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災區的國家都是右派民粹主義思想主宰政府政策。(Shutterstock)

新冠疫情

中國、俄羅斯的疫苗研發與生產勝於美、英,主要是沒有利潤掛帥的障礙,政府主導,更可為支援窮國小國而犧牲企業暴利。美、英抵制,卻只會暴露它們政治的虛偽和殘暴。

即使爭取到與深圳有一定程度的融合,主導權在深圳,不在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前路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是一個助力,但是單在大灣區內尋求合作與照顧,幫助不了香港,反而走錯了發展方向,妨礙香港國際化的轉型。

深圳有千多萬人口,與之通關,當可激活香港金融保險經貿。(Shutterstock)

深港聯通

香港朝野一直不信任內地,此所以反修例動亂可以受外部勢力挑撥而出現這麼大的破壞。也因此防疫治疫方面一直不太願與內地合作,不致力於與內地通關來解救香港疫下的經濟困局。

新冠疫情巴西失控、南美惡化、印度正全面失控,國際疫情增加的勢頭還有餘未盡。(Shutterstock)

病毒變異

今次的新冠疫病比過往的疫病更難控制,病毒變異快速,各國疫情反覆,全球第二波的大流行似正在開展。這是更嚴重的防疫治疫大戰,香港政府與社會不能掉以輕心,再度犯錯。

八國聯軍是中國抵擋外國勢力入侵的例子。圖為當時入侵中國的俄羅斯軍隊。(Wikimedia Commons)

中國霸權?

只有當美國放棄霸權,在全球撤軍,放棄圍堵其他國家,中國才不要為自衞要反制美國。沒有美國霸權,世界便可回復歷史上絲綢之路的相對自由和平。

日本可以不用將核廢水排海,只要把出事核電站如蘇聯當年那樣,完全埋藏封存,劃定禁區,防止洩漏便可。圖為遠望福島核電廠。(Shutterstock)

福島核廢

今次是把核廢水排放大海,核廢水不會停留在福島沿岸,而是隨海洋水流轉移各地,也絕對影響海洋的生物,間接傷害有關漁業,引致所得魚獲的食物安全風險。這便不是日本一國的事了,不可由日本政府單方面決定。

保釣運動不可能促使國家動武,收回釣魚島領土,參與示威運動者從來不會視之為革命,號召戰爭,而是堅持主張,讓政府與人民不會忘記。(保釣行動委員會圖片合成圖)

保釣50年

示威和參與運動的目的只是表達,不是為個人爭取政治本錢,也不因此而從政。當時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積極參與的同學,在示威遊行表達之後,各自回歸本身的專業,不少後來都進入海內外大學任教。

從示威轉激烈化的轉變過程中,可看到許多香港動亂手法的應用,顯然是由指揮香港動亂者轉移而來。(Shutterstock)

緬甸NGO

幾年前筆者曾做過一個緬甸NGO的調研,發覺差不多所有外國來的NGO,都有外國政府的資助。最大的是美國。緬甸軍如何應對是控制國內局勢的關鍵。

金融海嘯後中國貨幣的擴張,使中國可擴大海外投資進佔海外,但同時在內地製造出泡沫式的金融隱患。(亞新社)

發展良機

新冠肺炎疫情的打擊,使歐美自金融海嘯以來,尚未完全恢復的經濟困難再受重挫,但是,中國不會再用寬鬆貨幣政策來配合。鑑於2008年金融海嘯的陰影,今次中國應如何調整貨幣及金融政策?

香港絕對有條件、有能力成為中國內地消費的供應樞紐。(Unsplash)

民生問題

社會、政府的作用是集中資源辦事,裨益大眾,也要救急扶危,作為國民的最後支援。只有這樣,才可建立國民的共同歸屬感,團結一致克服任何困難。香港政府難道做不到?

緬甸若作為美國盟友,斷絕中緬經濟走廊的發展,中國便沒法從西南出印度洋。(灼見名家製圖)

顏色革命

緬甸形勢為什麼突然惡化?細看示威近日的演變,令人懷疑是否美國把駐港澳總領事館指揮反修例運動的人員調往緬甸,策動又一場的顏色革命?

