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木鑾:中國模式是否更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