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郭榮鏗

人大「雙十一」決定,就提供了DQ議員的一系列標準和基礎。有了這個基礎,就不必再研究放寬大灣區投票。(亞新社)

永遠的反對派

人大常委的「雙十一」決定,是要重寫遊戲規則,泛民如果不認同,就只能離開議會,走向街頭。對香港來說,這意味着政治生態會進一步惡化,政黨會更極端,兩極化將會令社會更加撕裂。

綜觀今日的立法會,部分議員只為自己的利益,堅持自己的意見,未能考慮香港市民的福祉。(亞新社)

問牛何事?

乾隆曾在韓滉的《五牛圖》上題了「一牛絡首四牛閑,弘景高情想象間,舐齙詎惟跨曲肖,要因問喘識民艱。」表示他關心民事。從政者當如是。

作者以往曾批評林鄭月娥是本港最糟糕的特首,今天他表示不會再批評。而是希望她辭職。(亞新社)

指鹿為馬

特區政府發表了3次前後矛盾的聲明,最初說根據《基本法》,中聯辦和其他中央所屬機構不得干涉本港事務,然而後來又說,中聯辦並非《基本法》所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部門」。這正如反對派所說「指鹿為馬」了!

美國國會曾批評華為財務不透明,與其他中資企業有別。(Shutterstock)

郭榮鏗應遊說華為香港上市

香港議員到美國遊說後,像傳聖旨般聲稱美國政界有五點共識。我非常期待美方發表正式文件闡述以上立場,因據我在美國生活近20年經驗,「美國政界有共識」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難過本地泛民與建制派取得共識。

葉劉淑儀出席《眾新聞》舉辦的「新特首的香港管治」論壇(眾新聞圖片)

