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鮑威爾

以耶倫在聯儲局及金融系統的名氣及經驗,以及鮑威爾相對遜色的背景,後耶倫年代的聯儲局,可能是再度耶倫化。(亞新社)

耶倫姨姨的抉擇

拜登在兩會沒有太大優勢,耶倫要周旋於兩黨,在開支及刺激經濟方案中取得足夠票數,固然是考驗。更大問題是,特朗普四出挑起貿易戰,財長在當中擔當很大角色。

特朗普一旦連任後,聯儲局的不確定因素勢將大增,相關風險宜及早對沖。(Shutterstock)

買債不止為對沖

觀乎目前有力挑戰特朗普的民主黨人選,似乎未成氣候,部分在貨幣政策寬鬆立場上,就更加之激。純粹一個陰謀論的話,市場已有一批投資者,買債不是對沖衰退那麼簡單。

聯儲局目前官方利率是2厘至2.25厘,局方委員所預測的未來中性水平則介乎2.5厘至3.5厘。(Shutterstock)

最懂轉嫁風險的人辦

鮑威爾上任未幾,不斷被老闆罵,亦未學會央行主管要有的模稜兩可發言技巧,令人同情。基於特朗普的負面形象,鮑威爾更易討好市場,但由於正值經濟周期轉角,其工作比耶倫更難。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