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陶傑

伊斯蘭國點名批判塔利班,對美俄雙方均有利。(Shutterstock)

陶傑:俄羅斯的抉擇

任何病毒都會變種,變種後可以更難對付,殺傷力可以更大,確診人數更多。至於死亡多少,以印度 Delta 病毒而論,則又不必太悲觀。此所以一百年來,世界任何極端的思想意識形態,都是病毒。

通識科引起香港社會內部的政治紛爭,造成認知斷層,落在時代之後了。(亞新社)

陶傑:現實的選擇

一個考試制度如何設計,不是在於一個17歲少年學生能不能擁有學問,而是在網絡資訊爆炸,真假新聞不分、暴力和極端思想四溢的混亂狀態之下,學生非要提早擁有思辨和批判的能力不可。

1887 年出版的 Old and New London, etc 描繪了當時的倫敦交易現場。(British Library/Flickr)

陶傑:自由市場的國情因素

英國手上的歷史皇牌,就是亞當史密斯「國富論」創立的自由市場經濟。但同時英國劍橋的經濟學家凱恩斯也首倡行政計劃經濟。英國是一個「左右搏擊」的國家,自由與計劃並重,視乎形勢,可靈活交替運用。

賠償問題,雖然有美國帶頭,恐怕只是政治姿態。圖為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左)與美國總統拜登(右)。(美國總統Facebook圖片)

陶傑:追究病毒責任的變局

要論向中國索償,無疑太遙遠。美國需要做的,是國會先舉行公開聽證會,就病毒來源是否美國國防部批款、被達扎克濫用,由國會聽證會類似審查前總統甘迺迪被刺案一樣,提交一份跨黨派的報告書,然後才是討論賠償責任。

菲臘親王之死,令王室確實頓失支柱。(Shutterstock)

陶傑:王夫之死

所謂「站在英女王背後的男人 」,許多香港人直覺而戲稱為「食軟飯」。但菲臘親王與妻子英女王各自是不同的君主立憲責任的個體。菲臘親王行伍出身,1945年曾隨同夏愨海軍上將來香港,接收殖民地主權。

香港向來有各種所謂的國際勢力,他們對於香港有沒有普選,或者全無興趣,但一定會衡量:通過香港賺到的錢,是否足以抵銷在一個現代東西廠的中國城市,所付出的精神成本。(亞新社)

陶傑:港式戒嚴時代

台灣戒嚴時代,到處都有「舉報匪諜,人人有責」的標語。對於警備總部的「約談」,許多台北市民聞風色變。「約談」會造成心理壓力,以及業界和朋友圈中的互相猜疑。這樣的環境若在香港出現,是否還叫一個自由貿易港?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