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阿富汗

美軍遺留下的800億美元武器庫,只能撇帳處理,益了塔利班。(亞新社)

「阿富汗之殤」的聯想

戰爭不是為了勝利,而是要無休止地將金錢分一遍,至於引發20年間220萬阿富汗人流離失所。此次破產,又有50萬難民產生,在所不計。而這次美國商譽損失有多大,還未能計出。

歷任的美國總統,沒有一個不是「大美國主義者」。(亞新社)

阿富汗啟示錄

過度自信無疑是一種有助我們適應,甚至駕馭現代社會的特質,但今天美國從阿富汗的「撤退大災難」卻提醒我們,那源於過度自信的「以為一切皆在我們掌握之中的幻覺」同樣可令我們垮下來。

伊斯蘭國點名批判塔利班,對美俄雙方均有利。(Shutterstock)

陶傑:俄羅斯的抉擇

任何病毒都會變種,變種後可以更難對付,殺傷力可以更大,確診人數更多。至於死亡多少,以印度 Delta 病毒而論,則又不必太悲觀。此所以一百年來,世界任何極端的思想意識形態,都是病毒。

中國可做的是藉上海合作組織的名義,聯合俄、印、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中亞四國,與塔利班政權共商阿富汗的重建、開放大計。(亞新社)

中國關鍵

塔利班重奪政權,反映出它已改變中世紀極端的宗教主義。中國為首的國際社會應全力支持,也可借此進一步打擊美國的霸權主義,促使其更快沒落。

中國當下跟塔利班友好,仍須小心應對。(Shuttestock)

現代版圍魏救趙

屆時,難道中國寄望塔利班向美國發動攻擊,來一次真的圍魏救趙嗎?這種想法不切實際,也不合符中國的利益;因為屆時內部問題、兩岸問題也許會發生變化,應付乏力。

美國在歐洲的盟友大部分都不支持退出伊朗核協議,但特朗普還是一意孤行。(Shutterstock)

美國在中東進退失據

伊朗沒有能力正面與美軍衝突,但他可以利用其他中東的什葉派勢力處處與美國作對,看來特朗普在中東的部署已因這次事件而打亂,退不但丟臉,而且會進一步失去在中東的影響力,但進則要投入更多的資源,從此泥足深陷。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策動推翻親蘇聯的阿富汗政府以來,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恐怖主義組織者和發動者。(Shutterstock)

美國瘋狂 製造恐怖主義

美國在特朗普極右政權上台後,正是自以為聰明絕頂,實質是瘋狂幼稚的表現。美國社會是否會坐視滅亡而不尋求自救、把特朗普及其政府拉下台來?假如真的這樣發展,是世界之福、中國之福,也是美國之福。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