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雲豪

艾雲豪

《超級巨星經濟學》與《誰偷走了紅魔》等書之作者。中環人、球場心、光影迷。職場上是公司收買佬,經歷許多光怪陸離之人和事,愛看數據,但又不太相信數據;常與三山五嶽中人談買論賣,结交不少匪類,習慣於刀鋒邊上舔血。閒時馳聘沙場草地,遊走英超西甲,發現足球這本經,原來也是一本煉金術;近來又發覺影話戲中,原來也有許多金融軼事,與公司買賣息息相關。現把見聞公諸同好,望激起一些話題、半分點子!
併購一出,馬上成為風頭躉,不單只取得機構投資者的信任和資金,同時也借荷李活之手闖入老百姓的眼簾。(Shutterstock)

併購基金穩贏?

整體而言,併購基金除了在90年代末因為垃圾債小型爆煲之外,其本上有不俗,甚至可以説是令人垂涎欲滴的回報。這解釋了為何機構大戶在私募的配置中,併購向來是大頭。

研究員就試圖從有限的數據中,尋找私募回報的蛛絲馬跡。(Shutterstock)

私募基金神秘的回報率

私募基金出現時,由於沒有太多的公開數據,以至到大家覺得它有種朦朧美。不過,隨着機構投資者、監管部門、行業組織和研究人員日漸成熟,對這種資產類別,逐漸有較實在的認識。

3i相對低調,不像美國同行那樣炫目。(Shutterstock)

英式私募的傑作

3i由英國政府於戰後1945年成立,這基金的排名略落後於一眾的後起之秀,但憑其歷史、業績記錄和業務多元化等元素,仍為基金贏得不少的尊重。

資本正是要通過減法(出售),才得以回收和再配置,社會效率才會進一步提高。(Shutterstock)

不要忘記私募投資一半的工藝:減法

我們每天每刻其實都在面對「X多好辦事」和「X少好辦事」之間的掙扎,只是自工業革命後我們發覺前者似乎很容易做到,而漸漸忘記了後半部分,以加法代替減法作為我們的默認選項或系統偏好。

眾所周知,以投資宗數而言,大多數風險投資的被投公司都會以失敗告終。(Shutterstock)

私募回報的數據陷阱

一些我們無法輕易觀察到的非倖存者(死者),即倒閉了的公司,其「死狀」是慘不忍睹的。但除了少數之外,或基於新聞價值的關係,或因為商業利益的錯綜複雜,總之在各種原因之下,非倖存者的數據很容易就被掉在一旁。

旁觀者(中介、顧問、學者、公眾等)只能從公開、通常不是完整的回報數字,推斷基金將來的表現,那就會有倖存偏差。(Shutterstock)

私募投資的盲點:倖存偏差

當只考慮贏家而忽略輸家時,以投資組合迄今為止的歷史表現向前看,是會被誤導的。通常它會導致高估未來的預期回報,但根據時間和缺失資料的性質,它可能同時起相反作用(低估)。

1989年,KKR以310億美元收購了RJR Nabisco,事蹟被寫成小說及改編電影。(網絡圖片合成)

私募野蠻人:是污名還是恭維語?

私募併購始於金融創新,並把垃圾債券由旁門左道導入康莊大道。不過,時至今日,各種名目下的高息債林林總總,如沒有營運上的創新和披露上的配合,僅只是「野蠻」地使錢的話,那就徒然浪費了紀錄片的發起人的初心了。

1835年一幅水印版畫描繪南海鯨魚漁業捕鯨情況。(Wikimedia Commons)

風投先驅:19世紀的獵鯨船長

19世紀捕鯨業非常繁榮,以至有「當世沒有一個行業,投入了如此巨大的資本」之説。這與風投的相似之處,包括深層的行業回報分布、組織結構,以及代理人如何發揮着相似的作用。

絕大多數獨角獸企業,並非能如商湯科技成為成功上市案例。(Shutterstock)

創投大概率:獨角獸腳下的戰魂

大衆眼看得到、信以為實的,是巨星異獸的回報,卻很少會留意到約六至八成的創投企業,以虧本、平手或微利告終,投資基金當然不會為這些失手的投資大肆宣傳,而關閉了的企業,自然也不會有太多人記得。

把這些新派狂迷的心靈扣住的,是一種深層的「歸屬感」。(Wikimedia Commons)

狂熱足粉的意式心靈雞湯

到了球場,由於酒精、搖頭丸和口號的感染,往往在比賽開始前,球迷早就陷入癡迷的狀態,真正開賽,球員的跑動和對抗,就成為意大利諺語中的「在桌球抬上蠕動的螞蟻」。

「足球流氓」這種風氣,在歐洲大陸,歷史源遠流長,幅員遼闊。(電影Ultras劇照)

