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抗疫的過程,我不否定港府的原意和努力,但這些努力抵銷不了決策中的失誤,例如沒有及時封關。(灼見名家製圖)

又是因為「挑撥」所致?

假如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屬於失敗的話,而港府和建制派的其中一種說法是──「有人挑撥離間,唱衰這個計劃;甚至有人散播謠言,採集的樣本將被送到內地去,引起市民的無謂擔心。」到底這個原因能否成立呢?

劇情依舊,只是換了角色。跟着人們要問:如果劇情按主流意見而寫,不是可以減少甚至避免悲情重演嗎?(灼見名家製圖)

逃亡、流亡與追捕

官方稱,十多名香港人在逃往台灣的海路上被大陸官員截獲。如按現時機制行事,港方須增加透明度,並從速跟進,不能像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那樣,跟進多時而無下文。

以官方最近搜查《蘋果日報》為例,容或官方有其依據,但即時的最大效果就是令絕大部分市民感到,這是地道的政治打壓。(亞新社)

打壓出來的效應

聰明的政治家面對政治鬥爭時,都會考慮怎樣傷人而不傷己,或把自己的傷害減至最低。可惜,中國政治卻着重考慮「虛」的一面,而把「實」的一面棄如敝屣。

林鄭現時的民望比梁振英還差,如果這個時候讓她下台,不是更顯示習近平決策英明嗎?(亞新社)

林鄭下台釋民怨

林鄭月娥的倒行逆施,不單表現在政治問題上,如今連民生問題也弄得天怒人怨,完全體現了她的離地施政。事到如今,我不能不對習近平作一個非常有利的建議──當機立斷,讓林鄭盡快下台。

中國力圖向國際說明,政治收緊不影響外商在香港的經濟活動,殊不知中國的國家行為卻證實了政治可以影響經濟,而且中國政治絕對會影響經濟。(亞新社)

蠻勁與預示能力

北京認為在政治方面收緊,不會影響經濟和金融發展,所以推動《國安法》的決心愈來愈堅定。外資不關心香港的民主發展,但卻關心中國制度的穩定性和合理性;在他們眼中,中國的堅定決心不是高瞻遠矚,而是一種蠻勁。

楊潔篪(左)與蓬佩奧多次通電,如今又在夏威夷見面,再有「建設性」效果。(亞新社、Wikimedia Commons)

「割肉養敵」再次隱現

我完全相信,因為在現時的氣氛、國際環境和力量對比之下,中美創造「有建設性」的對話,合乎策略。不過,在「有建設性」的背後,卻再次隱現「割肉養敵」和「關門打孩子」的憂慮。

作者總覺得,即使何志平是「為國捐軀」,總比那些貪官污吏跑到外地去「為國捐精」高尚得多!(亞新社)

何志平的喜與哀?

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有四種「用」──重用、任用、使用、利用。到底是哪一種?因人而異,因事而異,也因時而異;因為這就是政治,中外古今,沒有差異。這個問題倒是值得今天的政界人士深思了。

教育局5月15日向考評局發炮,5月16日見報;中央電視台隨即在5月17日推出專題片。這一切,都在「五.一六」前後。吓!這一天,不就是中共發出「五.一六」通知並掀起文化大革命的日子嗎?(香港中央電視台視頻截圖)

選辮子 造辮子 抓辮子

所謂「選辮子」,是刻意在已有的事物中選擇適合自己的切入點。所謂「造辮子」,是在沒有借口之下曲解或製造無中生有的「事實」,作為攻擊點。「抓辮子」更容易理解,就是依靠強權以點擊面,同時又以面擊點。

中聯辦指責「黃色經濟圈」也有好處,就是替它們免費宣傳,既可逆市求生,也可宣傳政治理念,正是愈打愈想「黃」。(灼見名家圖片)

中聯辦幫助「黃圈」

「愛祖國,用國貨」;即使質量差一點,也要用國貨。這是當時的政治教育。鼓吹這口號的,包括中聯辦的前身──新華社香港分社。那個「紅色經濟圈」,跟今天的「黃色經濟圈」概念不是很相似嗎?

冀朝鑄(左二)和他名字警醒我們──冀望有朝一日鑄成真鋼,才能建設萬丈高樓!(網絡圖片)

從「五四」談到冀朝鑄

昨日是「五四運動」101周年。同在「五四」這一天,聽到曾替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當翻譯的冀朝鑄逝世的消息,他是1954年加入外交部工作的。這一連串的「五四」,令我感慨良多。

悲觀的病毒經常傳染,為什麼希望的情緒就不可以互相傳染?(亞新社)

擴闊眼界 提升境界

心境必須開朗,輕裝前進,快樂上路。建制派說「明天會更好」,我們也可以說「明天會更好」,因為各自有不同的理解。反正,只要這類句語不是用於機構的專利註冊,為什麼要被別人壟斷了解釋權?

聶德權(左一)到了公務員事務局,是否等如進入避風塘?非也!(香港電台視頻截圖)

港府大換班說明什麼?

在中國官場裏,一切事物都是「為今我所用」,而不是單純的為我所用。所以,即使是上級按政治需要而搬龍門,錯在上級,但也要下級承受。這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另一種體現:上有立威,下要跪低!

特朗普基於大選在即,不想疫情影響自己的選情,必然盡力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亞新社)

天下政治一樣黑

美國指責中國在「世衛」的影響,也是彼此彼此。美國獨霸天下時,同樣是「金錢外交」,到今天仍然如此,只是按它的利益重新分配而已。所以,天下政治一樣黑,只是全黑或灰黑而已。

官方以「防疫隔離」為由,但王全璋所處的監獄根本沒有疫情,官方也沒有說王全璋染病。(亞新社)

中共枉法續囚王全璋

維權律師王全璋出獄後被強制送返濟南戶籍地,是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典型。他一直在北京工作,家人也長期在北京生活;出獄後不能回北京的家,仍要他們一家分離,是不合情理的。

中國傳媒只報道外國疫情如何嚴重,失控,醫療崩潰,但對國內的實情卻秘而不宣。這樣做,對挽救官方形象也毫無好處。(Shutterstock)

勿把「守零」變「守靈」

武漢疫情應該基本穩定下來,但這是否等如完全受控,跟着大家可以安心恢復生產呢?很多專家已警告,當局千萬不要再犯「政治任務先行」,甚至「政治壓倒一切」的弊病,把疫情變成「逆情」,更把「守零」變成「守靈」。

武漢肺炎的爭議正在全球進行。中國適宜多從醫學、抗疫、科學等角度爭奪話語權,而不是在自己的弱項方面跟人過招。(Shutterstock)

亂打宣傳戰累死香港

北京除了驅逐榜上有名的美國記者之外,還指明他們不能在港澳採訪。這就把新聞領域也劃入外交範疇,跟國際標準完全格格不入。更嚴重的是,這樣做令港府不知如何反應?

必須透視中國政策的本質,值得肯定的不妨肯定,但不能再被官方的謊言欺騙。(Shutterstock)

防第二波和防輸入

中國除了要防止疫情在國內第二波爆發之外,還要防輸入。從總體來看,國內的疫情相對受控,逐步恢復秩序,令人稍為定心;但實際情況和正常的信息交流,仍不暢順。

第1頁,共2頁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