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特朗普之會,只能是特朗普來求中國。(亞新社)

特朗普建立的新中美關係

關鍵便是中國怎樣利用特朗普,借他來牽制美國的外交政策,替中國以及一帶一路建設、世界和平發展爭取時間和空間,也抑制美國任何軍事冒險主義的行動。主動權盡在中國之手。

選人還是選政策?

選人還是選政策?

梁振英棄選不會消減反對勢力的氣燄,中央政府在港面對的壓力更大,用力將會更猛。梁之後的特首,若不是選他/她的政策、能力的話,便是再一次倒退。中央首要要求是國家安全,之後才是政策能力。

將軍一去

將軍一去

梁在任時,政治攻擊傾天倒地,今次不尋求連任,卻變成將軍一去,大樹飄零。餘下諸子,我們還看不到哪位比梁對中國與香港有更大的忠誠。

教育改革的禍

教育改革的禍

今天香港「港獨」的亂局,根源在教育,而教育的問題始自回歸前後的教育改革。雖說是學自美國最新的教育理念,卻並不是來自美國的精英主流,而是美國大眾大學教育,從製造業福特主義的進一步極端化、商品化。

美國會大變?

美國會大變?

特朗普當選,若按照他的政治主張,會把美國的內外政策來個大顛覆。問題是他是否真心如此,抑或只是選戰策略,而統治美國這樣龐大的國家機器和駕馭根深柢固的既得利益勢力,單是民粹主義是無能為力的。

第7頁,共8頁 1 6 7 8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