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降準

明年的內房債反應,所反映的不限於市場對回報率的渴求程度,而是一併作為一個賭政策、博降準的市場遊戲。(Shutterstock)

一場賭政策的遊戲

內地新增貸款之中,據統計投入內房的貸款僅佔30%,而整個內地房地產市場規模達到逾45萬億美元,佔內地家庭資產比重逾60%,而資金需求卻更加之大,換言之,賭政策是會成為一個長久的遊戲博弈。

是次降準,釋放9000億元人民幣,金額上無疑較上次多,貨幣政策是否出現更寬鬆,再爭論貨幣政策方向已沒有大意義。(Shutterstock)

提防放水後遺症

多間大行先後將內地明年經濟增長預測,下調至不足6%,部分甚至認為今年第四季連六也不保。以內地經濟政策效率,有政策就會有更高把握以達致數字上的增長目標,但連番政策之下,債務及其他後遺症憂慮是持續存在的。

即使內地資金尚算充裕,但排隊要錢的持份者卻在增加,這還未計及民企及央企其他正常及正規資金的需要。(亞新社)

撇脫一點又何妨

降準即使效力有限,但既然成為了市場預期氧氣的一部分,倒不如更加撇脫,索性一次過降它幾個百分點,做些超越預期的決定,以後的事,以後再算吧,最少向市場發放經濟才是最重要的明確訊息。

內地市場應對方法,有其原因及理據,但現時環境,中國所謂救市、救經濟,所遇的困難與壓力遠比前大。(亞新社)

保底、露底

有國家經濟機器幫手,經濟保底任務並非想像中困難,但他們愈來愈懷疑的是,要繼續維持一批又一批矛盾而又有衝突的目標,內地再為經濟保底可能會加快露底。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