意式狂迷的浪漫和血腥

足球極端主義之風由1950年代初成,60/70年代冒起,到了80年代,已發展到由下一個世代接棒並主導的「新派極端主義者」。Ultras的種子,本來是全球球場上各處可見,只是在意國被昇華至最激版。

電影Ultras談的是一個關於足球的狂熱幫派。(Netflix圖片)

意大利狂熱粉絲的社會經濟學

球王馬勒當拿落班的意大利城市那不勒斯,長期遭北方意大利人瞧不起。球場充斥一句句野蠻的歧視、粗鄙的漫罵和惡毒的詛咒,一切皆與意國二戰前後獨特的社會經濟發展軌跡有關。

在基金的支持下,露檬這家「被瑜伽啟發」的公司産品線愈來愈豐富。(Shutterstock)

Lululemon價值10億的瑜伽課

投資公司本來是個硬核科班的私募投資基金,過往關注的是IT軟硬體和其他高科技公司;但在1990年代中葉後,開始多元化,涉獵成長投資和併購。Lululemon是其中一間對象,但投資人似乎未能參透靜的意味。

2014至15年,Lululemon實行電子商務。圖為該公司的禮物卡(gift card)。(Shutterstock)

檸檬除了口號外還有的精明

Lululemon上市後滄海桑田,為了抗衡亞馬遜日益進取的回佣叫價,當年在北美啟動直接營銷。2020年新冠全球肆虐,當各個品牌大力投資在電子商務,Lululemon已處於投資收成期。

短短20年,這家繞彎兒説「穿不下是你的問題」的公司,營業額狂飆30倍。(Shutterstock)

由Prada到Lululemon的優越感

現今自我感覺良好的精英們,在近年的全球暖化、解放自我等的意識高漲,再夾雜在量化寬鬆的環境下,自詡前衛的先軀們的行為舉止變得低調含蓄,不再肆無忌憚地窮奢極侈。現在講的是「低調奢華」。

阿加斯從小就由身為職業拳手的爸爸,教他打網球每一擊都要以完美地KO對手為目標。(Shutterstock)

在戰場上要學會放棄自我

16歲就成為職業球員的阿加斯(Andre Agassi)1986年出道,但在1994年就像已經走到盡頭。他在行為上反映了什麼錯誤思維,導致虎頭蛇尾的結果?他又如何改變,重登網壇的名人堂?

曼聯青訓産品華舒福成績不俗,但明顯他沒有在業內獲得至高無上的評價。(Shutterstock)

以金童的PEG論「過譽」

過譽與否,是相對的,得看擲石頭的是從哪個屏幕出發。其實,我們很容易把目標人物的多元人格單元化,把社會論述的多面體、簡單化,也許在不知不覺間轉移了視線,連自己都不清楚?

小社區畢竟容易孕育共同口味,大家沒有嫌棄這位並非系出名門的布衣冠軍,與她所背靠的下沉市場。(《梅艷芳》電影臉書圖片)

勿小看梅艶芳和陶大宇的下沉市場

許多巨星都是從下沉市場做起,從照顧大部分人的世俗口味圍爐,從三教九流之地或龍潭虎穴之中,大顯身手。梅出身所處的時空地域,是香港這塊風雲際遇的寶地,地域小、口味純,但輻射力極強。

黑石內部的一個招聘和提拔,奠定了其作為可持續企業(活命)的基礎。(Shutterstock)

黑石上市之路的東風

2007年的幾個因素的結合,為黑石在危機後那令人拍案驚奇的崛起而鋪路。由於該公司比其他私募基金更多的接觸到效率奇低的商用房產,尤其蘇氏帶團投資了全美寫字樓最大業主,僅兩個月就脫手,吐現300億現金。

美斯射入,麥巴比(圖)射失,正好用來對照解構這因果關係的第二隻腳。(Shutterstock)

巴聖12碼的自然實驗

因果關係從來都不是容易回答的一個問題,今日的大數據只解決了一部分的疑難,數據的確是多了,但如果我們搞錯視覺的話,許多倒果為因、因果混雜、甚至互不相干的東西,都會被扯進來。

鏡頭前的玩家在壓力下,往往會有捨難取易的「替代抉擇」。(《思家大戰》節目直播截圖)

玩家棄博弈用替代的問答遊戲

在壓力下,博弈論的理性計算思維方式會讓路給行為學上的快思直覺。這也許是造物者創世時的跟機設定,或者是我們的祖先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下繁衍出來的本能。

科奈爾於1990年撰寫的"The Road to a Free Economy"獲翻譯成多種語言出版。(作者提供圖片)

短缺和軟預算的恆常態

科氏是從二戰中猶太人被大屠殺的經歷中逃生出來,沒有正式上過西方經濟學的課,對許多經濟現象的觀察和總結,是他天真的、自然的經驗結晶。也許因此緣故,放在今天的時局中,仍然拳拳到肉!

