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是否真心懷念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