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郊野公園

首次登上雞公嶺,上山一遊確是開懷樂事!

賞山樂事

現在疫情肆虐,由於未能外遊,不少人轉攻行山,排遣鬱悶。今年年初,我亦湊趣首次登上位於元朗與上水之間的雞公嶺,當日晴空萬里,上山一遊確是開懷樂事!

與其「飢不擇食」將所有可用土地放進一個籮筐,倒不如急劏房戶之急,設法在短時間內增加更多過渡性房屋。(Shutterstock)

「告別劏房」辯論會

劏房現象是香港的悲哀,是一種不道德。告別劏房時不我待,但告別劏房不僅基於道德層面,更需要政治智慧和擔當。告別劏房關鍵問題不是沒有土地,而是要用哪些土地建房,以及如何將這些土地變成房屋。

香港的郊野公園景色優美,不少郊野公園距離市區不遠,市民毋須長途跋涉,即可享大自然風光。(Shutterstock)

郊野公園之父看城市發展

世界上鮮有城市像香港那般,都市景觀五光十色,卻在不遠處有郊野公園、遠足徑,更有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名錄的世界地質公園。都市發展無可避免,如何同時保育自然,一直是政府必須面對的課題。

每次觸及有關議題,便遭到反對人士群起攻之(Pixabay)

發展綠化地 應先掌握數據

現屆政府一直提倡研究發展郊野公園綠化帶,即位於郊野公園邊陲、生態價值較低的地段,但每次觸及有關議題,便遭到反對人士群起攻之,要落實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可說是寸步難行。 事關當政府在沒有提出一個完整的長期土地發展策略,對不同增加發展用地的方案提出客觀理據,以供社會各界作出理性討論,只提發展郊野公園綠化帶,反對者一定不會接受,更會事事反對,自然招來反對聲音。當今其中兩位特首候選人都有提出大規模填海作為其中一項重要的選項。其實過往政府已經研究過在交椅洲填海擴展為大型人工島作為解決土地短缺的主要方案。 政府若認為長遠方案不能遠水救近火,須輔以短期發展郊野公園綠化帶的方案,便應先做好正式研究,包括安排各相關部門整理有關郊野公園和綠化帶的資料,並派員作實地視察,記錄各個地點的周邊狀況,例如交通、人流和生態狀況等。然後撰寫資料完備的報告,客觀分析全港郊野公園綠化帶的發展潛力,有多少幅綠化帶土地適合改劃作發展之用。 政府有了全盤數據分析在手,才提出有關建議,公眾容易理解之餘,遇到反對聲音亦有客觀數據,理直氣壯反駁和解釋。 當年政府為郊野公園劃界時,為了土地的完整性,或順應河溪和道路有明顯分界,便將當時無人發展的地段一併納入郊野公園範圍,未必是因為該處具生態價值。所以,現時政府應該因時制宜,作出改劃,發展沒有生態價值的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只要有理據,有勇氣,便能理直氣壯! 原刊於《am730》,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