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啟榮

朱啟榮

香港大學教育博士,多間幼稚園、小學、中學校董,現任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校長,曾任多間中學校長、副校長。曾任津貼中學議會執行委員、黃大仙區中學校長會副主席、香港中學校長會執行委員及屯門區中學校長會秘書;並擔任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兼任講師。 過去連續三年,朱校長帶領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在2013、2014及2015年獲得香港最受推崇知識型機構大獎(Hong Kong Most Admired Knowledge Enterprise (MAKE) Award),為第一所本港獲此殊榮的中學,2014年度更獲全港首名得獎機構及榮獲亞洲最受推崇知識型機構大獎。
知識主要被視為需要經過認知思考過程產生出來,是一項人類智慧的實體(又可被編碼解讀)。(Shutterstock)

客觀主義知識論

「客觀主義」觀點認為,知識是一項可分拆及組合的實體,可以被編碼,也可以被不同人擁有,並在不同環境中使用。今期「教評心事」中,筆者將深入討論「客觀主義」(Objectivist)觀點。

我們身為校長可以從Morris校長的經驗中體會如何處理工作上遇到的矛盾。(Shutterstock)

面對矛盾的領袖

校長在學校工作中不能避免矛盾,校長需要學習與矛盾或衝突並存。校長和教師領導者需要做很多學習及操練來平衡和透過矛盾來融合領導和管理。

對於接受「矛盾」想法的校長,「二元思維」無疑來說,為他們開闢了新的可能出路。(Shutterstock)

校長如何面對工作中所遇到的矛盾?

雖然擁抱「矛盾」的想法聽來好像很奇怪,但可能是找到一個令人困惑的問題的出路。在學校裏,複雜的問題可能需要校長以平衡及雙焦點的角度方能成功解決:既有科技又有文化、既有管理又有領導、既有轉變又有穩定性。

毫無疑問,學校文化必須與家長和社區建立深厚而持久的聯繫。 透過建立聯繫,尊重、信任、認同和品牌,學校和社區就可以為着所有孩子的利益而發展強大的力量。(灼見名家圖片)

如何建立正面積極的家校合作關係

家長和社區關係透過對學校的聯繫、尊重、信任、認同和重視,深深地融入學校的架構,類似在商業世界中塑造品牌的過程。在商業領域,建立品牌的過程不單是一個企業的內部發展,還需要建立與客戶或顧客的聯繫。

身為校長和其他教師領袖經常在不同場合以令人難忘、容易抓住、引人入勝的方式表達學校的價值觀和信仰是有價值的事情。(Shutterstock)

校長是一個治療師 塑造學校良好文化

學校文化是穩定的,但不是靜態的,經常會發生變化,特別是當變化導致現有的文化結構磨損或解開,象徵性的傷口可能出現而會導致出現痛苦和困擾。學校領導可以在這些轉變中發揮關鍵作用。

雖然學校文化難以捉摸,學校領導如能更好地理解他們的學校不成文的規則、傳統、規範和期望,對帶領學校發展有莫大裨益。(灼見名家圖片)

學校領導如何解讀學校文化

學校領導必須理解他們學校周圍的社區文化,也須理解學校成員對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想法,才能有效地為學校把脈。學校領導試圖在未充分了解文化的情況下,改變文化將注定失敗。

克服學校負面文化問題並非易事,學校成員往往選擇繼續依賴消極及悲觀的一面,而拒絕尋找新的可能性或機遇。(灼見名家圖片)

學校如何改變負面文化

正面積極的學校領導減少負面文化的影響,可以大大減低負面文化對學校的破壞力,減低負面文化對團隊精神的削弱,逐步重建學校的意義和希望。

校長像某些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一樣,他可能在短時間內破壞悠久又完善的機構文化。(Shutterstock)

學校如何形成負面文化

學校文化惡化到負面的情況其速度可能會快或慢,但這些導致負面文化的行為最終會破壞學校的凝聚力,削弱團隊精神,侵蝕了學校的意義和希望。

無論是正面文化的傳遞者或是負面文化的傳遞者,都是普遍地在大多數組織文化中非正式出現,都是對學校文化的塑造有着舉足輕重的作用。(灼見名家圖片)

學校負面文化的傳遞者

負面的學校通常擁有一個負面消極的文化網絡,而其中負面文化的傳遞者背地裏在群體中燃起、傳遞及延續一種對現狀抱消極悲觀的觀感。

具有正面文化的學校,每天工作重點在於提升教學質量,不斷追求精進教學技巧。(Shutterstock)

學校文化如何影響學校運作

文化影響着學校的各個方面。文化可能影響教師在教員休息室的閒談、哪一類的教學法受到重視,如何看待教師專業發展,以及教師對學生學習的共同承諾。

羅振宇,綽號「羅胖」的,是付費知識型視頻節目《羅輯思維》創辦人,內地著名「知識網紅」。(Youtube截圖)

在知識焦慮時代的知識共享

雖然筆者認為知識應是免費的,筆者個人十分倡導「知識共享」的理念筆者對「知識網紅」的現象並不反對,還認為「知識網紅」的現象在內地社會將可以促進知識共享,令內地競爭激烈的社會更重視知識。

香港不少學校着力提升學生學業成績,然而學校忽略學生橫向共通能力的培養。(亞新社)

培育學生的橫向共通能力

學生的橫向共通能力就愈來愈不足,出現個人心理及情緒問題,影響學生日常的社交及人際關係,導致今天社會面對各式各樣的青少年心理及行為問題,學校及社會要付上沉重的代價。

香港中學生要參加中學文憑考試,主科考試成績至關重要,核心科目考試必須達3322以上的成績方能步入大學門檻。(灼見名家)

