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仁也?

親親仁也?

尤西林教授的分析,其實也是在當代中國血親關係兩極的發展。一方面家屬繁衍的權力在官在商都在迅速蔓延,另一方面又受到抵制及抨擊。尤說現代轉型的中國深陷私人關係倫理,拖累了公共社會的建設,因而對傳統血親仁學的反省成為了重要的時代課題。中國現代史的複雜曲折以及幾番對傳統價值的掃除,其實也給予了所謂現代性與當代性平坦踏步的空間。

行不改名

行不改名

蘇格拉底的獨行,便在於他什麼都不參與也不表態,非完全置身事外但亦不同流合污。他甚至不想因為跟他人建立了關係而影響判斷,而任由他的人際關係停留而不進一步發展。但他並不隱沒於群眾,借群眾為擋箭靶,作狠狠而無理性的批評,或偶然向受批評者放一記悶棍或冷槍。他挺身而出,單打獨鬥,發揮他的反諷精神,甚至行不改名。祈克果的名句:「群眾是虛妄的」。與其躲在群眾的背後,不如在人前實踐個人的反諷。

藝術評論的兩種迷思

藝術評論的兩種迷思

一個作者如果貫徹他向來的風格,不是被愛死,便是叫人失去能耐;如果王家衛是真的固執,這種死罪也逃脫不了。如果作品出現了新意,人們會怪責您「改變初衷」,出賣自己;如果新作「依然故我」,評語可能是江郎才盡、自我重覆、欠缺新意。周星馳久休後推出新作,大家揑一把汗,又是逃不出這兩種評價。

第4頁,共4頁 1 3 4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