從反國教之初已開始,差不多有10年寒暑,形成校內外結合的政治勢力。(Shutterstock)

清理大學

如今,在《國安法》的威懾下,中大學生會內閣還敢以反《國安法》參選,不依法也不畏法。撤回政綱只是為勢所逼?

新聞報道動輒說軍政府奪權,卻沒有介紹自2003年由軍方主動推行的民主化進程,和為什麼軍方要強調推行有紀律的民主。(Shutterstock、亞新社)

英美殖民地

香港新聞勝於英美之處在於題材國際化,不像英美那樣囿於本地新聞,這反映港人比起英美大多數人更關心世界。但香港所得的國際訊息也還是由英美主流媒體所壟斷。

特區官員不認真防疫治疫,卻以大灑公帑來安撫群眾,這是極不負責行為。(灼見名家製圖)

疫情失控

政府於防疫治疫一時失誤,禍延廣大和深遠,便不能以患病人數不及外國而沾沾自喜,以為是官員的功勞而不是破壞。

中央政府有兩個選擇,一是讓香港情況惡化,在最後關頭出手干預,這是對付反中的香港社會與政府的權謀之策。二是即時干預,另用港人成立防疫治疫委員會,把特區政府官員的權暫時取代。(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淪陷

香港的高官、醫護、專家和社會權勢者,不敢坦白地公開他們的防疫政策主張的真實意圖,根本的意念,只表示他們的虛偽,他們對香港全無歸屬感和責任心。他們的所為和對防疫的不作為,實際是「攬炒」香港。

立法會少了反對派,建制派議員會怎樣作為呢?(亞新社)

香港需要愛國的反對派

在過去20多年回歸時期,撇除反對派議員的破壞,特區政府與建制派議員的表現,連差強人意的要求亦達不到。沒有反對派議員,他們會勵精圖治,抑或更得意忘形地怠慢職守呢?

特朗普及其極右勢力不甘落敗,不但在法律上訴訟,而且容易聚眾抵抗,美國難免出現地方上的動亂。(灼見名家製圖)

拜登的難題

拜登上台,必然要改特朗普的眾多惡政、劣政,這便應了4年一大變。但拜登能否保證4年之後共和黨不能勝選,不會出現特朗普或相類似的人物上台,又來一次4年一大變呢?

特朗普喚起了世界人民包括美國人民的覺醒,重新用張開了的眼睛看美國的現在、過去和未來。(Shutterstock)

美式瘋狂

美國在各種社會問題重疊下,吸毒文化只會進一步蔓延深化,正可配合特朗普式的政治瘋狂,也可稍解美國士兵在外侵略後回國的創傷病。

美國變,中國變,這便是百年未遇的大變局。香港怎可不變?(灼見名家製圖)

大變之局

美國朝野兩黨,早已有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的共識,共和、民主兩黨的對華政策,均是以壓迫為主,差別只是輕重緩急不同。中共19屆五中全會,相信正是針對美國的對華戰略作了討論,定下戰略,有所部署。

用深圳競爭壓力迫使香港改變現時苟且因循的狀況,若香港還不改動,被深圳替代,損失的將是自作孽的香港。(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沒落?

深圳正全力、受舉國之力建設一個新型的城市與社會,作為全國的示範。香港在「一國兩制」、市場一體化的條件底下,與深圳合作,以此推動發展。

林鄭牽團參加深圳慶典,正是教訓他們要好好學習中央幾經上下諮詢而來的新戰略。(灼見名家製圖)

變天一着

國家領導人南巡是為深圳造勢,造的是在中美新冷戰條件下深圳的改革開放新戰略,戰略不僅涉及深圳,而是包括香港在內的粵港澳大灣區。

今屆人大會議審議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依據《基本法》規定,中央立法,由特區執行。(亞新社)

中央出手

殖民地官僚主宰的特區政府軟弱或暗存投降之意,阻撓23條立法以保障港獨的發展。特區政府不做,便只能由中央政府出手。

第1頁,共5頁 1 2 5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