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啟榮

朱啟榮

香港大學教育博士,多間幼稚園、小學、中學校董,現任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校長,曾任多間中學校長、副校長。曾任津貼中學議會執行委員、黃大仙區中學校長會副主席、香港中學校長會執行委員及屯門區中學校長會秘書;並擔任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兼任講師。 過去連續三年,朱校長帶領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在2013、2014及2015年獲得香港最受推崇知識型機構大獎(Hong Kong Most Admired Knowledge Enterprise (MAKE) Award),為第一所本港獲此殊榮的中學,2014年度更獲全港首名得獎機構及榮獲亞洲最受推崇知識型機構大獎。
正向心理學旨在探討生命體的最佳機能,讓人們知悉個體機能的的長處和美德,以促進人類有更好的生活。(Shutterstock)

教師幸福感的內涵

倘若教師在自己的職涯中感受快樂與有幸福感,則教師會對教學充滿熱情與活力,如此直接與間接地影響着學生、激勵着學生,進而促使學生真正喜歡學校,熱愛學習。

學校需要秉承教育機構的使命,將知識承傳、分享並發揚光大。(Shutterstock)

學校透過知識管理累積學校組織知識

為了獲得可持續的競爭優勢,學校或教育機構的管理人員需要檢視學校成員已有知識,關注現有知識的重要性並有效地使用它,亦需要探索仍欠缺或不足哪些知識。這正是學校的「知識審計」過程。

如何增加更多員工間合作的機會,以便建立合作共享的學校文化?(灼見名家圖片)

跨越知識管理應用的障礙

在資訊共享過程中,關鍵不是所交流分享的資訊內容有多少,而是有沒有建立分享文化及信任的氛圍,鼓勵大家分享及交流,以及更強大的橫向和縱向溝通,知識管理才能落地生根。

知識管理對於學校的主要好處是它有助整理學校的數據及相關的資訊交流,並配合科技系統。(Shutterstock)

知識管理與學校改進

近年,學校需要不斷適應教育局的政策,鑑於對教育改進的外部環境和內部教職員工作的需求,如何更有效地收集、傳播並分享數據及資訊?

校長的領導對於突破共享的障礙對知識管理的實施非常重要。(Shutterstock)

學校領導如何促進學校累積智慧資本

校長透過個人品格、性向及行為方式可以有效建立信任與尊重的校園文化,這是建立教職員的「人力資本」的重要根基。而不斷積極推動同工持續發展時,教師在實踐中的知識必然增加,學校的智慧資本也相應地逐漸累積。

學校結構資本的知識管理可以加強員工的專業能力,提高組織的有效性,從而積累更多的學校智慧資本。(Shutterstock)

學校的智慧資本──結構資本

學校的結構資本是教師和學生以外,一切能為學校增值的制度、慣例和基礎建設等;亦是指一切能促進學校內部組織、對外關係,和能支持學校更新及教師發展有關的資本。

校長、教師和教學助理透過其能力、態度和靈活智慧來為學校創造資本。 (Shutterstock)

學校的智慧資本

學校的知識管理可以鼓勵教師檢索、應用、分享、創造和儲存靈活智慧的知識以改進教學和學校行政的效能。靈活智慧的知識管理可以加強員工的專業能力,提高組織的有效性,從而積累學校智慧資本。

面對課程改革的衝擊和挑戰和社會的快速變化,學校領導應以更多的資源加強教師的專業能力。(Shutterstock)

學校與智慧資本

作為學習機構,學校必須發展其核心無形資產之一:為公眾提供優質教育服務的智慧資本(Intelligence Capital)。

無論是初入職或已有豐富經驗的教師,都需要在整個教學生涯中,通過探究,從教學過程中學習與教學有關的知識。(Shutterstock)

「探究作為立場」的教學知識

「探究作為立場」的想法可能成為未來教師學習的主流,教師學習不再只被理解為個人的專業發展的歷程或成果,而應理解為對學校教育甚至整體社會帶來改革的長期集體項目。

教學是一項複雜的活動,發生在具有社會、歷史、文化和政治意義的網絡中。(Shutterstock)

