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

黃天

曾任記者5年,後赴日留學,畢業於東京法政大學。留日期間,半工半讀,參加了書法篆刻大師小林斗盦主編的《中國篆刻叢刊》40卷出版工作。1984年南歸,出任三聯書店高級編輯,先後主編《明式家具珍賞》、《明式家具研究》、《藏傳佛教藝術》、《中國歷代婦女妝飾》等經典畫冊,在海內外獲得多項殊榮。早年,黃天曾著有《日本事典》。近年撰著的《琉球沖繩交替考》(約30萬字)獲《亞洲週刊》評為2014年度十大最佳華文書,旋由北京人民出版社刊出內地版,現正在翻譯英文和俄文,備受各方關注。另著有《”起來!”我們的國歌》。黃氏筆耕不輟,就中日關係史而作的論文已發表50多篇。
梁啟超認為中國歷史古籍過於主觀而浩翰,非青年「力之所許」。(Wikimedia Commons)

歷史無處不在,學好它有何不好?

時下年青人常説:「歷史乏味,提不起興趣來學!」另一方面,很多老師慨歎:「社會複雜,資訊發達,對一些歷史事件無法理清,自己也迷惘,教起來倍感吃力!」,是為史海迷惘和學習中史的低潮現象。

《義勇軍進行曲》誕生於「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振起了民族魂,旋律跨越世代,成為不朽名曲,又幾經波折,歷經考驗,終於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不二之選。(亞新社)

國歌多從戰火來

來自烽火硝煙的國歌當然不止上舉之數,而我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也是誕生在隆隆的炮火聲中,其曲折迴環、壯懷激烈處,較之《馬賽曲》和《星條旗之歌》猶有過之而無愧。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