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們竭盡所能,尋找治療精神病的辦法。(Unsplash)

治療靈魂的新手術

缺乏同理心、行事大膽、利己主義、殘忍、過度自信、漠視人權和生命,Freeman 這些特徵,似乎都有「心理病態」的嫌疑。其實,最需要 lobotomy的人,會否是這位「非一般醫生」呢?

慶幸自己身為病理科醫生,無需直接與病人或家屬對話,天天去討論這些沉重、痛苦、影響餘生的大問題。(Shuttestock)

氣就消了

想起兩個不尊重功課但健康活潑的親生女兒,以及自己非常順利的懷孕和生產過程,只覺滿心感激。生活上的諸多困難瑣碎,早已拋到九霄雲外了。

吃藥就等於質疑自己的免疫能力?(Shutterstock)

不肯吃藥

現代「知識份子」,深受「藥物有副作用」的思維影響,又擔心多吃了會上癮、有抗藥性之類。不論如何解說都拒絕合作,令醫生頭痛無比。

一個掌握了現代科技的醫生,如果穿越回到古代,是否真的可成為「神醫」、無所不能呢?(Shutterstock)

穿越的醫師

一個掌握了現代科技的醫生,如果回到古代,是否真的可成為「神醫」、無所不能呢?例如,中國東漢時期的神醫、「外科鼻祖」華佗,我早就懷疑他是從未來穿越的醫生!

世上哪有實驗是嘗試一次就成功的?以Castle膽大包天的性格,說不定在之前已經常偷偷給病人吃過許多古靈精怪的噁心東西。(Shutterstock)

醫生的嘔吐物

醫學研究的起點,是科學家們憑着興趣與熱誠,日夜反覆思量,培養成敏銳的直覺;然後,他們抓着星火般的靈感,靠著有限的資源、無限的創意,在研究路上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邁進,將靈感變為真實。

醫學院一年級暑假,我與另外4位同學每天跟隨教授到殮房,站在他身旁觀看他驗屍。(Shutterstock)

法醫教授

我第一次看解剖的感覺,就是「肚餓」,這聽起來不太對勁,可是事實的確如此。我站得愈久,愈是飢腸轆轆,眼睛一次又一次瞟向牆上的時鐘,心裏盤算着午膳時吃什麽。

胰島素的發明讓糖尿病患者像被天使之手解除了魔法,奇蹟般從死亡的邊緣返回人間。(Shutterstock)

100年前的奇蹟

糖尿病是個嚴重的終身疾病,自Banting和Best在胰島素研究獲突破性發展後,百年來,科學家和醫生從未停止過研究,繼續分析和改善胰島素,尋求不同的血糖控制方法,全方位去治療這個頑疾。

今時今日的基因檢測普遍、快速、便宜,一般人只需花費幾十塊美元,就能馬上知道家族基因排序和遺傳資料。(Shutterstock)

婦科聖手

2018年,Wendi 從警隊榮休之後,一時貪玩測試了自己的基因,想了解祖先的源頭;誰知道,卻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揭開了不為人知的恐怖真相。

病理科醫生有點像偵探工作,如果從蛛絲馬跡之中診斷到癌症,讓病人及早接受到合適的治療,就有很大的滿足感了。(Shutterstock)

沒有癌症的病理報告

最令病人感到安心安慰的事,是醫生能夠斬針截鐵地說:「你沒有癌症」。因此,一個「正常、沒病」的病理報告結論,比起任何高明醫術、特效治療,更加意義非凡!

第1頁,共7頁 1 2 7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