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蓁

周光蓁

音樂歷史學家、兼任樂評、音樂節目主持等。早年畢業於美國夏威夷大學,主修中國近現代音樂史。2003年以北京中央樂團發展史獲頒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遊走於學術研究及中英傳媒寫作,先後出任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副所長、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藝術及文化課程主任,曾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北京中國音樂學院等。亦擔任《南華早報》資深作家、書評編輯。現任《《亞洲週刊》音樂評論專欄作家、香港電台第四台樂評、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明儀合唱團名譽顧問等。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香港管弦樂團四十周年誌慶特刊》、《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
演奏廳只安排約30人觀賞,其中包括熟識高科技的閻總監。(作者提供圖片)

疫情5G直播向前輩致敬

上月最後一個周末,香港中樂團首次在其演奏廳以5G直播《心樂集──向樂壇前輩致敬》音樂會,讓樂迷安坐家中,亦能體驗中樂的韻味與感動。

1970年,林克定成為香港管弦樂團首席。(作者提供圖片)

送別港樂創團首席

林克定1970年移居香港,隨即以樂隊首席身份參加大哥林克昌擔任總監的香港管弦樂團。四年後港樂職業化,林克定的功勞不少。

當晚演出一大亮點,就是重演他上世紀20、30年代成長時流行的爵士大樂隊形式。(YouTube影片截圖)

紅館萬眾慶榮休

96歲郭利民(Uncle Ray)榮休,於紅館舉行盛典演唱會,一再創下最長壽電台節目唱片騎師的健力士世界紀錄。

源漢華(右)與費明儀合照。(作者提供圖片)

香港音樂前輩文獻展覽

原名源漢華的東初老師,可說是香港音樂的活字典,一身兼指揮、作曲、教育、樂評多職,為香港音樂文化的發展,尤其是與內地音樂交流,貢獻良多。

如果小交像港樂,指揮獲恩准隔離12天就放行,颱風前早已曲終人散。(香港小交響樂團Facebook圖片)

颱風下音樂會告吹

最初說黃昏前後考慮取消8號風球,以為演出還有機會進行。可是先後改為晚上取消及維持到午夜。作為聽眾,音樂會取消,退票了事。但作為演出單位,血本無歸之餘,還要安排退款。

指揮家廖國敏(左二)獲選本年度十大傑青。(十大傑青Facebook圖片)

香港十大音樂傑青

廖國敏的成就不止於香港音樂界,還走出國際。他在巴黎國際史雲蘭諾夫指揮大賽得獎後,獲委任費城樂團的助理指揮,那是華人指揮的首次。

告示寫得不清楚。第二句是典型的畫蛇添足,為第一句做成混淆。(作者提供圖片、康文署圖片)

音樂廳內拍照新發展

主辦方可以選擇歡迎拍照,前提是不影響他人。近日香港聖樂團、港式歌廳《撈鬆》演出前,都宣布歡迎拍照。不受監視的享樂,多好!

近日關於梵志登抵港後有沒有完成隔離,引發不少議論。(港樂圖片)

從港樂總監辭任紐約愛樂說起

香港管弦樂團音樂總監梵志登指出,新冠肺炎改變了他對「自己前途、人生和家庭的想法」,宣布2024年離任紐約愛樂樂團總監一職,到時他會否留任港樂有待宣布,但看來機會不大。

羅忠鎔是中國首位現代技法的作曲大家。(灼見名家製圖)

悼念作曲一代宗師

創作與培育同樣成果豐碩的作曲大師羅忠鎔9月2日在北京辭世,享壽96歲。他的作品,早於1948年創作的藝術歌曲,由著名女高音周小燕在上海首演。

李心草曾於2000及2006年兩度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演出。(香港小交Facebook圖片)

國交新團長的香江樂緣

剛滿50歲的李心草9月初正式以團長兼首席指揮身份帶領中國交響樂團演出。期待這位曾與香港管弦樂團及香港小交響樂團多次合作演出的指揮家,有機會再來港演出。

如今難道是為了持票者而維持同樣票價?如果是這樣,那就未免太僵化離地了。(香港管弦樂團圖片)

從港樂$980門票說起

票價的問題,大部分港樂成員並不知情,得悉後都很吃驚。但他們更關心的,是梵志登來港後獲豁免,不用完成隔離就開始排練,去年全團到竹篙灣強檢隔離的噩夢,揮之不去。

《美樂集》最後一期「感謝」一頁。(港台網頁截圖)

告別《美樂集》

隨着70年代經濟起飛,帶動藝術節、職業藝團相繼成立,港台美樂第四台亦應運而生。然而當《美樂集》90年代創辦,傳統報章音樂版卻逐一萎縮。

香港文化博物館新設了一個名為「瞧潮香港60+」的常設展。(灼見名家製圖)

再談香港音樂資料館

上月辭世的香江首席藝評周凡夫,十幾年前捐贈幾批音樂資料給中央圖書館,到了這一刻還在處理中,上架遙遙無期。他餘下的全部資料,從接收到處理豈非要等幾十年才得見天日?成立音樂資料館該是時候提上日程了。

二戰前後,是香港粵劇、粵樂的黃金時期,各戲班留下輝煌史績。(Shutterstock)

