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通識科

林鄭月娥早前到訪一間中學,即席向同學講解一國兩制。(政府新聞處圖片)

特首為公民科老師開講

學生必須認知香港市民、國家國民與世界公民三者連體、身分相繫,任何在法、理、情的角度切入,都有賴於教育,而公民與社會發展的相關在哪裏,知、情、意、行四部曲如何實踐,顯然是「新」科的教學使命。

校園的教師是專業,新聞編輯、採訪主任、記者都是專業,前者要考要守《基本法》,後者有需要嗎?(Shutterstock)

教師《基本法》基準試

特首《施政報告》提出,下學年起新入職教師必須通過《基本法》基準試,方能註冊成為教師。筆者提出,新舊教師都應知道當中內容,新舊教師都應一視同仁,他們影響下一代,角色與功能等同。

通識科引起香港社會內部的政治紛爭,造成認知斷層,落在時代之後了。(亞新社)

陶傑:現實的選擇

一個考試制度如何設計,不是在於一個17歲少年學生能不能擁有學問,而是在網絡資訊爆炸,真假新聞不分、暴力和極端思想四溢的混亂狀態之下,學生非要提早擁有思辨和批判的能力不可。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