葉劉淑儀:欲推動經濟民生 宜先解政治死結

編按:《眾新聞》論壇早前舉辦「新特首的香港管治」論壇,並邀請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四位剖析特首選戰及影響,探討香港未來的發展。以下為葉劉淑儀當天的發言內容: 第一部分:演講 新特首的管治當然是民眾所關心的。 林太(林鄭月娥)選舉口號為「政府新角色」、「管治新風格」及「理財新哲學」,都是強調「新」。我亦有留意她當選後邀請不同黨派對話。 「政府新角色」方面,我認為林太希望為新政府樹立新形象,或多或少與今屆政府劃上界線,不希望給人激烈鬥爭、好勇鬥狠的感覺。「管治新風格」方面,我認為她希望給人溫和的感覺,與曾俊華一樣希望和解、團結,只是大家做法不同。「理財新哲學」方面,這是有針對性的。很多人認為曾俊華先生的選舉工程做得很成功,但在理財方面,「估錯數」、盈餘派半留半,對香港沒有長遠投資,並在政府部門撥款採取一刀切策略、以及在大量盈餘情況下依然緊縮開支,為人詬病。我相信林太對此有她的意見,我亦知道她去年一個會議將香港和新加坡這兩個類似的細小開放地區在經濟增長上作出比較,她在經濟民生方面想做得更多。她在選舉時亦指出會在教育方面每年增加50億經常性開支,但可行性有多高呢? 林太亦想實行James(田北俊)曾經提出的八黨聯盟,只是遲了十年。報章報道她想邀請泛民羅致光加入政府,又謙虛表示想與各黨溝通。我留意到泛民22位議員簽署了聲明,提出五點要求,我亦知道民主黨表明黨員要入政府必先辭去黨席,這個我也知道,因為以前問過卿姐(劉慧卿)她關於此事的看法。換言之,辭去黨席代表不能代表黨,入政府為黨拉票。所以可見泛民的姿態,與政府和林太有基本政治上的分歧。我們一起看看這五點要求難度有多高。 第四點比較容易,維持廉潔和程序公義核心價值。我相信林太是很廉潔的,而經過西九事件,相信她都會維持程序公義。第五點尊重民意,不強行褫奪議員議席和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相信每一位行政長官都希望改善行政立法關係和尊重民意;至於議員議席,可能「做完呢批都差唔多」,如果我是林太也可答應,因為現在進行中的並非出自她手。 第三點保證香港司法獨立,一定做得到,無論如何也答應吧;審視人大釋法的後(惡)果,審視而已,這也合理,並非否定釋法,基本法有釋法的制度。 但第一、二點比較困難了,促成中央收回2014年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撇開人大831框架重啟政改。這裏用的字眼比較有心思,避開了「撤消」和「推翻」,用了「撇開」。而我選舉時所用字眼為「以831框架作為起點」,泛民再花了功夫用「撇開」,還是要重啟政改。不單「促請」,用了「促成」,我明白泛民和社會人士看一國兩制白皮書反映中央對香港採取相當強敢手段,甚至市民認為這影響了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要求行政長官向中央反映,並且重啟政改。泛民雖說「撇開」,但仍希望不受831框架限制,這是跟現屆政府很大的分歧。而我留意到林太選舉時對於政改着墨甚少,最後階段因為其他候選人都有提及,她才加上一句「行政長官有責任創造條件重啟政改」。 由此可見,她目前還未取得中央支持給予香港多點空間重啟政改,或是未能促成中央對香港採取溫和寬鬆的路線。這明顯是泛民的期望,亦是很多市民的看法。如果她未能在這兩個政治立場上解決問題,我相信促進和解會比較困難。至於行政立法關係,在新一屆立法會後並無改善。本屆立法會拉布嚴重,現屆議員都知道財委會可批核的款項很少。換句話說,雖然新一任行政長官希望和解團結,而她得到的票數反映她團結了建制和商界,但不等於團結廣大社會,亦不等於在立法會促進與反對派議員和解。所以林太未來施政主要是政治上很大的挑戰,如果未能解開政治死結,在推動經濟和民生方面都會面對不少困難。 第二部分:由主持人楊健興先生(楊)、司儀黃潔慧(黃)與四位嘉賓:葉劉淑儀(葉)、田北俊(田)、湯家驊(湯)、郭榮鏗(郭)對談。 楊:希望不同世代的人可各自發揮所長,但我想除此以外,大家對香港2017年四月都有一個共同感覺,認為我們來到一個歷史時刻。幾十年過後回看過去五年和未來五年,可能是香港歷史裏重要的十年。過去五年快將成為歷史,但未來五年還有很多可能性。剛才葉太提及政治是林太最大的挑戰;田生提及政黨政治,中央在香港不濟時「包底」;Ronnie(湯家驊)提及中央欽點和不任命對中港關係的影響;郭榮鏗提及中聯辦的議題。除了林太即時和未來面對的挑戰,現在想大家分享過去看到的變化,特別是中央在今次選舉的角色將如何影響我們的未來。