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教室」得到港鐵捐贈退役東鐵列車零件,成為愛好鐵路學生的學習基地。左起:沈立平校長、馮偉健副校長、蔡志遠同學、Mr. Rawlinson John Leigh。

因材施教的校長──沈立平

參觀「炮循」(炮台山循道衞理中學),沈立平校長說:「學校安排的學習體驗,讓同學找到他們的興趣。」學校的期望:同學畢業後,找到喜愛的工作,自力更生,回饋社會。而那,不也是天下父母的期盼麼?

Kurt與昔日中學老師和同學合照。牆上海報詳細介紹了Pickabowl健康食品。

迎難而上的創業家──譚諾文

Kurt譚諾文說來到開Pickabowl餐廳,已是他的第三次創業了。談到創業的苦與樂:「一件事,從構思到實踐,有一天,夢想成真,構想變成事實,那過程儘管辛苦,但有了眼見得到的成果,我會感到滿足的。」

80、90歲的葉先生,談過去,70、80年前的往事歷歷在目。(南開大學圖片)

穿裙子的士──葉嘉瑩

瘂弦說葉嘉瑩是「穿裙子的士」(她的先生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因「思想問題」被關了起來):「以儒家的標準來說,是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她都做到了。」

安靜在不丹潛修。

人生整理師──安靜

安靜新書談的是我們對「物品」的整理。她指出「整理術,在經過山下英子的斷捨離及近藤麻理惠的心動人生整理術洗禮後」,我們都知道「整理收納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內心狀態」。

陳煒舜講座時留影。

魔術師學者──陳煒舜

陳煒舜愛書寫不同類型的文章,我們想不到的題目、不好找的題材,對他來說,不是問題。這位學者拿起筆來,就像魔術師揮動魔術棒,從帽子裏拿出來的,不是兔子,不是鴿子,而是教人驚喜的故事、有說服力的文章。

作家米哈。

米哈的《一件有益的小物》

米哈在文章中提及的小物,有些已在我們不知不覺中消失眼前:「有一些物、事,或人,每一次遇上,每一次見面,都可以帶來輕巧治療的快樂……我們往往以為如此重複的樂得來容易,直至失去,我們才明白了一點什麼。」

也斯就是愛用最簡單的方式,把自己的作品唸出來。(Wikimedia Commons)

也斯的青蔥與憂鬱

「香港是我的家,寫作是我的本行,但我的家好像也變成一個陌生的地方,找一個地方說想說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了。」30年前,也斯(已故香港作家梁秉鈞的筆名)說出他的憂鬱由來。

胡適與他的一生摯友韋蓮司(Edith Williams)的友誼,50年不變。(網絡圖片)

馬克·奧尼爾眼中的胡適

奧尼爾表示,多個國學大師研究胡適的著作都有拿來看,但沒法超越他們,只能用簡單語言介紹胡適的思想、他一生的故事,讓一般讀者有機會認識這位20世紀初,非常開明的學者、公共知識分子。

羅啟銳一談起拍片大計,興致就來了。(香港貿易發展局圖片)

擁有羅啟銳的好時光

羅啟銳做足資料搜集。他的童年,也正是《歲月神偷》的年代,有說電影有着羅啟銳少年時代的影子。2010年推出的《歲月神偷》,往後推算過去,半個世紀前,可是羅啟銳的童年好時光。

《花樣年華》開始的年代,是上世紀90年代,1993年,南韓大學生的戀愛故事。(《花樣年華》劇照)

花樣年華與玻璃之城

把《花樣年華》與《玻璃之城》放在一起比較,其實有欠公允的。前者是劇集,片長16個小時。後者是部電影,片長兩個小時。交代兩代人的故事,前者可以慢慢道來,甚至說完可以再說,喋喋不休。

《壯志凌雲:獨行俠》有着一切保證電影賣座的元素。(YouTube易片截圖)

湯告魯斯的笑容

1986年上映的《壯志凌雲》,讓湯告魯斯一炮而紅,成為票房的保證、最具賣座力的「新人」。兩年後湯告魯斯與德斯汀荷夫曼合演《手足情末了》,湯的演技更上層樓,不再靠笑容取勝了。

今年,拿度已先後拿下兩個大滿貫冠軍:澳網及法網冠軍。在溫布頓,他有機會麼?(Shutterstock)

與拿度爭奪冠軍雖敗猶榮

在任何的大滿貫比賽,球手想脫穎而出,談何容易。用「過五關斬六將」來形容球手晉級之路,不算誇張。來到決賽,拿度對魯迪,是反高潮之戰。魯迪憑着一身好本領,打到決賽。然而,面對拿度,他的凌厲攻勢不見了。

只要有高球可打,什麼時候起床,不是問題。(Pixabay)

高爾夫球的二三事

高球沒有完美這回事。連職業球手都會犯錯,何況是我們這等業餘高球愛好者?職業球手比賽期間偶爾犯錯,可能輸掉那場比賽;我們偶然打得好球,可能就贏了那場「牙骹戰」。

西西就是敢於嘗試,肯去創新。(《他們在島嶼寫作》紀錄片照)

地道的香港作家──西西

在香港,可以自由閱讀、自由書寫。西西說珍惜這種自由:「開放是很重要的,即使你不寫作......香港作家,因為文化語境獨特,視野、思維、表達方式都和其他華語的地方不同,對華文世界肯定是一種增益。」

林琵琶近著《羅生門外竹籔中》,描寫了3個追夢者的故事。(灼見名家製圖)

追夢者──林琵琶小說導賞

林琵琶小說中的主角,不管是男是女,還是神仙人物,來到「追夢」,他們都顯得勇氣可嘉。為了追求自己所想過的「人生」,可以不顧一切,率性而為。處理題材手法,如烹調不同地域小菜,各有特色。

2012年7月的「回家音樂會」首次在書院內的音樂廳舉行。(YouTube截圖)

音樂人和事

拔萃男書院每年都會舉辦「回家音樂會」(Homecoming Concert),一眾師生、校友、前老師共聚一堂,享受音樂的歡樂。他們對於回家的感覺是怎樣的呢?

香港電台《開卷樂》節目定期分享好書資訊。(香港電台圖片)

同枱吃飯

那些年港台推動閱讀風氣,多次舉辦徵文比賽,外界反應不錯。我們有機會與來自中、港、台作家同枱吃飯,想知道他/她們不寫作的時候,日子是怎樣過的。

在日式酒店工作的女子,都有悲慘過去,卻少見煽情,亦沒有傷感泛濫。(《華燈初上3》海報)

《華燈初上》裏的飲食男女

《華燈初上》中亮相的一眾陪酒女子,在日式酒店「光」販賣「曖昧」感覺。雖然每天見面,總愛吵吵鬧鬧,但她們皆不算心腸壞透之人,她們上班,做到敬業樂業,是有着做人的基本信念:「做好本分,不能騙人」。

也許,當初鼓勵市民打針的策略做錯了。(醫院管理局Facebook圖片)

醫者仁心

醫生為市民打疫苗,延長了診症時間:「姑娘辛苦了,但她們都沒有說什麼。而我,舉手之勞,談不上辛苦。」相對在政府醫院工作的朋友,他的OT(超時工作),更不算什麼。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