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陶傑

香港向來有各種所謂的國際勢力,他們對於香港有沒有普選,或者全無興趣,但一定會衡量:通過香港賺到的錢,是否足以抵銷在一個現代東西廠的中國城市,所付出的精神成本。(亞新社)

陶傑:港式戒嚴時代

台灣戒嚴時代,到處都有「舉報匪諜,人人有責」的標語。對於警備總部的「約談」,許多台北市民聞風色變。「約談」會造成心理壓力,以及業界和朋友圈中的互相猜疑。這樣的環境若在香港出現,是否還叫一個自由貿易港?

中港連為一體。香港如果是一個失敗城市,後面那個國家,又會有多成功?(Shutterstock)

陶傑:無質的進步

中國不抄西方民主,只有托古復辟,在21世紀,為13億人口找回一個好皇帝。眼前一場大瘟疫,就是考驗所謂威權主義的時機,也是這位新皇帝向世界大展身手、示範其如何創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好機會。

林鄭據說是天主教徒,自稱「上帝叫我參選」。上帝為何讓她在特朗普向中國動手時,一手造成對中國利益的重大危害?(亞新社)

陶傑:林鄭是冷血嗎?

指責林鄭月娥冷血涼薄,只是最表面的認識。林鄭月娥這個人,是一種複雜而有趣的心理性格典型,值得研究。在這場香港百年難得一遇的重大危機之中,她的表現,其中的深層次心理結構,可以成為國際心理學家的最新論文。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