葉太可能預計有人問及今次團隊中有位幕僚撰文提及的內容跟外間理解的不同。第一點,中央早已欽點林鄭當選,臨近選舉時,中聯辦又頻密接觸選委,這帶出一個問題:是否因梁振英不連任,所以中央希望可接受人選當特首呢?葉太回看,會否覺得如Mark Pinkstone(彭仕敦)所述,是場鬧劇呢?或者如Ronnie剛才所講,是個退步?有請葉太先回應。 葉:Mark是新聞處舊同事,他退休後成為自由記者。他並非新民黨黨員,亦非職員。他跟我們的合約已告終,他撰寫此文前我絕不知情,文章內容我亦不完全了解,亦不知真偽,例如說中央去年年中已決意林太當選。我個人沒有收到類似訊息,否則,或者我也不會出選。很多報道有說中央派員在深圳接見很多人,很多名人都承認確有此事,所以這篇文章只是他個人意見和觀察。Mark是外藉人士,我聘請他主要是為我改善英文用字,陪同我接見外藉人士,會見選委主要有兩場,少數族裔和法律界選委。除了Mark的文章,剛才聽過三位嘉賓的發言,我都有很多得着,我同意湯家驊的講法,雖然看到中央沒太大興趣重啟政改,但香港人應該嘗試實行,所以後來林太在政崗上加上一句與我政崗相符的「下屆行政長官應該創造條件重啟政改」,應該努力爭取,不要想不可能就不去做,等如過去幾個月參選行政長官選舉,沒有保證一定會嬴,甚至有人問我輸了怎麼辦。輸了就繼續做議員,日日如是的過活,但經過這77天後,我了解自己的弱點、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很多社會現象,若不主動靜探索,永不會知道問題的癥結所在、中央看法。社會訴求等。所以我同意未來林太除了要面對經濟逆轉、房屋供應不足、樓價飆升等問題外,她不能迥避政治政改,立法會議員Dennis(郭榮鏗)和舊同事Ronnie已講得很清楚,這是泛民強烈的訴求。經過70多天選舉後接觸到不到界別,特別是年青的專業界別後,我知道這也是年青人的強烈訴求。若政府不處理此事,很難減少社會對立。 楊:葉太剛才說你不知道中央是否年中已欽點林鄭,但現在回看事情的發展,是否從來其他人都沒有機會當選?還是觀望一段時間後,臨近選舉才決定屬意何人呢? 葉:就這次選舉,媒體太多不同消息,亦有說真命天子是曾俊華,他與習主席握手都被大做文章。訊息太多,我做事也不能理會,只是盡我能力去做。作為香港人,根據基本法,我符合資格出選,我就出來爭取。 黃:Regina(葉劉淑儀),剛才Dennis提及重開公民廣場,你認為這是否重建信任、重啟政改創造條件的基本步呢?還是有其他更重要的條件呢? 葉:這是個象徵式的行動。公民廣場關閉是因為佔中,佔中因為政改。如今政府有一連串工作為佔中「執手尾」。有檢控警察、檢控佔中人士,大家都希望此事盡快過去告一段落,不要再在此糾纏,要向前走應要重開廣場。關閉了廣場某程度上反映政府缺乏安全感和信心,每一次有領導人來港,或有重大場合,灣仔就有很多警察駐守,我對此感到難過,因為警察的保安工作變作政治工作,政治問題又變了保安問題。第二,我們需要這麼緊張嗎?何時才能恢復不容易劍拔弩張的日子,讓社會氣氛平和些呢?希望有日看見政府和市民都有足夠信心,雙方表達善意,令公民廣場不需封閉。但當然大家都要依法辦事,造就一個和平守秩序的社會。 楊:回望今次特首選舉,民間對831演繹很不同。若果政改通過,泛民認為曾俊華不能入圍,而認為中央在政改下沒有設立601門檻的話,就不能阻擋曾俊華入閘,而他亦有機會取勝,那就不是中央屬意的人選。換句話說,今次選舉過程中曾俊華出現了,會否令往後重啟政改更難呢?因為831有兩個可能性出現,如要重啟政改,我們如果在831中找到出路呢? 葉: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曾俊華得票不少,但始終無潯得601票,是否代表我們沒辦法克服831框架呢?我同意James的講法,即使選委會就是提委會,五年後能否繼續維穩呢?今次選舉我接觸了30多個界別,唯一拒絕見我的界別就是天主教,原因是不滿我撐七警,我理解的。但年青專業人士,例如工程界、會計界、資訊科技界全由泛民組成。中醫界應是最傳統,但都有四五個是獨立或反對的。因為每年香港有65個中醫是在本地接受訓練的年青人,思想跟內地來的傳統中醫不同。正如James所講,每個界別都有富二代,總商會、零售等界別都會有更多年青人。我在網上看到蕭若元鼓勵年青人組織公司,加上總商會,做不同的生意,每個界別都可以種票。五年後,這601還足夠維穩嗎?如果中央坐視不理,將來一樣有可能喪失香港主權。如果我是林太,我會跟她的老闆討論一下。 ...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