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恩榮

宋恩榮

香港大學學士、明尼蘇達州立大學博士,現任香港中文大學之滬港發展研究所副所長、經濟研究中心副所長及經濟系客座教授,並為眾多國際經濟學報之編委成員,亦為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及香港特區和內地眾多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曾獲頒中國經濟學領域最高榮譽獎項之一的孫冶方經濟學獎(2008)及張培剛發展經濟學優秀成果獎(2009)。研究專長為國際貿易與經濟發展及中、港、台三地之投資及貿易。
本港市民對大灣區的認識未夠深入,仍需更多宣傳。(Shutterstock合成圖)

港青對北上大灣區發展轉趨積極

北上發展是個人意願,由社會經濟因素決定,不得不經過事業前景、工資水平、生活環境等實際考慮才會付諸實行,但是在大灣區自由流動這種生活模式,對願意開拓其他機會的市民而言無疑是多一個向外闖的選擇。

相對香港建築業的技術能力和經驗,「明日大嶼」計劃的工程並不特別困難。(強化香港基金YouTube宣傳片截圖)

明日大嶼:社會成本及收益

因為香港土地長期嚴重短缺,增闢土地的社會利益往往遠超其社會成本。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政府財政能夠承擔「明日大嶼」計劃的開支,賣地收入是否能夠完全彌補增闢土地的工程成本,不應該是首要考慮。

無論從發展周期或發展成本出發,「明日大嶼」計劃是上佳選擇。(Wikimedia Commons)

明日大嶼:倒錢落海×倒沙成金

「倒錢落海」的論述聳人聽聞,甚至流於煽動民情的民粹政治操作,不過片面強調「倒沙成金」亦有盲點。政府增闢土地應該追求最大的社會利益而非追求最高的土地收入。

估計「明日大嶼」的工程不會超越香港建築業的負擔能力,超支的風險會大幅降低。(灼見名家圖片)

明日大嶼:倒錢落海或倒沙成金?

近年不少超大型工程大幅超支,「明日大嶼」計劃的成本恐怕將會高達1萬億。在土地收益方面,論者強調地價十分不穩定,一旦香港經濟不景,土地收入將會大幅下降。以上的質疑其實以偏概全,需要仔細拆解。

如果香港市民明白保障國家安全的重要性,相信一國兩制的發展將會更加順利。(Shutterstock)

從民調看市民對一國兩制的疑慮

市民對現時一國兩制的狀況有不少顧慮,其實是意料之內。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的嘗試,需要發展及磨合。從爭議可以看到,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性質有不少誤解。

如果香港的社運分子繼續反對政府收回棕地及農地發展,香港市民安居樂業的日子將會是遙遙無期。 (灼見名家圖片)

社運人士是否真的支持發展棕地?

在去年的「土地大辯論」中,香港的社運人士似乎是最大力支持發展棕地的群體。不過,東北發展超過十年的爭議顯示,收回東北棕地和農地的最大阻力,恰恰是來自香港的社運人士。

如果香港不進行「明日大嶼」計劃,只是通過發展農地及棕地,以及進行近岸填海,人均居住面積長期不會得到改善。(亞新社)

「明日大嶼」願景的普遍誤解

從戰後到如今70多年,賣地的收益一般都遠超填海的成本。如今坊間認為人工島是「倒錢落海」或者「燃燒儲備」,完全忽視土地是香港最寶貴的資產,政府可以通過賣地收回增闢土地的成本。

香港有上百萬至幾百萬市民居住在填海的土地上,風險與赤鱲角機場和將來的東大嶼都會沒有基本分別。(Wikipedia Commons)

「明日大嶼」人工島是否「逆天而行」?

如果當年的港英政府因害怕水浸風險而沒有進行觀塘、荃灣、啟德機場、九龍灣、葵涌貨櫃碼頭、沙田、大埔、屯門及赤鱲角機場的填海,就沒有今天的香港。為何回歸後的香港人變得如此目光如豆及不思進取?

無論澳門或香港,政府派錢十分容易,也可以贏取大量掌聲,但派錢容易成為逃避深層次矛盾的興奮劑。(亞新社)

民粹主義泛濫 小心派錢上癮

曾蔭權當權的7年,增闢土地完全停頓、建屋數量下降、創新科技停滯不前,累積下來的深層次矛盾至今難以化解。香港意見領袖之所以轉軚,原因怕不是本屆政府比當年更為無能,而是今天的意見領袖比當年更加民粹。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