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劍虹

朱劍虹

香港蘭藝會會長、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教師協會會員、立法會綜合大樓教育設施評審委員會及公民教育活動意見小組成員、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委員。朱氏退休前為中學副校長,曾在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前香港教育學院、香港教育城從事中學教師培訓、教學研究及顧問工作。先後獲第一屆及第十屆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嘉許狀。
豆蘭屬的原生品種超過2000種,主要分布在熱帶樹林中。

種好豆蘭

豆蘭屬(Bulbophyllum)坐擁2000多個原生種,交配種亦層出不窮,當中必有幾款的造型能引起大家的興趣。

鶴頂蘭(Phaius)屬於大型的地生蘭,非常容易栽種。(灼見名家製圖)

種好鶴頂蘭

鶴頂蘭的花季在春天,它容易栽種,又容易長花。開花後花姿優雅,隨風擺動時真的像一隻隻仙鶴降臨府上,很值得推薦。

石斛蘭除了有藥用價值外,其觀賞價值亦非常高。(灼見名家製圖)

種好石斛蘭

有時在花墟買蘭花時,那些蘭花未必附名牌,那你不妨向店員查詢,好讓自己知道該株蘭花是屬哪一類,栽種時便會更懂得控制溫度和濕度。

照顧這些原生種蝴蝶蘭,宜用「板植」方法,可避免因澆水太多而爛根。(灼見名家製圖)

原生種蝴蝶蘭

原生種蝴蝶蘭的花期長,容易照顧,又適合香港的氣候,加上不少的植株都屬小型,對光照的需求不多,因此非常適合香港的家居環境栽種。

石斛蘭屬﹙Dendrobium﹚是樹蘭亞科的成員,拉丁學名Dendrobium源自希臘語,dendro意思是樹木,而bium就是生長的意思,換言之,此屬是附生在樹木的蘭科植物,故特別適合人工戶外種植。

植蘭逸趣

由於不少人相信石斛蘭屬有藥用價值,故野生石斛蘭一直是採藥人士的採摘對象。因此,要在香港野外觀賞野生石斛蘭殊不容易,雖不至於緣木求魚,但亦不啻大海撈針。

蘭花生長期需防止溫度太高,引致植株休眠,影響發育及導致病蟲害發生。(Shutterstock)

蘭花攻略之賀年蝴蝶蘭復種方法

每年農曆年過後,經過垃圾收集站,必定見到不少桃花、年桔及其他年花被人棄置。蝴蝶蘭植株細小,栽培環境要求簡單,希望本文可以為大家提供一個參考,令大家在復種過程中享受種植樂趣。

寒流下犧牲的豆蘭。

蘭花防寒攻略

當預知氣溫在10度以下,最好先把單莖類蘭花及豆蘭用報紙包好或覆蓋,再用膠膜包裹。報紙的功用除防寒之外更可吸濕,以免植株因表面有水氣而凍上加凍。

筆者(左)在昔日香港大學本部大樓中文學會SOC房留影。

我在香港大學中文學會的日子

港大中文學院成立逾90年,曾孕育了不少醉心漢學的知識分子,而中文學會亦剛好成立了90年,多年來一直秉持「溝通中西學說,別其異同,辨其得失」的宗旨,肩負維繫系內師生關係的責任。

南洋地區一直稱蘭花為「胡姬」,是Orchid的音譯。

蘭遊世界──新加坡國立植物園篇

新加坡植物園於2015年7月4日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名錄的世界文化遺產,植物園內的國立蘭花園更是蘭迷必去的景點。筆者之前曾兩次前往參觀,今趟再往新加坡,仍然預留了時間前去參觀。

(圖七)束花石斛(Dendrobium chrysanthum)

蘭遊世界──神州系列之西雙版納篇

西雙版納是傣族自治州,與泰國清邁、緬甸景棟、老撾琅勃拉邦齊名,被稱為南傳佛教的四大中心之一。州內每一村寨,必有佛寺,寺內遍種老樹,為野生蘭花提供了一個免受城市化滅絕的庇護所。

筆者為了探索野生蘭花,走到西澳最西南的尖端。

蘭遊世界──澳洲系列之西澳篇

退休後兩載,先後在亞洲(廣西、台灣、馬來西亞及菲律賓)、美洲(秘魯及厄瓜多爾)及歐洲(英國、奧地利及德國)進行野蘭考察,今次前往澳洲珀斯,跟朋友租車自駕遊,在Margaret River進行考察。

2017台中「亞太無形文化資產論壇」開幕禮。

非物質文化遺產教育回顧

「以區為本──長洲區非物質文化遺產探究課程」希望學生不單止能走出課室,更希望透過跨學科課程,帶學生走進社區,讓他們從不同學科角度了解社區文化,並重新注視過往忽略了的傳統習俗。

山下哈爾斯塔特湖風光如畫,但筆者目光卻只在腳下尺寸之間。

蘭遊世界──歐洲系列之奧地利篇

哈爾斯塔特是奧地利皇家貴族最喜愛的避暑區。當地鹽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鹽坑,亦是遊客必遊之地。筆者也不例外,想不到「到此一遊」的同時,竟發現是次歐洲之旅的第一株野生蘭花──手參。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