軟硬體和其他高科技公司;但在1990年代中葉後,開始多元化,涉獵成長投資和併購。Lululemon是其中一間對象,但投資人似乎未能參透靜的意味。

短短20年,這家繞彎兒説「穿不下是你的問題」的公司,營業額狂飆30倍。(Shutterstock)

由Prada到Lululemon的優越感

現今自我感覺良好的精英們,在近年的全球暖化、解放自我等的意識高漲,再夾雜在量化寬鬆的環境下,自詡前衛的先軀們的行為舉止變得低調含蓄,不再肆無忌憚地窮奢極侈。現在講的是「低調奢華」。

Ted可能曾與卡尼曼學師。(電視劇《足球教練》劇照)

金魚、記憶、我

我們記憶的存儲和讀取,是有選擇性的。這套存取方法,有與生俱來、由造物主設定的;也有由「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而沉澱下來的;更有受近年數碼洪潮和有心人的演算密法所攻擊左右的。

今日頂流明星鮮有演藝超群,多以擅長直播帶貨和吸引流量這等「忽悠力」定價。(Shutterstock)

造星經濟是怎樣吃「飯」

如果粉絲在追星之餘還有彈指神功的話,也許還能掙點收入,不過,許多中低産家庭兩頭在外,小朋友花光零用錢後,喊「上流不了下流不止,宅家躺平我説得算」。産業鏈上各路英雄還應回歸初心,文娛還是輕輕鬆鬆為妙。

華爾街為何輾轉反側

華爾街為何輾轉反側

2010年後的美國金融,在無止境的量化寬鬆下,把自己的包袱輸往全世界,誘發其他央行照板煮碗,吹起另一個金融泡沫。盛世的巨鱷沒錯是有所收斂,但新一輪的海嘯仍然山雨欲來。

野蠻人終歸敵不過金融邏輯

野蠻人終歸敵不過金融邏輯

她與占士的太太 Linda 是對閨中密友,閒時一起騎馬之際,又遇上正在打獵的亨利;Linda 的公關公司,居然可以打正旗號,借占士的關係,取得 RJR 的公關生意⋯⋯ 這一切都說明了,金融圈內交叉的關係是何等的複雜!

金融界的野蠻人故事

金融界的野蠻人故事

RJR 行政總裁羅斯(Ross Johnson)首先自我引爆,企圖以五成的溢價把 RJR 吞下,沒想到他此舉卻惹來一眾金融獵人的垂涎,當中又以新晉的 KKR 最為勇猛。最終,KKR 出奇制勝,以低於羅斯的出價,成功吞下這個家喻戶曉的企業。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