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協會近期被輿論要求公開會員名單和財務狀況,以增加透明度。(Shutterstock)

透明與不透明

有些會員根本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成為會員,因為有一些會員是參加個別活動後就自動成為會員,毋須申請,也毋須確認。但如果無端端公開名單而招來否認,不是自找麻煩嗎?

有人認同支聯會應解散,既因「支聯會已完成它的歷史任務」,還應該保留長遠的希望。(支聯會Facebook圖片)

如何看初心和碰撞?

據說官方也嘗試了一些遊說工作,讓部分人士觀察形勢,作出調整的步伐。這些工作當然不是公開的,但必須細緻和用在關鍵的人物和位置之上,否則無論當事人或外界都會認為那是「分化和離間的權術」。

「耕」比「種」更重要,如果「耕」的工作做不好,「種」什麼東西也不會成。(Shutterstock)

怪農夫的話

朋友借地給他人耕種,別人問他為什麼做這樣吃虧、蝕本的事?租金由他出,果實他人享;土壤由他栽,成果他人賞。天下間哪有這樣不可理喻的事?

中國當下跟塔利班友好,仍須小心應對。(Shuttestock)

現代版圍魏救趙

屆時,難道中國寄望塔利班向美國發動攻擊,來一次真的圍魏救趙嗎?這種想法不切實際,也不合符中國的利益;因為屆時內部問題、兩岸問題也許會發生變化,應付乏力。

香港的運動員總體來說,就是謙虛求實、努力奮鬥的精神。(灼見名家製圖)

多元化出精英

不少運動員既是體育精英,也是「讀得書之人」,用一句通俗的話說,就是文武雙全;何詩蓓就是典型之一。反觀今天的教育方向,就是一種「倒模式」的設計,把年輕人的腦袋束縛起來,長遠來說,只會導致「思想便秘」。

在運動選手努力之外,也要講究取勝的能力和實力。(亞新社)

奧運項目的「三力」

當體育記者時,最深印象的是國家體委副主任袁偉民:他上場比賽,盡全力,退役後成為教練,就把力量傳給其他運動員。中國女排當年成為「多連冠」,就是袁偉民當教練的時候。

無論如何,書展是值得珍惜的。(Shutterstock)

書展中的感慨

不少讀者在書展中跟我拍照留念,我都跟他們說:「希望不要因為這些照片而連累你!」他們都說不介意。我感謝他們的誠意,但心裏卻有說不出的滋味。為什麼會有這種連累別人的顧慮呢?是我的過慮?還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網民的不同言論,不一定是官方直接影響,但這是否真的「言論自由」的表現?(Shutterstock)

火箭變成輿論戰

早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批評中央政法委微博帳戶嘲笑印度疫情,被一些網民炮轟,還挖出他過去的言論,大肆攻擊。到底這是一個怎樣的文化現象?

蔡元培逝世後,遺體在香港安葬。假如他知道今天的情況,能安息嗎?(灼見名家製圖)

港大愧對蔡元培

港大的行動預示未來的一個結果,就是間接激勵出一些未來的社會活動家。當年的港大學生、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就是被港英政府打壓而加速投向左派陣營的。

政府好言相勸地說明不應投白票的理由,但也要視乎不同的對象和社會氣氛。(亞新社)

誰最鼓勵投白票?

市民不想跟港府鬥氣,但他們總覺得官方卻經常與主流民意鬥氣,那就你有你鬥,我有我棄(hea)了。這種反應,甚至到了「自動波」的階段,不用其他人鼓勵,市民已經懂得反讀港府的話了。

內地有些人為了「結婚時風光」,不惜借「婚貸」而負上一生的債。(Shutterstock)

勿把婚鬧變胡鬧

最近,內地民政部發出文件,推出「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遏制結婚風俗的不正之風。內地網民普遍表示歡迎的支持。不過,中國的事情往往是動機良好,但執行方面卻經常出現偏差。

今天連演戲也不用了,真是小覷香港人看電影的鑑賞能力。(亞新社)

欺騙記憶和常識

市民不是傻的。大家都學懂了不少內地人的「反讀法」,也懂得用官方的行為來教育自己。張曉明等京官來港「諮詢」、「改善」選舉制度,很多人笑了。

從掌權人的角度看,最有效擊倒反對力量的方法,就是首先摧毀對手的意志,尤其是抗爭的意志。(亞新社)

我的「新三民主義」

拓展民智的同時,也要壯大民氣。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隧道;所以,必須努力穩住情緒,提高情商,否則只會自亂陣腳。愈困難的時候,就是愈要實行「新三民主義」的時候。

港府的管治概念和模式已進一步向內地靠攏,這也是市民對港官愈失信心的原因。(亞新社)

國安等如民安?

國家安全的範圍很寬,這些錢可以用在收集外國對香港不利的情報,也可以用在打壓官方認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本地正常活動。第一點可以理解,但第二點就令人擔心了。

今天的香港已在巨變,是非曲直在變,真假虛實在變。(灼見名家製圖)

春夢醒來了無痕

我過去對國家事務、香港事務,最為上心,朋友笑我「已到了一個恨愛不分的地步」。於是,盲目的愛、溺寵的愛、有錯而不責善的愛,排山倒海地湧出來,像山泉,像瀑布。今天,我仍不否定愛,但關鍵是怎樣愛?

林鄭、港官和建制派,只是中共的一粒眼屎,在政治上,根本無權決定自己的生死。(亞新社)

建制為何罵林鄭?

政圈已出現一種現象:批評林鄭就是取得市民好感的最大公約數。無論是哪一方,只要批評林鄭,都可以得到市民的掌聲;愈是批評到位,就愈多掌聲。這種情況跟2003年各界批評董建華一樣,所以建制派也樂此不疲。

許智峯事件出現後,外界關心的不是警方要查他什麼,而是關心香港的金融制度和銀行信譽會否受於影響?(許智峯Facebook Page)

任務主義 破而不立

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是下官的首要工作。不管上級的指示是否合理,也要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原因很簡單,因為完成不了任務,馬上受罪的是自己。

外交界人士說,外國加快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合作,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看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Shutterstock)

策略的錯和歷史的罪

外交界人士說,外國加快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合作,原因就是看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表面上這是中國內政,但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卻涉及全人類的利益。北京想抽空處理,無非是為了政權穩定。

第1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