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錕離世後,我想起另一位大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