教師知識的再思

教師「以探究作為立場」所獲取的知識比傳統理論式知識──實踐知識區別所釋放出的知識概念具更豐富的含義,突破了「實踐(Practice)等同於實用的(Practical)」概念的局限。

優秀教師是那些樂意參與教學實踐進行相關反思,在課堂上以最合適方式教導學生,最能使用這些實踐的人,其所獲的知識也許最深。(Shutterstock)

教師的「實踐式知識」

「實踐式知識」概念植根於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這包括教師如何做出判斷,他們如何概念化和描述課堂困境,他們如何關注課堂生活的各層面,以及他們如何思考和提高自己的教學效能。

老師是透過各式各樣的職前培訓及入職後的專業發展及個人教學實踐,逐漸累積相關經驗而獲得上述的「理論式知識」。(Shutterstock)

教師的「理論式知識」

從提倡教師專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最有成就的教師是那些能掌握「理論式知識」並能在課堂上準確實踐、始終如一使用這些「理論式知識」的人。可是,這種「理論式知識」 又怎樣準確地實踐?是否只憑理論就可以?

教師在教學實踐中所獲取的實踐者知識,必須經過驗證。(Unsplash)

教師的「實踐者知識」

教師作為實踐者通常對整合各類型知識並建立彼此的聯繫感興趣。可是,不少研究者認為實踐者知識在轉化成專業知識有其困難,是文筆者為大家講解如何構建教學理論。

知識主要被視為需要經過認知思考過程產生出來,是一項人類智慧的實體(又可被編碼解讀)。(Shutterstock)

客觀主義知識論

「客觀主義」觀點認為,知識是一項可分拆及組合的實體,可以被編碼,也可以被不同人擁有,並在不同環境中使用。今期「教評心事」中,筆者將深入討論「客觀主義」(Objectivist)觀點。

我們身為校長可以從Morris校長的經驗中體會如何處理工作上遇到的矛盾。(Shutterstock)

面對矛盾的領袖

校長在學校工作中不能避免矛盾,校長需要學習與矛盾或衝突並存。校長和教師領導者需要做很多學習及操練來平衡和透過矛盾來融合領導和管理。

對於接受「矛盾」想法的校長,「二元思維」無疑來說,為他們開闢了新的可能出路。(Shutterstock)

校長如何面對工作中所遇到的矛盾?

雖然擁抱「矛盾」的想法聽來好像很奇怪,但可能是找到一個令人困惑的問題的出路。在學校裏,複雜的問題可能需要校長以平衡及雙焦點的角度方能成功解決:既有科技又有文化、既有管理又有領導、既有轉變又有穩定性。

毫無疑問,學校文化必須與家長和社區建立深厚而持久的聯繫。 透過建立聯繫,尊重、信任、認同和品牌,學校和社區就可以為着所有孩子的利益而發展強大的力量。(灼見名家圖片)

如何建立正面積極的家校合作關係

家長和社區關係透過對學校的聯繫、尊重、信任、認同和重視,深深地融入學校的架構,類似在商業世界中塑造品牌的過程。在商業領域,建立品牌的過程不單是一個企業的內部發展,還需要建立與客戶或顧客的聯繫。

身為校長和其他教師領袖經常在不同場合以令人難忘、容易抓住、引人入勝的方式表達學校的價值觀和信仰是有價值的事情。(Shutterstock)

校長是一個治療師 塑造學校良好文化

學校文化是穩定的,但不是靜態的,經常會發生變化,特別是當變化導致現有的文化結構磨損或解開,象徵性的傷口可能出現而會導致出現痛苦和困擾。學校領導可以在這些轉變中發揮關鍵作用。

雖然學校文化難以捉摸,學校領導如能更好地理解他們的學校不成文的規則、傳統、規範和期望,對帶領學校發展有莫大裨益。(灼見名家圖片)

學校領導如何解讀學校文化

學校領導必須理解他們學校周圍的社區文化,也須理解學校成員對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想法,才能有效地為學校把脈。學校領導試圖在未充分了解文化的情況下,改變文化將注定失敗。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