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國際對美元失去信心,如建立在沙丘之上的強美元便會一下子崩潰。(Unsplash)

抗衡美國

當前國際之中,只有中國才有足夠的財力、生產力、社會組織力與政治意志與美國抗衡。中國便是肩負天下安危了!而美元升值或貶值便是美國勢力增減的標誌。

開放鐵路市場,不再讓港鐵壟斷,或許是一個可以加快建設的方法?(Shutterstock)

深港連接?

邀請內地企業投標承包整個工作,保證在5年內開工建造,符合中央及廣東、深圳提出在「十四五」規劃期內加快深港西部快軌的建設。

軍方勢大,即使特朗普也不敢處理。(亞新社)

中美戰爭

當前美國在伊拉克、阿富汗失敗之後,軍方士氣低落,社會畏戰之心重,即使特朗普亦無力發動對華戰爭。不過,特朗普與美國極右派還是有不顧一切的可能性。若特朗普在2024年當選總統,中國不可不防。

與疫並存的國家疫情還在蔓延惡化,還未有真的改善跡象。圖為紐約一間實行社交距離措施的超市。(Shutterstock)

國際疫戰

與疫並存是一國棄守,清零是一國嚴守。二者是相互衝突。前者是準備禍延他國,後者是自救救人,只有多國清零才可全球逐步清零。

內地的健康碼行之有效,通行全國,香港採納便可。(Shutterstock)

健康碼通關

通關是恢復香港與內地的經濟連接,不但直接使香港消費增加,各種從供應鏈到價值鏈的活動可部分復原,推動香港經濟往前走。

德國此次聯邦選舉,中間偏左的社民黨聲勢大振。(亞新社)

資本主義不是鐵板一塊

共產主義最先發展的國家是德國,早於俄羅斯,也是最早把共產主義向市場化修改,不同於俄羅斯向政府管制主導方向修改。無論是共產主義或修正的社會主義,德國都率先全球作出示範。

香港依靠這樣的離岸金融中心可有所得益,卻是企業的少數,也未必可以穩定增長。(亞新社)

香港離岸化

國際對以免稅、免外匯規管,乃至免金融監督的離岸金融中心發展已多加抑制,香港作為中國的離岸金融中心應有一定的積極功能,但中央政府要嚴加追蹤監管,稍一放鬆,便會出大問題。

前海方案主體是廣東在前海地區的擴大發展規劃。發展重心是服務業,總體是仿照香港的體制在前海複製。(政府新聞網圖片)

前海方案

橫琴方案是粵澳共商,前海方案是單方面粵深開放給香港。香港缺乏主動,故可能效果不大,只希望前海擴大,不會只是香港企業避稅避外匯管制的離岸特區。

北京要打擊台獨,要求統一,兵臨城下時,台灣人民是開門投降,如喀布爾一樣,抑或如民進黨所宣傳和寄望的奮勇作戰?(Shutterstock)

連累台灣

美國是否能戰?便成為於阿富汗敗退後其他國家對美國的最大疑問,也很自然便引發另一問題:美國能否與北京戰爭來保護台灣?

中國可做的是藉上海合作組織的名義,聯合俄、印、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中亞四國,與塔利班政權共商阿富汗的重建、開放大計。(亞新社)

中國關鍵

塔利班重奪政權,反映出它已改變中世紀極端的宗教主義。中國為首的國際社會應全力支持,也可借此進一步打擊美國的霸權主義,促使其更快沒落。

教協從工會轉變為政治團體,遠離專業,也摒棄專業。(教協Facebook)

教協歧途

教協走上歪路是司徒華將之政治化,與支聯會一起,為了議會選舉政治。司徒華自以為可恰當把持,不會失控。但他死後,支聯會與教協都同樣被激進政治所挾持。一是議員高薪厚祿的吸引,二是外力的滲入。

香港作為國際主要的外貿口岸,進出口佔比重大,進口貨物的物傳人風險相當大,防範不易。(Shutterstock)

與疫共存

至少今年至2022年,香港社會將要與疫病並存,經濟民生不會迅即恢復。香港朝野現時還在觀望幻想,可是時不我予!香港可能需要中央再出手,迫使轉型。

香港劏房是由整體私房樓價與租金高企產生的扭曲市場現象。(Shutterstock)

劏房問題

中央開始關注香港房屋問題,可惜讓特區政府轉移到劏房問題,變成本末倒置,也解救不了香港日趨嚴重的社會政治問題。

現時香港大學在內地設分校,似乎是追求內地日益豐厚的財政資源和廣大的生源,為發展規模而發展。(中大深圳圖片)

大學內地化

內地化並不是使香港的大學帶領香港與內地以創新的融合、競爭發展,而是進佔內地市場,爭奪內地資源。不重教育學生,不支援地方發展,香港的大學內地化有何效益呢?

