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阿里巴巴

現在令人擔心的,不是美國的制裁,而是香港逐漸跟國際社會「脫鈎」,長遠而言,「逆國際化」才是香港的最大隱憂。(灼見名家製圖)

我不入地獄……

一個地方是死是活,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不是特朗普說了算,也不是美國說了算的。不過既然說得出這種狠話,特朗普的意思似乎不是「預測」,而是「希望」把香港打入地獄!

未計加時交易,已充滿想像空間,港交所想窮都難,信不信由你,若再有券商睇目標價上望388蚊,絕不出奇。(亞新社)

港交所的想像空間

近期各大投資銀行對港股大片淡風之聲下,既預期恒指要跌多2000點,卻矛盾而有趣地看好港交所(388)表現,甚至如摩根士丹利所指,有助隨時推動交易所盈利倍增,與300蚊只一步之遙。

小米股價,以至整體業績而言,談不上是出色,但小米手機在國際市場已有一定知名度,這點可能就是曲線上幫了金山雲一把。(亞新社)

回流不回流

中國一直的最大問題是有金錢及經濟硬實力,唯獨軟實力少之又少。 一場疫情影響所及,以至國際間借疫情玩弄權力博弈外交,中國軟實力建立的目標,似乎愈行愈遠了。

馬雲為世界各國捐助了口罩和其他醫療物資。(亞新社)

內地企業家精神的兩面

內地的企業家精神的發展與蛻變可以總結為四個方面的特徵,包括企業家們對改革開放大時代的感恩;企業家對某些不公平對待的寬恕;企業家孜孜不倦的學習精神和企業家精神的提升。

趁天涼好個秋北上,究竟3000年古城長沙有什麼萬有吸引力?(Shutterstock)

古城的反思

今年10月底,趁天涼好個秋,香江紛亂之際,適逢獲邀參加酒店一周年店慶晚宴,再次有機會北上這個位於華中地帶的古城,相隔半載,長沙風貌依然。

阿里掛牌後首個小時便錄得80億元成交,全日成交金額更逾139億元,是當日成交最多港股。(亞新社)

阿里的最大敵人

筆者一直認為,除非股市有新資金入市,否則的話,阿里的消費及科技兩者俱備概念,很大程度會令不少機構投資者買中國,就只會買阿里,而忽略甚至減磅其他中資股。

怡和未能爭取監管上的豁免,唯幾十年後的今日,阿里巴巴的出現,卻令香港市場在規則上有所調節。(亞新社)

恒指半百知多少

阿里巴巴現象是反映經濟轉型的事實,而更事實在於,香港當局亦深明,只靠本地企業及現行的上市公司品種結構,股市的公司組成短期內是無法實現多元化及新經濟的抬頭。

阿里是紀錄創造者,包括網購平台用戶、光棍節銷售等。(亞新社)

阿里的救贖

短線而言,一旦阿里確認啟動來港第二上市,港元頭寸將會緊張、拆息高企,部分中小型銀行受制於較高的港元貸存比率,唯有要以更高息爭取存款資金了。

阿里巴巴在港上市跟中美科技戰不無關係。(Shutterstock合成圖)

阿里巴巴之愛回家

正當中美貿易磨擦升級至科技戰,隨時有更多領域成角力對象,任由一家極具影響力內地巨企在彼邦上市,實在有更大安全考慮。所以,說要在港上市跟中美關係無關、只為擴大投資者,是客套外交說法而已。

阿里巴巴估值較美國部分上市一線科技企業高。(亞新社)

騰訊的溢價 阿里的折讓

中國要力谷5G發展,推得要快,用得夠廣泛,最初當然由華為、中興(00763)及相關設備製造商打頭陣,之後可能要靠阿里及騰訊的互聯網服務商,推出配合5G高速及使用範疇的創新服務。

筆者認為政客信口開河,以勞工界的思維評估互聯網的工作性質,以外行人評內行人,分析絕不可靠。(Shutterstock)

外行評996不盡不實

筆者在中大執教25年,培育數以千計修讀電腦科學的年輕人,當中不少從事互聯網專業相關工作。這群專業人士無不喜歡彈性工作時間,「996工作制」對他們而言並不適用。

反對派利用民粹主義的思潮作為政治籌碼,換取個人的政治利益。(Shutterstock)

趕走亞馬遜 非紐約之福

由巨無霸公司進駐而帶來的人力市場大流動,足以令一個城市的基因得到重新排列,令城市的生命力大增。阿里巴巴在杭州設立總部後,就令杭州由一個旅遊城市,轉變成一個科技含量倍增的城市,予人耳目一新。

本書作者群以不美化、不扭曲、不唱衰的中立角度,精闢分析中國企業的特色、風格與領導人,讓我們更了解這個即將登上第一的全球巨人。(天下文化)

非美國模式

由於中國企業成長於現代,沒有像西方企業在早期成長時所背負的傳統包袱,因此中國企業的經營模式,可能更合適於新的全球秩序。在未來,中國模式的影響力將愈來愈大。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