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經濟

其實KeeTa選擇香港作為企業「出海」的首選地,對於港府來說,可說是求仁得仁。(Shutterstock)

無聲的顛覆:從KeeTa說起

最令筆者嘖嘖稱奇的是,像KeeTa、淘寶等這種外來的破壞性創新,竟然反而能夠對香港長久以來最為棘手的既得利益集團,造成最大的牽制與衝擊。簡單來說,就是它們把香港的地產商與壟斷性資本搞到「雞毛鴨血」。

香港有中國作後盾,也有不公開的國家政策支持,為什麼不可繞過美國制裁,與受制裁的國家、企業來往呢?(亞新社)

擦邊球

美國沒落、非西方國家冒起是大勢所趨,今天美國制裁,明天可能便制裁不了。香港為未來的發展,也為分散風險,好應讓一些中小企業先行開發與俄羅斯等國家合作與交易,避免隨美國一起衰落。

107動力定期舉辦公共財政評論大獎和善用公帑報道大獎,本年部分得獎者大合照。

香港向左走向右走

如果社會的進步和人民的幸福可以透過政府簡單立一條法律就能達致,就不會出現政府破產和國家消亡的歷史教訓。欠缺了不同角度思維的哲學討論,香港的公共政策有步入單導向的危機。

作為一個美食都會,以香港擁有的米芝蓮餐廳及國際級酒吧,其他地方根本難望其項背。(Shutterstock)

香港旅遊業的震盪與迷失

其實我們也清楚,現在政府正處於一種臨渴掘井、藥石亂投的狀態,明顯是方寸大亂,因而除了數字掛帥之外,更同時採行一種諂媚式吸客救亡──覺得旅客喜歡什麼就給他們什麼,千方百計要留住他們。

北上消費與住在深圳出行香港的旅遊模式會成主流,有助抑制香港高昂的成本。(Shutterstock)

不生不死

香港政府與社會現時甚缺創新思維,拼經濟沒有新意,效果不佳,怎樣突破困境仍無對策。看來,至少這兩、三年,香港仍會苦於經濟停滯不前,縱有中央支援,看來還會是不生不死之局。香港社會與中央政府着急,但可怎辦?

今天,深圳適應時勢,放下身段,用廉宜的價錢、貼身的服務去賺香港人的錢。(Shutterstock)

深圳才是香港的真正對手

「山高皇帝遠」,深圳的長處是夠膽創新,位處邊陲。內地開放初期,第一波的地產和科技創業者都是來自深圳。半世紀前的深圳是一片農田,今天卻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商業城市,其中有不少是借鏡香港。

香港早已出現一種社團主義或「官商共治」的情况。(Shutterstock)

「創造性破壞」與香港制度

「愛國者治港」在排除政治爭議的同時,卻令社會變得高度政治化,與去政治化的目標背道而馳,亦與自由經濟學派所嚮往的香港存在重大落差。這是北京落實「愛國者治港」時未料想到的地方。

特區政府要代香港旅遊零售業向中央爭取哪些政策?(Shutterstock)

復活節旅遊零售還未復活

一連4日假期從內地和澳門訪港旅客較2019年同期減46%,香港居民前往內地和澳門卻增10%。此消彼長,強美元帶來價格效應及低迷樓市股市帶來財富效應,加上地緣政治,都不是容易解決的問題。

內外交困,香港也應該來一次思想解放,重新檢視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和獨特地位。(亞新社)

香港也要思想解放

在港英年代,港人的「共識」是沒民主但有自由;雖然手中無票,但港人卻可以百無禁忌,對政府施政放言高論。不過現在大家感到的卻是一股壓抑,一切要小心翼翼、好自為之的氣氛。表面的平靜,掩蓋不了社會內部的焦慮。

新加坡前外交部長楊榮文:失去美國支持 香港還有沒有希望? 新加坡已不把香港放在眼內? 習近平怎樣救了中國?

新加坡前外交部長楊榮文:失去美國支持 香港還有沒有希望? 新加坡已不把香港放在眼內? 習近平怎樣救了中國?

亞洲金融中心第一的位置屬於香港還是新加坡,幾十年來爭論不斷。而近兩年討論格外激烈,稱兩地競爭已見分曉?港經濟表現不佳與國家安全法有關?新加坡人是如何看待競爭的呢?讓我們一起聽聽新加坡前外長楊榮文的分析

這個Chubby Hearts首三日參觀的總人次,已經超過20萬,即平均每日大約67000人參觀,其中遊客的人數比例,保持在20%之上。(政府新聞處)

盛事經濟效益不容忽視

毫無疑問,社交媒體、網絡直播和短視頻等新興傳播方式讓香港舉辦的盛事迅速獲得全球關注,擴大城市影響力,鞏固香港作為國際盛事中心的地位。憑各類數字所見,Chubby Hearts是有不錯的效益。

然而由於香港的政治制度和文化的關係,令觀察與調整成為兩個可有可無的過程──大部分事情是先有立場和結論,令當權者必須無視一些客觀現實,很多事亦不由得他們去細想。(Shutterstock)

特區政府的決策赤字

無論是自身使然,抑或是外國的計謀,特區政府的決策循環的確是受到干擾。建制的最新一個說法是,目前股市萎靡是由於23條立法的關係。筆者希望這只是個權宜的說法,否則又再證明建制已深陷於自己想出來的論述之中。

新冠疫情期間,奢侈品行業巨頭不僅未受衝擊,營收及利潤強勁增長,市值更一路飆升,LVMH掌門人更一度打敗特斯拉(Tesla)的馬斯克,成為全球首富。(Shutterstock)

高端消費 重啟經濟

打造盛事之都有賴執行者誠意與功力,更重要是經驗與市場地位,否則隨時變成公關災難。搞得好,會起到帶頭作用,生命影響生命,香港要好像國際頂尖金融中心,如紐約、倫敦般,令人感覺是一個充滿賺錢機會的地方。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