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錦明

余錦明

持有文、理、商、社會科學、教育學位及哲學博士,他以多元的形式服務香港、澳洲及紐西蘭教育界。不時穿梭三地,於不同地方參與當地的教育服務。余博士現時為澳州芬蘭教育機構執行董事,在澳洲致力推行幼兒教育及師資培訓工作,並安排不同亞洲地區的在職幼師到澳洲進行專業發展及行政管理工作交流。此外,余博士亦身兼紐西蘭Auckland International College之學校發展職務,並透過多邊合作的方式在不同國家進行國際文憑課程組織(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課程的實踐。各位如欲與余老師聯絡,可電郵至kenyukamming@yahoo.com。
童年是一個讓孩子進行個別化學習和發展的窗戶,學習的速度一點也不重要。(作者提供圖片)

在澳洲實踐芬蘭教育的三步曲

混齡組別教育模式對兒童發展帶來多方面的好處,包括培養兒童的主動性及領導才能,讓學生明白個人的獨特性,讓學生培養合作精神,建立自信心和發展創意及解難的個人特質。

近日不少香港人都在談論如何在外地「軟着陸」的話題。無論是在外地做回本身的行業,或是透過轉型甚至從商以達到軟著陸和安居樂業的故事,都是香港人很想知道的事情。(Shutterstock) 

在澳洲勇闖幼兒教育路的香港教師

移民外地確實是一條不容易走的路,每個人要在外地安居樂業,都可能需要付出一些努力和代價。筆者希望藉著本文提及的三位主角的故事,去勉勵一些有意移居澳洲或其他地方的教育界同工及其他行業的朋友。

在澳洲,每名小孩的活動空間必須有100呎以上,大約是香港小孩的5倍左右。(作者提供)

澳洲辦學趣聞

筆者於數年前開始在澳洲營辦幼兒中心暨幼稚園,數年間在各地開辦了多個園所,期間亦有不少有趣見聞,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跟大家分享。

展望未來,我們希望能更進一步HEI schools Emerald Early Learning Centre的教育服務素質及塑造更以人為本的學校文化,令到這所綠寶石幼稚園繼續閃耀。

我們的綠寶石幼稚園

Emerald是幼稚園所在地,墨爾本Emerald 區。Emerald 的中文意思是綠寶石,這個區充滿着一片翠綠的林木,跟綠寶石這個名字也相當吻合。

澳洲的ACECQA似乎非常重視持海外幼教資歷人士的英語能力。(Shutterstock)

淺談澳洲幼兒教育資歷評審機制

要在澳洲從事幼兒教育工作,有關人士亦可進行相關職系的技能評估,如要申請成為合格幼兒教師,AITSL目前只接受IELTS 7.5分成績或留學英語國家達到四年或以上的申請人。

不同年齡的人士走在一起,既可以領略終身學習的樂趣,亦可讓小孩學習尊重長者,促進社會和諧。(Shutterstock)

長幼共融在芬蘭

最近筆者到訪了芬蘭赫爾辛基市及Oulu兩個城市,筆者更有幸參觀當地的長幼共融社區設施,令筆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位香港教育工作者移民澳洲的故事

人到中年移民澳洲,感覺無法伸展這一番抱負,每每想到這樣的艱難處境,情緒都不免有點低落,但面對現實的重壓,我並沒有沉浸在挫敗中無法自拔,當時的我一直在思索可行的出路,汲取經驗教訓。

我們的園所較重視教師的專業自主空間,故亦給教師較多的預備時間,令大部分應徵者滿意。(作者提供)

在澳洲何處尋幼師?

在澳洲尋找理想的幼教人才真的令人充滿希望,亦帶有一點點失望。我們倒希望能夠想出一些辦法,以求能解決這裏的幼教人才斷層的問題。

筆者有幸地在澳洲Geelong市找到一幅佔地約3萬呎的地皮,興建夢想幼稚園。(Wikimedia Commons)

澳洲開辦幼稚園的考驗

創校的工作並不容易,但每想到能在異地創作一片新天地,能有機會編織出一個個教育夢想,筆者行出這一步時仍感覺到充滿希望和喜樂的。

我們在未來數月將會盡力完成學校的興建、裝修、學習環境的設計及校園植物的種植工作。(作者提供)

在澳洲建造夢想幼稚園

大約一年多前,筆者便開始着手在澳洲開展幼稚園業務,我們先跟相識的朋友合股,學習基本的幼稚園營運知識及實務,接着便開始全面接手現成的幼稚園。

澳洲政府每6個月便會重新評估不同國家和院校的風險程度。(Pixabay)

淺釋澳洲的簡化學生簽證制度

大約兩年前開始,澳洲政府推出了簡易學生簽證申請程序。以政策針對學生所來自的國家和所入讀的院校來決定個別學生是否能豁免提供財務資料及英語能力證明文件。

墨爾本皇家展覽館,建於1880年,是澳大利亞的世界文化遺產之一。(Wikipedia Commons)