林行止認為,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既然說得如此具體,由國務院委任的港官是否稱職,可交由立法會議員投票決定。(文灼峰攝)

認真備戰

人事變動的討論,不應集中於出身不同,製造香港文官與武官之爭的虛假謬論。變動的重點應是香港面對什麼挑戰,怎樣的人才可較有效地應對挑戰。

香港應對下半年國際疫情可能惡化,要有心理和政策的準備。(Shutterstock)

還需慎防

內地防疫力量強大,也極有決心,但國外疫情未改,內地與國際的來往,包括國人的出入國門,不可能禁制,海外病毒便有入侵的機會。

香港應與廣州、深圳等進一步聯合防疫,合作對付或將來臨的第5波新冠疫情。(Shutterstock)

疫病威脅

廣州、深圳、香港是一水之隔,廣州有疫,深圳未必可免,香港亦深受威脅。這說明疫病變異不斷帶來新的威脅,也突顯病毒的韌性和愈來愈嚴重的傳播性。

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具有掠奪性,資本主義的擴張建立在對被殖民者的壓迫之上。(Shutterstock)

資本主義

西方資本主義沒有這些種族滅絕的強盜行為,沒有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的劫掠,會壯大成長嗎?可以打敗傳統的帝國嗎?中國或其他國家要移植西方資本主義與民主,是否也要採取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的手段,掠奪他國呢?

歐盟中以立陶宛反應最強烈,一方面迫降的客機本來飛往立陶宛,另一方面立陶宛極右勢力當權,反俄反中。(立陶宛國會Facebook圖片)

制裁白俄羅斯

立陶宛以白羅斯民主化推動者自封,這是追隨美國、歐盟以政治干預別國,同時亦暗含立陶宛極右勢力、當權者的政治幻想:恢復中世紀的波蘭─立陶宛王國,可是百害而無一利。

重災區的國家都是右派民粹主義思想主宰政府政策。(Shutterstock)

新冠疫情

中國、俄羅斯的疫苗研發與生產勝於美、英,主要是沒有利潤掛帥的障礙,政府主導,更可為支援窮國小國而犧牲企業暴利。美、英抵制,卻只會暴露它們政治的虛偽和殘暴。

即使爭取到與深圳有一定程度的融合,主導權在深圳,不在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前路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是一個助力,但是單在大灣區內尋求合作與照顧,幫助不了香港,反而走錯了發展方向,妨礙香港國際化的轉型。

深圳有千多萬人口,與之通關,當可激活香港金融保險經貿。(Shutterstock)

深港聯通

香港朝野一直不信任內地,此所以反修例動亂可以受外部勢力挑撥而出現這麼大的破壞。也因此防疫治疫方面一直不太願與內地合作,不致力於與內地通關來解救香港疫下的經濟困局。

新冠疫情巴西失控、南美惡化、印度正全面失控,國際疫情增加的勢頭還有餘未盡。(Shutterstock)

病毒變異

今次的新冠疫病比過往的疫病更難控制,病毒變異快速,各國疫情反覆,全球第二波的大流行似正在開展。這是更嚴重的防疫治疫大戰,香港政府與社會不能掉以輕心,再度犯錯。

八國聯軍是中國抵擋外國勢力入侵的例子。圖為當時入侵中國的俄羅斯軍隊。(Wikimedia Commons)

中國霸權?

