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管弦樂團

講座後,9位得獎者以演奏表示感恩。(作者圖片)

情義之都的餘韻

接着演奏二重奏、三重奏等作品包括香港管弦樂團桂麗、沈庭嘉,香港小交響樂團李海南、蔡君賢,香港城市室樂團鄭陽、香港樂團雷麗麗等,讓在場的趙家後人恩惠不已。

香港聖樂團19日晚在香港大會堂上演一場紀念音樂會,作品是布魯克納比較鮮有演出的《安魂曲》。(Wikimedia Commons)

布魯克納200歲在香江

布魯克納誕辰200周年全球誌慶,香港作為國際都會,沒有相關演出將會很失禮,猶幸香港聖樂團即將上演一場紀念音樂會,《安魂曲》也是作曲家首次創作包括樂隊的一首早期作品。

另一場也屬必聽的,是上海民族樂團8月5日和6日的《海上生民樂》。(康文署圖片)

集大成的中華文化節

更有意思的是,1993年由周文中、彭修文等擔任名譽顧問的「中國音樂節」,請來各大音樂名家來港演出,其中正是湯沐海領導從北京來港的中央樂團。今夏大師重臨香江,期待藝術盛宴。

《合唱幻想曲》有一段小提琴獨奏,最適合讓尊貴的首席炫技一番。結果這段獨奏,以及開場帶領樂團調音的榮譽,由第一副首席梁建楓(左三)代領。

缺席與首席

最為意外的,是樂團多位首席的缺席,五個弦樂聲部只有第二小提琴、低音大提琴首席出席。管樂聲部方面,上半場序曲和合唱曲更只有單簧管首席在場,其他全部缺席。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團慶?

今年香港管弦樂團也剛好迎來職業化50周年,上周末進行紀念音樂會,以誌紀念圖中半世紀前1月職業樂季首場音樂會。(作者提供圖片)

「複刻」金禧音樂會

「複刻」二字加上引號,那是因為音樂會只演開場貝多芬《艾格蒙》序曲和下半場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中間《皇帝》鋼琴協奏曲則改為同樣是貝多芬的《合唱幻想曲》,音樂會也以該曲為主題,跟複刻完全拉不上關係。

貝爾在場刊形容,「五人一同參與……集體創作」,乃「音樂史上的壯舉」。

集體創作今昔

那是一個歷史時刻。《黃河》鋼協作為當時「革命樣板戲」之一,由資本主義第一大團在京畿演奏,意義不凡。可是問題正正出現在《紐約時報》一支樂評健筆。

紐約愛樂樂團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演出兩場,門票快速售罄。(作者供圖)

紐約愛樂樂團六訪香江

上星期,國際一級的紐約愛樂樂團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演出兩場。該團音樂總監是香港管弦樂團總監的梵志登,更巧合的是,他同時在明年離開二團,因此這次亞洲之旅也可以說是他的告別演出。

樂團資源珍貴,委約一首作品需要考慮對本團以至香港音樂文化的意義。(香港管弦樂團Facebook圖片)

樂團委約新作品

香港旗艦樂團約請本地卓越作曲家譜曲,以其藝術優勢,為新作品提供演奏平台,合情合理。綜觀全世界,絕大部分樂團委約新作品的,如非國際頂級作曲家,就是當地作曲家。

踏進音樂廳所見,為保持適當距離,2000多座位只開一半。(香港管弦樂團Facebook圖片)

港樂疫後重登舞台

走進久違了的香港文化中心,一種冷清的感覺撲面而來。儘管面對零星聽眾,港樂近百樂師保持高度專業。指揮一職由4位樂手客串,演奏前作講解及示範,過程一絲不苟。

如果小交像港樂,指揮獲恩准隔離12天就放行,颱風前早已曲終人散。(香港小交響樂團Facebook圖片)

颱風下音樂會告吹

最初說黃昏前後考慮取消8號風球,以為演出還有機會進行。可是先後改為晚上取消及維持到午夜。作為聽眾,音樂會取消,退票了事。但作為演出單位,血本無歸之餘,還要安排退款。

如今難道是為了持票者而維持同樣票價?如果是這樣,那就未免太僵化離地了。(香港管弦樂團圖片)

從港樂$980門票說起

票價的問題,大部分港樂成員並不知情,得悉後都很吃驚。但他們更關心的,是梵志登來港後獲豁免,不用完成隔離就開始排練,去年全團到竹篙灣強檢隔離的噩夢,揮之不去。

確診的低音單簧管樂師艾爾高,其實他的感染是否跟樂團工作有關也不確定,但卻牽連全體樂師。(網絡圖片)

從港樂後台說起

香港管弦樂團近日因為一位樂團成員確診新冠肺炎,導致全體近百樂師被強行送至大嶼山竹篙灣檢疫中心隔離14天。在微信有人貼出樂團全體隔離後加了一句:「後台50多人也送隔離了」。事實是這樣嗎?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