新加坡學生的升學出路

核心科目其中的中國語文科及通識教育科兩科的考試內容及方式令不少學生感到無所適從,難以有十足的把握。我估計如果學生有選擇,不少學生希望可以不用參加公開試而可以繼續升學就業,可是這在香港是不可能發生的。

校園的設置及教職員隊工的質素也都不相伯仲,這樣才能令每所學校成為學生、家長及社會大眾認為的好學校。(Pixabay)

新加坡的校園設施及師生

新加坡政府十分重視學校的師資及教師質素,政府規定只有最優秀的首百分之三十的應屆高中學生方可報讀教育學院,接受師資培訓,以保證當地的師資及教師質素。

領導者需要承擔領導推行知識管理的任務。(Pixabay)

領導推行知識管理

在上期「教評心事」曾向讀者介紹不同學者對知識領導的角色的一些研究發現,讓我們了解知識領導的重要性。今期希望能在此向讀者更深入介紹知識領導者如何承擔領導推行知識管理的任務。 Viitala(2004)將知識領導定義為領導者在機構目標的學習過程中支持其他成員的方式(Stogdill 1974)。Viitala(2004)使用「領導」的概念來指在任何機構層面有下屬的人。 知識領導者的任務: 知識領導者制定學習的目標,建立願景,識別知識差距Knowledge Gap,制定機構的策略和目標,及時反饋並作質量測量,闡明利益相關者的需求; 塑造機構文化,以提供條件支持成員在安全的環境下進行學習; 支持學習過程,提供機會以促進成員獲取工作經驗以成長及反思; 領導者作為榜樣,鼓勵成員學習及持續發展。 知識領導者的向度(參考Viitala 2004, 537)   Capshaw和Koulopoulos(1999)認為,機構需要知識領導者來克服在大型機構內分享知識的自然障礙。這是知識管理的本質。當今大部分知識型機構已經意識到若機構要達成業務目標,並滿足客戶需求,甚至提升機構效能,機構必須推行知識管理,以促進機構成員間能分享在工作過程中所累積的最佳實踐經驗(Best Practices),而不僅只是應用創新科技。若機構要推行知識管理,機構需具備開放的文化以開放溝通渠道來促進成員間的彼此分享。此時,知識領導者責無旁貸,必須適時塑造機構文化,制定措施激勵成員間進行知識共享。 不同學者提出很多各式各樣的知識領導者的角色和任務。筆者嘗試從以往所介紹的論著,總結數點普遍於文獻中經常出現的核心的知識領導者的角色和任務,以構建筆者認為的知識領導的模型。筆者從文獻中確定三個核心的知識領導者的角色和任務: 建構知識遠景 筆者綜合Lakshman(2008)所提及的「知識遠見能力」和Viitala(2004)的「領導者作為學習方向制定者」的兩項特徵。知識領導者認識到知識管理的重要性,明白知識管理可讓他們的機構發揮更高的績效水平。這些知識領導者透過制定其機構或單位的願景、策略及目標,訂立機構方向和聚焦哪些核心問題可以通過額外的學習來解決。 促進機構進行學習 筆者引用Viitala(2004)有關「塑造機構文化創造者」和「學習過程的支持者」的兩項特徵。這些領導人提供條件支持成員在安全的環境下進行學習。他們扮演類似教師或教練的角色,在工作過程中給予成員提供協助及指導,讓成員在工作過程中評估、反思及總結他們的經驗。 作為知識分享模範 筆者綜合Lakshman(2008)所提及的「領導者的知識角色建模能力」和Viitala(2004)「領導者作為學習模範」的兩項特徵。知識領導者以個人身份參與日常分享信息的過程,並且更刻意建立具規模的信息網絡以促進成員學習和發展。 筆者綜合不同學者有關「知識領導」的研究後,總結出提出一個知識領導的研究概念框架如下: 知識領導者核心能力的理念架構(參考Nonaka, Toyama and Konno,(2000), Viitala(2004)and Lakshman(2008)   上文已簡介知識領導者核心能力的理念架構,下次將再具體向大家介紹其詳細內容及從文獻找出支持有關理念的證據,期望再與大家分享。 參考文獻 Capshaw, S. and Koulopoulos, T.M.(1999). Knowledge Leadership.  Information Management Magazine, May 1999. Retrieved on 14th December, 2011, from http://www.information-management.com/issues/19990501/20-1.html, Lakshman, C.(2008). Knowledge Leadership: […]

知識領導的理念

知識領導的理念

筆者期望學界有更多教育工作者尤其是校長更了解知識領導的理念,運用校長本身的領導能力,按部就班地推行知識管理,學校的效能必然會有所提升,學校的整體表現亦必然會有所改善。

教師學習就是團隊的學習

教師學習就是團隊的學習

教師個人專業發展與團隊的專業發展是互相關連的,學校的整體教師團隊的專業成長需要個別教師在其中參與,另一方面,個別教師亦需要從團隊所塑造的文化之中,以促進個人驗證所獲的知識在所處的學校處境中應用。

如何建立知識管理系統?

如何建立知識管理系統?

筆者介紹知識管理系統的基本理念,以便讀者對知識管理系統有初步了解。筆者期望有更多學校認識知識管理的重要,願意投入資源發展知識管理系統,建構及凝聚整體機構的知識,機構方能持續發展。

知識管理的理念

知識管理的理念

不少學校在知識管理方面,未能深入了解及未有具體想法,令學校往往做得不好。 其實,學校是處理知識的機構,教師間存在着大量的內隱知識。

學校為何要進行知識管理?

學校為何要進行知識管理?

今天的學校正面對着社會的急劇變化,社會對學校的期望愈來愈高。世界上不少地方都進行着大大小小的教育改革,教育政策不斷革新以迎接社會變遷。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