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讀醫學院的「人格障礙」課程,教授的人格分析比一流的算命先生還要準確無誤。(Shutterstock)

人格障礙

一個好的精神科醫生必須觀人於微,且能言善道、言之成理。而一個好的老師,則會使用別開生面的方法,令課本上的知識變得有趣易明,加深學生的理解,增加學習的動力!

Forssmann持續在自己身上進行心導管實驗,替自己「自插」9次之多,還冒險打入顯影劑,令心臟的X光影像更加清晰。(Shutterstock)

一場不被允許的實驗

今天,心臟導管插入術已成為極普遍的醫學程序,不僅可讓醫生觀察心臟收縮、瓣膜擴張、冠狀動脈收窄等情況,還能進行氣球擴張、置放支架、修補心瓣等治療,但當初卻是一場不被允許的實驗。

匈牙利婦產科醫生 Ignaz Semmelweis是首位提出做手術前要洗手消毒的人,為何含恨而終英年早逝?(Shutterstock)

因倡議洗手消毒而死的悲劇醫生

Semmelweis提倡的洗手消毒,在他死後被廣泛應用,大大減低了病人感染死亡的風險。為何他在生之時,完全不為世俗所容?17世紀的歐洲醫學界,真的如此思想狹隘、十惡不赦嗎?相較洗手,打疫苗不是更嚴重?

你會如何形容顯微鏡下的皮膚?圖為顯微鏡下的鱗狀上皮細胞。(Shutterstock)

那些燒腦的病理學形容詞

病理學上關於皮膚的形容,包括「駱駝腳」、「鐵絲網」、「被風吹彎了的喬木」、「手抓着球」、「肉丸意粉」……等等,抽象得來十分燒腦。只能說,發明這些形容詞的病理學大師,想像力實在超越常人。

有人受傷時,最好的做法是讓傷者休息,讓身體進入休眠狀態,減少消耗僅餘的能量。(Shutterstock)

為什麼不讓傷者睡?

為何醫護人員替傷者急救之前,會拍打並高聲呼喚病人呢?「先生,先生!你叫什麽名字,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其真正目的,並非怕病人睡著不醒,而是為了評估病人的意識狀態,瞭解病情的嚴重程度。

近來看電視劇《星空下的仁醫》,兩個女兒都有興趣做兒科醫生。但......(Shutterstock)

餐桌上的解剖課

女兒從小被傭人服侍慣了,飯來張口,都是剪碎了來吃,竟對食物的結構一無所知。直至看見她們表妹,5歲就能獨自啃一個魚頭煲、吃乳鴿、拆蟹、剝瀨尿蝦,我們才發覺自己的兩個女兒簡直近乎低能。

第1頁,共8頁 1 2 8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