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華

王文華

台大外文系畢業,史丹福大學MBA。在華爾街和東京工作五年,回台後曾任迪士尼電影公司行銷經理、MTV電視台董事總經理。曾與趨勢科技的董事長張明正,共同創辦若水公司,投資社會企業。成立創新拿鐵媒體,並幫助台灣創新、創業的案例,走向國際。 著有《蛋白質女孩》、《創業教我的50件事》、《A+到A咖》、《空著的王位》等書。
最終會在乎我們的人,是最初就在乎我們的人。(Shutterstock)

從開門,到關門

好的教育為我們開了很多扇門,我們也把握機會,迅速鑽進門內。一扇門,引導到另一扇。我們步步高升,甚至有意無意地把別人擠到門外。但到某個階段,我們突然有了不一樣的發現。

當我辭去了那個職位,手機變得像殯儀館一樣死寂。打個包,轉過身,世界就不一樣了。(作者facebook圖片)

沒了名片,我是誰?

一年下來,我們都收到很多名片,也給出很多。過年前,總會整理一下。整理時我總問自己:沒了這張名片,對方是誰?而我又是誰呢?

冬雨和朋友,讓我想起「無常」。(Shutterstock)

無常,所以相依

天氣、健康、事業、愛情都無常,那就每天躺平?太無趣了。還是要打傘出門,好好活着。但多點借力使力、順勢而為。

新年,天際的煙火無比燦爛,腳下的落葉持續呢喃。它們在說些什麼?我聽不懂。(亞新社)

煙火燦爛 落葉呢喃

走在落葉上,腳底窸窸窣窣,聽起來是時間在跟我們細數,今年的大小事。此時才恍然大悟:啊,原來我們高估了很多事,也低估了很多事。當所有的事都落到地面,才看清它們的本質。

大人看到生活的機能,小孩看到生活的樂趣。(Shutterstock)

平分「秋」色

Uber叔叔?哪有Uber叔叔?原來他是指停在路邊的一輛摩托車,後座放着Uber Eats的綠色袋子。大人只看眼前,小孩看四面八方。

這個病,把人與人隔離。卻也用另一種方式,讓我們團聚。(灼見名家製圖)

團圓麵

人與人跟蝦米一樣,是會到期的。人與人也跟煨麵一樣,需要保溫袋。相見,其實有門檻。

真想不到養小孩有這麼多眉角。(Shutterstock)

我們都是初學者

學校沒教過怎麼做父母,別人帶孩子的成功經驗,可能有特定的背景:爸媽不用上班、爺爺奶奶幫忙、寶寶是天使、找到好保母……不是每個家,都有這些條件。當「園丁」,需要很多資源和後援。

每個世代,都像年輕時的我。急着離家、尋找新家、改變家,然後重新定義「家」。(作者提供圖片)

清明回家

「家」是什麼?「家」在哪裏?家人能團聚多久?「家」的土會灑向何方?清明假期,祝福每位朋友,安然回家。

送出鞋後的幾年,我的人生變得比較完整。老天給我很多禮物,填補了我很多洞。我得到許多,所以想送出一些。(王文華Facebook)

如何填補內心的「洞」

麂皮球鞋,就像任何昂貴消費:別人的評價,轉眼變天;給自己的快樂,迅速遞減。我在金融界看過財富的美好,希望台灣和甚至肯亞的人都能享受它。我在金融界也看過財富的貧乏,希望做一點事來填補它。

天命不是一樣「被找到」的東西,而是一樣「被創造」的東西。它不是「寶藏」,而是「尋寶的過程」。(Shutterstock)

天命不是「名詞」,是「動詞」

每個人都有天命,活着的意義就是去實踐那天命。我們都假設天命是一個「名詞」,是一件事情,像一個寶藏,靜靜地埋在某個神秘的地方,等着我們去挖掘。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天命其實是「動詞」。

紐約地鐵廣告有一點說錯了。匯率和人生不同的地方在於,匯率的好壞,有絕對的數字標準。但人對於幸福、好對象的定義,會隨着時間而改變。(王文華Facebook)

尋找真愛,就像尋找匯率?

我們把寶貴時間,花在尋找「最好的匯率」,忘了換外幣的目的,其實是要到國外好好玩一玩。就像我們把寶貴時間,花在尋找「最好的對象」,忘了找對象的目的,其實是要享受兩個人的人生旅程。

我想把這張照片寄給明麗,讓她看到,落到地面的美。(王文華Facebook)

落到地面,比開在天上,更美

我朋友從小是高材生,人生一帆風順,所以習慣優雅地停在高處看自己、看別人。婚姻的挫折,讓她摔到地面。但如今看來,這是她最大的福報。戀愛中的她,看起來仍像人生勝利組。只不過現在的勝利來自於返樸歸真。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