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大學

筆者常謔說,直到今天學生是21世紀的心態,教師是20世紀的心態,家長更是19世紀的心態。(灼見名家製圖)

科舉與教育 中學與西學

即使到了今天,學生是21世紀的心態,教師卻是20世紀的心態,家長更是19世紀的心態。中國人的習慣,用「讀書」作為上學受教育的代名詞,相信讀書可以「育人」,我們應該如何理解、改善?

「一球兩制」是以中國和美國為主導的兩種力量對抗跟競爭。(亞新社)

東西方交流的三個歷史時空

「一球兩制」不可避免,「地緣真空」無法存在。地緣政治無法存在真空地帶,任何一個時期,地緣政治出現真空就必然有人填補。當中國變得強大時,中國必然施加影響力,中美之間也會搶奪真空地帶,所以對抗是必然的。

我們如何平衡行政效率和程序公平?(Shutterstock)

尋找公義的30年

法律往往涉及一些價值取向,有時候,我們未必同意最後的選擇,尤其是當案件會有超過一個可能和合理的選擇。有時候,我們慶幸我們只是律師,不需要作出艱難的決定。即使能達致公義,亦往往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左起:蒲葦老師、陳萬雄博士、賴慶芳博士、出版社洪永起先生同場介紹出版的新書。

經歷春秋寒暑

出版社因應時代之變化,科技之騰飛,目睹教學之變異,學習邁向影視聲畫,故欲突破傳統紙本書籍之樊籬,推出有聲「知」書,遙應明朝顧憲成「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之名聯。

我十分欣賞制定港大校訓委員會的成員,他們對中國文化有深厚的認識。(Shutterstock)

明德格物

港大的校訓是「明德格物」。「明德」和「格物」兩詞均早自《大學》,分別是三綱領和八條目之首,反映學習的過程是有明確次序:知之為始,能得為終。

張愛玲的香港大學學籍紀錄。(香港大學檔案館藏)

香港大學的張愛玲與許地山

張愛玲就讀港大時,新文學運動作家許地山擔任中文系系主任兼教授,其時中文系設在鄧志昂中文學院大樓,許地山的辦公室估計在二樓附有露台的房間。張愛玲有修讀許地山的課,兩位近代著名文人在香港首次接觸。

辛亥革命前後相率移居香港的前清翰林與1912年成立的香港大學,都為此時期香港的經學發展提供了推動者與駐足地。(Wikimedia Commons)

中國經學2000年的興衰

由於漢學的發展一直跟現實世界息息相關,是以它的實用價值長期受到社會各階層的廣泛肯定。因此,2000多年來盡心經學者有若恆河沙數,而他們的行事、思想、著述等都一一成為「中國經學」不容忽視的內容。

宮鵬(左)、申作軍出任港大副校長。(香港大學圖片)

立論要有理有節

我寄語未來社會棟樑立論一定要有理有節,要提出有力的客觀支持自己的論點,空洞口號式的聲明不能打動人心,不能令人信服,更暴露出逢中必反的思維。

許地山曾應聘出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負責全面改革課程。(灼見名家製圖)

許地山與香港大學

筆名落花生的許地山(1893-1941)是台灣台南人,學貫中西,1935年南來出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將課程全面改革,可惜數年後心臟病發身離世,享年48歲,英年早逝。哲人日已遠,典範長在!

Page 1 of 4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