眾盼香港音樂資料館

上世紀7、80年代隨着經濟起飛,職業藝團百花齊放,流行樂壇星光熠熠,文化中心、文娛中心拔地而起。整個過程留下不少音樂資料,可是沒有一座專門的資料館,恐怕資料隨着日子而流失。

中文名字的英譯應該保持原來次序。(Shutterstock)

姓名,不是名姓

中文名字的英譯需要標準化,但不應該機械式的跟隨西方先名後姓。其實外國對中國傳統並不陌生,如果不懂,可以看看歷史,毛主席、周總理等英文名字,從來姓氏先行。

屈指一算,70年代中出道的他,擔任「民歌壇主」已經超過四十年。(圖片來自Kkbox的唱片封面)

城市民歌達人再重聚

宣傳提到的新歌,是區瑞強的最新個人單曲《總有緣》,由他本人親自填詞。其中一句: 「那歲月快如擦肩,依然愛未變」,相信道出不少人的心聲。

由Culture For Tomorrow舉辦的「尋找你我他的皇都」展覽內貌。(Culture For Tomorrow圖片)

走進璇宮時光隧道

經過幾個月的籌備,一項名為「尋找你我他的皇都」展覽近日出台,將從前戲院商場內餅店、皮鞋、洋服等商舖,逐一改建為主題單元,有系統地展示昔日的皇都戲院。

1981年陳培勳回港定居,任教於浸會學院,同時為中、西樂團譜寫作品。(網絡圖片)

傳奇作曲巨匠百年祭

陳培勳不顧戰火漫天,隻身北上入讀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完成後在重慶的中華交響樂團出任低音大提琴手,其間結識李凌,為日後在中央音樂學院共事創造條件。

50年代,他創作大量電影配樂、歌曲。(網絡圖片)

遙念草田百歲

原名黎觀暾的黎草田,1921年4月20日出生於越南西貢市,明天正好是百歲壽辰。他的文藝人生,從抗戰歌曲,到電影、合唱,都記下時代烙印。

相信很少人會預料,首部疫後演出的完整歌劇,由香港演藝學院創造歷史。(作者提供)

難得一見的口罩歌劇

台上所有演出者全程戴着口罩演唱,連單獨在台右方的古鍵琴手也口罩不離。這大概是歌劇演出史的首次。各人迎難而上,勇氣可嘉。

西九文化區內,「自由空間」一字欠奉。(Shutterstock)

「自由空間」何處尋

在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觀賞別人演出後,赫然想起長路漫漫重走一遍。回到家裏已經是午夜,步行超過一萬步,可以接種疫苗了。

港樂全團演出則有待本周五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的《藍色狂想曲》,那是去年底以來首次為現場聽眾的演出。(香港管弦樂團)

姍姍來遲的旗艦樂團

劉元生主政的11年,香港管弦樂團事無大小都由他關注拍板,包括選任音樂總監梵志登、開除林丰等,且看主席易帥後會否把樂團恢復以音樂藝術為先的管理。

聽眾從音樂廳四散回家,手上的場刊就成為流動宣傳,加上各演出、贊助者芳名記錄其中,如此效益,值得投資。(左:香港舞蹈團,右:作者提供)

再談電子場刊

疫情作為非常時期,電子場刊作為非常手段,那是可以理解的。但紙本場刊所擔任的角色,可以說是音樂會作為一個感官藝術體驗的一個組成部分,是現階段技術水平的電子場刊沒法代替的。

以此文祝願李我叔、蕭湘姨健康長壽,期待早日見面暢敘。(劉天賜Facebook)

疫情下廣播元老近況

廣播界伉儷李我、蕭湘曾因廣播結緣,其後攜手走過70餘年。疫情下,二人在院舍足足「困」了一年,不過生活依然平靜溫馨,98歲高齡的李我先生更是精神不錯。

台上除了近60位樂師以外,還有一面橫跨舞台十米高的大屏幕,展示由李秀恆博士去年在非洲拍攝的作品,其中從直升機往下拍的飛鳥圖,猶如天外有天。(香港樂團Facebook)

耳聞目見的天空貝多芬

在限聚令再一次收緊下,萬幸「天空交響曲」音樂會如期順利進行。11月16日的首場演出,文化中心罕有地熱鬧,到場人士戴着口罩,彼此相認,猶如久別重逢,笑聲處處。

皇都戲院是一所電影院,但播放電影並不是它的全部。(灼見名家圖片)

倖存瑰寶輝煌再現

大地產商豪擲幾十個億,保育一所位於黃金心臟地段的老戲院,幾乎前所未聞。所要致力重現的輝煌,具體是怎樣的輝煌?

確診的低音單簧管樂師艾爾高,其實他的感染是否跟樂團工作有關也不確定,但卻牽連全體樂師。(網絡圖片)

從港樂後台說起

香港管弦樂團近日因為一位樂團成員確診新冠肺炎,導致全體近百樂師被強行送至大嶼山竹篙灣檢疫中心隔離14天。在微信有人貼出樂團全體隔離後加了一句:「後台50多人也送隔離了」。事實是這樣嗎?

廖國敏臨危受命,指揮一套全新曲目,還要提前回港隔離14天,趕及排練。(廖國敏Facebook Page)

疫情與音樂競賽

隨着疫情在香港紓緩,近日似乎不少音樂家願意來港隔離14天後演出。上周為香港管弦樂團新樂季揭幕演出的指揮廖國敏便是其中之一。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