活士(右)虎視眈眈的身影,令身邊不少同樣是高手的對手,有顯著而負面的影響。(Shutterstock)

超級巨星殺氣騰騰

高球的遊戯規則,也許和産品競賽、基金界的投資打比、法庭上的控辯擂台、以至足球場的決勝對壘,各有不同。不過,相同之處,就是在某一時點上,贏家通吃。

不少大型外資券商或交易室,也僱有技術分析員或以之為本的交易盤。(Shutterstock)

「容易上手」的陷阱

投資方法五花八門,難説誰是王道正宗,有道「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也偶有「贏得成績但過程(理據)卻錯得離譜」。

在基金界也有所謂「業績再續性下跌」的現象。(Shutterstock)

愈成功愈(易)墮落?

技藝悖論的現象,在棒球、足球和私募股權基金等領域,芳蹤常現。當你技藝已臻化境,高處不勝寒,如果你心態不夠穩,當心一旦被對手爬頭時,斷崖急墮。

Ted可能曾與卡尼曼學師。(電視劇《足球教練》劇照)

金魚、記憶、我

我們記憶的存儲和讀取,是有選擇性的。這套存取方法,有與生俱來、由造物主設定的;也有由「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而沉澱下來的;更有受近年數碼洪潮和有心人的演算密法所攻擊左右的。

近年科企用嶄新的技術,當中以免費使用+默認准許作為「似乎是」等價交易的基礎,收集和提煉用戶的瀏覽足跡,轉化成「私有化」的商業情報。(Shutterstock)

是誰在監視和盜用「我們」的足跡?

平台霸主在過去20年野蠻、「冇王管」、「蛙躍式」的擴張下,有多少中港電話騙案,是因為騙徒從通信軟件的保安漏洞中竊得私人信息從而契機下毒手?有多少只有外傭看顧的孩子是在玩網遊的光陰虛耗中涮了個無底深淵?

今日頂流明星鮮有演藝超群,多以擅長直播帶貨和吸引流量這等「忽悠力」定價。(Shutterstock)

造星經濟是怎樣吃「飯」

如果粉絲在追星之餘還有彈指神功的話,也許還能掙點收入,不過,許多中低産家庭兩頭在外,小朋友花光零用錢後,喊「上流不了下流不止,宅家躺平我説得算」。産業鏈上各路英雄還應回歸初心,文娛還是輕輕鬆鬆為妙。

東奧主席橋本聖子(右)在開幕禮熱淚盈眶中,承諾「這將是一場可讓子孫感到驕傲的大會。」(Shutterstock)

兩個東奧為後世舖墊的征途

當世以大江為代表的知識份子,戮力為子孫舖墊一條合乎自身文化的道路;半世紀後,東奧主席橋本聖子在開幕禮熱淚盈眶中,承諾「這將是一場可讓子孫感到驕傲的大會。」

2021年東奧的初心是重彈半世紀前成功的64東奧宣言。(Shutterstock)

64東奧血色之路

日本大文豪大江健三郎的諾貝爾文學獎作品《萬延元年的足球》,正好為當世的東奧作了強而有力的文壇背書,以曲折離奇的故事和三場滴血的暴動,重彈半世紀前64東奧後日本經濟起飛之路。

大江筆走峰迴,書寫了百年間三個暴動的故事。(Wikimedia Commons圖片)

2021東京奧運重彈的舊調

《萬延元年的足球》這部60萬字的長篇小說,在今日連電影都要看5分鐘濃縮版的速食潮下,一般人難以嚥下,在下遂冒險給故事編個5分鐘速讀版……

如果迪基亞沒有強行捉路、不理會大哥、以逸待勞的話,他就不用在撲出去後、目送本來應該一抱入懷的皮球一擊破網(Shutterstock)

「12碼一係入一係唔入」以外的博弈

今屆歐霸盃決賽,由拙作《誰偷走了紅魔?》的主角曼聯,硬撼西班牙黃色潛艇維拉利爾,後者由是項盃賽的常勝領隊做帶頭大哥。不過,到了12碼決勝,其實關鍵取決於劊子手和守門員的一念之差。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