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雲豪

艾雲豪

《誰偷走了紅魔》一書之作者。中環人、球場心、光影迷。職場上是公司收買佬,經歷許多光怪陸離之人和事,愛看數據,但又不太相信數據;常與三山五嶽中人談買論賣,结交不少匪類,習慣於刀鋒邊上舔血。閒時馳聘沙場草地,遊走英超西甲,發現足球這本經,原來也是一本煉金術;近來又發覺影話戲中,原來也有許多金融軼事,與公司買賣息息相關。現把見聞公諸同好,望激起一些話題、半分點子!
大江健三郎建構的那個橫跨100年的暴力、仇殺和通奸的故事,是三組衝突、逆襲和掙扎的結合。(亞新社)

大江健三郎的足球經濟學

大江健三郎把百年以來,日本由萬延的封建年代、經明治維新、至二戰後經濟起飛當中的社會經濟大轉型,和日本文明是如何同化和抵銷美式資本主義的來襲,以宛如一部史詩式的奇情電影,展現給讀者看。

領隊不只不是神仙,像安察洛堤(左一)之類的還可以稱得上是邪神;而施蒙尼(左二)和高普(左三),就有點像有求必應的黃大仙!(Wikimedia Commons)

領隊是黃大仙還是邪神?

《經濟學人》從《FIFA》歷年來累積了的18000個球員的真實數據,加上9000個粉絲的主觀評價,以此來預測球員和領隊,對球隊在下季聯賽位置的影響力。

2018/19球季,曼城「真正」的冠軍分數應該是101分,而不是98分。(Manchester City Facebook)

運氣指數下的「如果」

英超與英冠,單是電視轉播費之差,等閒就是5、6千萬鎊的分別(以英超榜末對英冠榜首來比較、不算降落傘保底金的話)。從這個角度看,幸運與否,是「情與義值千金」的分別!

巴西比利一向被說是「窮家子」憑天賦、赤手空拳,闖出一片天地。(Wikimedia Commons)

巴西傳奇球王比利的誕生

一棵棵結實而多產的芒果樹,也正是比利苦練那後來獨步天下的”Ginga”腳法、一個像武俠小說裏「閉關修練」所在地。那些芒果,就是比利苦練「啲」波、倒掛、和射籃的天然資源。

美斯在2018年阿根廷對冰島一場世界盃決賽周的比賽中,主射十二碼宴客的鏡頭。(網絡圖片)

幸運是我

十二碼,是足球競技上最讓人屏息以待、有時也是最叫人心碎的關鍵時刻,卻正好是見證運氣是如何對技術施予最粗暴干涉(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

巨星和平庸之星、一流和二流球員之間差之毫釐,謬之千里。(FourFourTwo Facebook)

球王經濟學:不可替代

由1958年第一代球王始,到近十年的絕代雙驕,逾半世紀的王者更迭,見證了一個特別的經濟和商業現象,即超級巨星的誕生、一代球王的出現,對一般球員/打工仔,有多大影響?

原來西甲在球場上叱嗟風雲,在商場上也毫不失禮。(巴塞隆拿足球隊Facebook)

取西經:西甲商學院的生意經

西甲身處中等收入國家,近年在足運上卻爭取到超額的技術成績(獎盃)和商業成就(收入),小唐僧如要往西國取經,悟空的72變其中一變將是變成C朗還是美斯?

1970年世界盃比利在中圈的那個舉動,讓Puma那條像獵豹飛躍的白間條,完整地映現在全球觀眾的眼簾之中。(Youtube截圖)

Puma讓球王下跪的一刻

Puma早年其實與adidas所走的路子差不多,只是因始終被認為是「旁門別枝」的關係,在供應商、渠道批發和營銷等環節裏,得到的支援始終不如「正印」。

法國人泰茨(右)是adidas遇上的第一個「野蠻人」、財經界企業狙擊者。(YouTube截圖)

adidas遇上野蠻人

以賣電視機出身、白手興家、後來一邊做生意一邊參政的法國人泰茨,1990年,以極低價2.7億元從四姊妹手上摘下adidas約80%的股權。

2012年,NIKE創辦人Phil Knight(右)出席籃球名人堂活動,表揚他對運動界的貢獻。左為著名籃球明星米高佐敦。(作者提供)

NIKE逆境求存的基因

從泥濘路徑中掙扎過來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懦夫永遠沒有起跑,弱者在路上死掉,各位女士先生,那只剩下我們啦!

禮特1959年去史丹福大學讀MBA,寫了一份商業計劃書,是運動品牌Nike的原型。(網絡圖片)

NIKE的創業基因

Nike在1972年橫空面世,面世時已有Adidas和Puma兩大國際知名運動品牌。但Nike面世至今不到半個世紀,從無到有再到今天成為行業巨頭,過程也艱辛。

比士利沒有水晶球,沒有預測摩帥在紅魔鬼將如何延續他的人生下半場;不過,摩帥要是想成就下一個無限,許要挑戰費格遜的歷史記錄。(YouTube截圖)

摩連奴的「近身視謂」

比士利指外間沒有留意摩連奴其實只是說「我是一個特別的人」,而不是說自己是「獨一無二」,原來只一字之差,而比士利亦由採訪記者的身份,與摩連奴成為莫逆之交。

茶餐廳的客人,什麼類型都有,有粗獷的地盤工人,有斯文的銀行家。菜式價廉物美,服務快捷,是顧客喜歡光顧茶餐廳的原因。(網絡圖片)

茶室內外

機械人取代愈來愈多人類的工種,十年前取代的是工廠工人,今日連許多白領的中高層管理人,都丟了飯碗。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