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官員不認真防疫治疫,卻以大灑公帑來安撫群眾,這是極不負責行為。(灼見名家製圖)

疫情失控

政府於防疫治疫一時失誤,禍延廣大和深遠,便不能以患病人數不及外國而沾沾自喜,以為是官員的功勞而不是破壞。

中央政府有兩個選擇,一是讓香港情況惡化,在最後關頭出手干預,這是對付反中的香港社會與政府的權謀之策。二是即時干預,另用港人成立防疫治疫委員會,把特區政府官員的權暫時取代。(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淪陷

香港的高官、醫護、專家和社會權勢者,不敢坦白地公開他們的防疫政策主張的真實意圖,根本的意念,只表示他們的虛偽,他們對香港全無歸屬感和責任心。他們的所為和對防疫的不作為,實際是「攬炒」香港。

立法會少了反對派,建制派議員會怎樣作為呢?(亞新社)

香港需要愛國的反對派

在過去20多年回歸時期,撇除反對派議員的破壞,特區政府與建制派議員的表現,連差強人意的要求亦達不到。沒有反對派議員,他們會勵精圖治,抑或更得意忘形地怠慢職守呢?

特朗普及其極右勢力不甘落敗,不但在法律上訴訟,而且容易聚眾抵抗,美國難免出現地方上的動亂。(灼見名家製圖)

拜登的難題

拜登上台,必然要改特朗普的眾多惡政、劣政,這便應了4年一大變。但拜登能否保證4年之後共和黨不能勝選,不會出現特朗普或相類似的人物上台,又來一次4年一大變呢?

特朗普喚起了世界人民包括美國人民的覺醒,重新用張開了的眼睛看美國的現在、過去和未來。(Shutterstock)

美式瘋狂

美國在各種社會問題重疊下,吸毒文化只會進一步蔓延深化,正可配合特朗普式的政治瘋狂,也可稍解美國士兵在外侵略後回國的創傷病。

美國變,中國變,這便是百年未遇的大變局。香港怎可不變?(灼見名家製圖)

大變之局

美國朝野兩黨,早已有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的共識,共和、民主兩黨的對華政策,均是以壓迫為主,差別只是輕重緩急不同。中共19屆五中全會,相信正是針對美國的對華戰略作了討論,定下戰略,有所部署。

用深圳競爭壓力迫使香港改變現時苟且因循的狀況,若香港還不改動,被深圳替代,損失的將是自作孽的香港。(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沒落?

深圳正全力、受舉國之力建設一個新型的城市與社會,作為全國的示範。香港在「一國兩制」、市場一體化的條件底下,與深圳合作,以此推動發展。

林鄭牽團參加深圳慶典,正是教訓他們要好好學習中央幾經上下諮詢而來的新戰略。(灼見名家製圖)

變天一着

國家領導人南巡是為深圳造勢,造的是在中美新冷戰條件下深圳的改革開放新戰略,戰略不僅涉及深圳,而是包括香港在內的粵港澳大灣區。

今屆人大會議審議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依據《基本法》規定,中央立法,由特區執行。(亞新社)

中央出手

殖民地官僚主宰的特區政府軟弱或暗存投降之意,阻撓23條立法以保障港獨的發展。特區政府不做,便只能由中央政府出手。

隔離不是簡單的邏輯問題。哪個範圍的隔離、哪種程度的隔離,需要仔細評估,需要有足夠的配套措施。(亞新社)

隔離不簡單

即使每個人都自我隔絕與其他人的接觸,困住居所,卻不可能全面斷絕與外界關係,總是會有與環境接觸的機會,便可能百密一疏。而真能斷絕接觸的話,這比牢獄裏單人囚禁的影響更大。

第2頁,共6頁 1 2 3 6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