在澳洲經營幼稚園經驗分享

筆者機構透過入股方式,參與第一所幼稚園的營運。接着以收購的方式,開設第二所幼稚園的計劃。筆者知道經營幼兒教育的路不容易走,但考慮到這門行業的意義及個人的興趣,仍希望能努力走下去。

考菲爾德文法學校(Caulfield Grammar School)是一所澳州墨爾本的私立學校。澳洲人與香港人一樣修讀六年中學,名為7年級至12年級。(Wikipedia Commons)

加速學習課程照顧學習差異

香港政府一直以來都把大量的資源投放到中學教育上,而澳洲維多利亞省的加速學習實施經驗,作者認為這是值得參考的,既減輕課程上的學習差異問題,又給予學生選擇的權利和義務,提高學生對學習的重視。

孩子歡天喜地在雪地上邊玩邊學。(圖片作者提供)

在風雪中再看芬蘭教育

學習的基礎乃是體驗,讓學生在教師指定或設計的教學環境下學習,先投入參與再進行分享、提問及引導,可讓學生一步一步地建構知識,讓好奇心慢慢變作對世界的理解及看法,甚至是一些幫助別人的意願和行動。

中國學前教育的現況及缺口

中國教育向來較着重九年義務教育,即小學一至六年級及初中一至三年級的發展。對於學前教育,多年來只着重設置一年制的學前班,並為5、6歲的小孩子提供入學前作一年的準備。這種政策的方針自然地對2–5歲的幼兒園發展留白,於是地方政府和私人機構的辦學提供各自各精彩,造成百花齊放的現象   幼兒教育的巨大變化 中國政府自2010年12月1日開始對全國的幼兒教育重視起來,加上2015年起開放二胎政策,中國的幼兒人數、幼兒園數量、國家經費投入及幼教從業人數都正在出現重大的變化。首先,從全國的幼兒在園人數,2009年是2658萬,但到2014年己增加至4050萬,到2020年,幼兒的在園人數將攀升至5500萬左右。在十年左右的時間,增幅超過一倍。幼兒園數目方面,它們的總數卻不只是一倍增幅,而是由2009年的13萬8千所幼兒園攀升至2020年的30萬所幼兒園,當中重要的變化是不少幼兒園的每班人數不斷遞減,以提升教學質素所致。   幼師數目六倍增,國家經費十五倍增 幼兒及園所數目倍增的背後,更牽動了幼師數目的六倍增幅。在2020年,全國幼師數目將超過300萬人,這數目是2009年幼師總數50萬人的6倍。而另一方面,國家對幼兒園的經費投入亦將由2009年的256億大幅增加至2020年的大約4000億。這個增幅可算是相當驚人。   增幅背後的危機 然而,幼兒在園人數、幼兒園數目、幼教從業員及經費等指標出現劇增的背後,整個中國幼兒教育體系卻出現種種的不健全。每年新增300至500萬幼兒的背後,整個支援體系亦出現配套跟不上增長的困局。這困局背後的其中兩個因素是,幼師的工資偏低,無法吸引優秀的青年進入行業。此外,幼師培訓課程歷時三數年,但卻多流於理論性高,實用性編低的情況,其主要原因是不少高等院校在尋找學生實習方面出現困難,最終只有把原定安排讓學生實習一年的計劃,縮短為四至五個月。   短期實習無助學生提升專業 實習期過短的現況讓學生無暇對實習機構及多個年級的幼兒教育課程進入深入的了解及作出有深度的實踐。在教育及其他專業上,流行一種叫行動學習(Action Learning)的專業學習模式。受訓都通過計劃、實踐、反思及再計劃、再實踐和再反思的學習階段,以求全面掌握專業的技能(如課堂管理、教學及課程設計等)。若整個實習過程能長達一年,學生便可進行兩個學期的計劃、實踐和反思等階段的學習,而「再計劃、再實踐及再反思」的過程將能落實。反過來說,這個「再學習」卻難以在四至五個月發生。 除學習週期的問題外,單一學期的實習亦較難讓準幼師學習教導不同年齡段的學生,縱使能安排學習教導不同年齡的學生,亦似乎難於進行有深度的學習體會,最後只會流於走馬看花,無法紥根學習及未能掌握教導不同年齡段學生的精髓。 在學習深度以外,參與實訓的準幼師亦較難以從多名導師身上學習不同的教學及工作風格,最終只能師從一至兩位實習導師,在工作體驗上,只能「一師定型」,在表現的評核上,亦只能「一師定生死」了。 筆者相信中國的幼兒教育質素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幼師旳質素,而教師的職前培訓仍一重要關鍵。故此,實訓時間不足的問題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中國幼兒教育的發展。 0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