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教育

在近年社會動亂中,經歷新高中教育的一輩,顯示出的卻是缺乏基礎認知,分辨不了真偽資訊,光會喊批判思考,應了孔子「思而不學則殆」的讖語。(Shutterstock)

中小學課程必須徹底改革

世界大勢日新月異,教育亦要與時並進,這絕對無容置疑,更何況現行體制的諸多缺點,不勝枚舉,已確實為社會帶來負面影響,何不乘着大亂後,社會氣氛稍為緩和的時機,來一次大刀闊斧的除弊革新呢?

教協從工會轉變為政治團體,遠離專業,也摒棄專業。(教協Facebook)

教協歧途

教協走上歪路是司徒華將之政治化,與支聯會一起,為了議會選舉政治。司徒華自以為可恰當把持,不會失控。但他死後,支聯會與教協都同樣被激進政治所挾持。一是議員高薪厚祿的吸引,二是外力的滲入。

香港的運動員總體來說,就是謙虛求實、努力奮鬥的精神。(灼見名家製圖)

多元化出精英

不少運動員既是體育精英,也是「讀得書之人」,用一句通俗的話說,就是文武雙全;何詩蓓就是典型之一。反觀今天的教育方向,就是一種「倒模式」的設計,把年輕人的腦袋束縛起來,長遠來說,只會導致「思想便秘」。

國家安全教育課程遭受批評,但其對香港穩定、繁榮發展至關重要。

國家安全教育是謊言教育?

筆者認為國家安全教都是一些切合課程宗旨、建基於事實、合乎情理的內容,對加強新一代國家安全意識相信有一定幫助,也可以令學生認識香港與國家的緊密關係,從不同角度理解國家安全的知識,引起同學關心相關的時事。

對於學生學習能力的新發現,非常可貴,需要珍惜,希望不要輕易丟掉。(灼見名家圖片)

從疫情看到什麼?

離開了課室,給了教師一個機會,試驗各種讓學生掌握自己學習的可能性。這些試驗,並不一定馬上生效,也要準備會有失敗。但是疫情逼出來的嘗試,似乎並沒有普遍的挫敗。這是非常可喜的。

面對技能遠超學術需求的未來社會,精英教育的思古幽情,是否也應來個適度的調節?(亞新社)

教育發展的思古幽情

似乎自1977年起,教育真是一無是處了。但現實又是否真的這樣,這本就應看看你用什麼量尺來量度教育。歸根究柢一個評鑑準則,就是你想維持精英教育,還是迎着世界發展潮流,讓教育普及化。

這次的《施政報告》,從不同的角度,都在增加學校的人力資源。是非常可喜的一步。(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如今邁步從頭越

過去,有人說香港教育有點被荒廢了,「百廢待舉」。這份報告可以說是消除了這種疑慮。但是,下一步怎麼走?香港教育,要「上一個台階」,會是怎麼樣?

筆者80年代於一間南區第五等級中學教書,圖為筆者與該校領袖生的合影。

校園角力場

浮萍聚散匆匆,雪泥鴻爪,不知他們還有幾人記得他們的青蔥歲月?當年事跡,總是社會上的一個印記。回想這群學生的處境和表現,是誰之過?

星雲大師說:「凡問題,即必有解決方法」香港教育縱是千瘡萬孔,能否沉痾頓癒,關鍵還在堅持之心、不離不捨之精神。(Wikipedia Commons)

續談人間佛教與香港教育

很多家長不信任香港教育,送子女留學。如把海外留學只是作為一種替代品,替代以為無可救藥的香港教育,這種思維不單對學生將來的發展有窒礙、家庭乃至整個社會也會背負沉重的代價。

科大迎接25周年 五項主要工程上馬

科大迎接25周年 五項主要工程上馬

香港科技大學(科大)周一舉行2015傳媒春茗,超過20家傳媒代表出席。校長陳繁昌聯同學院管理層向傳媒拜年,並公布科大未來新動向。為迎接即將到來的25年周年誌慶,科大將開展一連串計劃,並於未來五年耗資15億港元,在校園開展五個大型基建項目,務求為進一步提升科大的學習環境及配套。

袁月梅博士:主流教育的角色是什麼?

袁月梅博士:主流教育的角色是什麼?

袁博士雙眼通紅道:「不少老師的子女也有讀寫障礙,有特殊需要。很多時候,老師們都說到流淚,他們有時間照顧別人的小孩,卻沒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小孩。我自己也有小朋友,自問也對他有所虧欠,因為我有時間教導別人如何當一個好媽媽,自己卻做不到一個好榜樣。」 她認為主流教育明顯有責任培育學生,但是必須做好分工,這樣才能令主流教育發揮其功能。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