只有當美國放棄霸權,在全球撤軍,放棄圍堵其他國家,中國才不要為自衞要反制美國。沒有美國霸權,世界便可回復歷史上絲綢之路的相對自由和平。

日本可以不用將核廢水排海,只要把出事核電站如蘇聯當年那樣,完全埋藏封存,劃定禁區,防止洩漏便可。圖為遠望福島核電廠。(Shutterstock)

福島核廢

今次是把核廢水排放大海,核廢水不會停留在福島沿岸,而是隨海洋水流轉移各地,也絕對影響海洋的生物,間接傷害有關漁業,引致所得魚獲的食物安全風險。這便不是日本一國的事了,不可由日本政府單方面決定。

保釣運動不可能促使國家動武,收回釣魚島領土,參與示威運動者從來不會視之為革命,號召戰爭,而是堅持主張,讓政府與人民不會忘記。(保釣行動委員會圖片合成圖)

保釣50年

示威和參與運動的目的只是表達,不是為個人爭取政治本錢,也不因此而從政。當時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積極參與的同學,在示威遊行表達之後,各自回歸本身的專業,不少後來都進入海內外大學任教。

從示威轉激烈化的轉變過程中,可看到許多香港動亂手法的應用,顯然是由指揮香港動亂者轉移而來。(Shutterstock)

緬甸NGO

幾年前筆者曾做過一個緬甸NGO的調研,發覺差不多所有外國來的NGO,都有外國政府的資助。最大的是美國。緬甸軍如何應對是控制國內局勢的關鍵。

金融海嘯後中國貨幣的擴張,使中國可擴大海外投資進佔海外,但同時在內地製造出泡沫式的金融隱患。(亞新社)

發展良機

新冠肺炎疫情的打擊,使歐美自金融海嘯以來,尚未完全恢復的經濟困難再受重挫,但是,中國不會再用寬鬆貨幣政策來配合。鑑於2008年金融海嘯的陰影,今次中國應如何調整貨幣及金融政策?

香港絕對有條件、有能力成為中國內地消費的供應樞紐。(Unsplash)

民生問題

社會、政府的作用是集中資源辦事,裨益大眾,也要救急扶危,作為國民的最後支援。只有這樣,才可建立國民的共同歸屬感,團結一致克服任何困難。香港政府難道做不到?

緬甸若作為美國盟友,斷絕中緬經濟走廊的發展,中國便沒法從西南出印度洋。(灼見名家製圖)

顏色革命

緬甸形勢為什麼突然惡化?細看示威近日的演變,令人懷疑是否美國把駐港澳總領事館指揮反修例運動的人員調往緬甸,策動又一場的顏色革命?

從反國教之初已開始,差不多有10年寒暑,形成校內外結合的政治勢力。(Shutterstock)

清理大學

如今,在《國安法》的威懾下,中大學生會內閣還敢以反《國安法》參選,不依法也不畏法。撤回政綱只是為勢所逼?

新聞報道動輒說軍政府奪權,卻沒有介紹自2003年由軍方主動推行的民主化進程,和為什麼軍方要強調推行有紀律的民主。(Shutterstock、亞新社)

英美殖民地

香港新聞勝於英美之處在於題材國際化,不像英美那樣囿於本地新聞,這反映港人比起英美大多數人更關心世界。但香港所得的國際訊息也還是由英美主流媒體所壟斷。

特區官員不認真防疫治疫,卻以大灑公帑來安撫群眾,這是極不負責行為。(灼見名家製圖)

疫情失控

政府於防疫治疫一時失誤,禍延廣大和深遠,便不能以患病人數不及外國而沾沾自喜,以為是官員的功勞而不是破壞。

中央政府有兩個選擇,一是讓香港情況惡化,在最後關頭出手干預,這是對付反中的香港社會與政府的權謀之策。二是即時干預,另用港人成立防疫治疫委員會,把特區政府官員的權暫時取代。(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淪陷

香港的高官、醫護、專家和社會權勢者,不敢坦白地公開他們的防疫政策主張的真實意圖,根本的意念,只表示他們的虛偽,他們對香港全無歸屬感和責任心。他們的所為和對防疫的不作為,實際是「攬炒」香港。

立法會少了反對派,建制派議員會怎樣作為呢?(亞新社)

香港需要愛國的反對派

在過去20多年回歸時期,撇除反對派議員的破壞,特區政府與建制派議員的表現,連差強人意的要求亦達不到。沒有反對派議員,他們會勵精圖治,抑或更得意忘形地怠慢職守呢?

第1頁,共6頁 1 2 6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