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政治影響文學,但文學一定要獨立於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