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通脹

美國前財長森默斯是大師級經濟學者、傳媒的寵兒。(Shutterstock)

大師級的轉軚

森默斯這類大師的市場價值,亦源自「約定俗成」:我之所以認為他很權威很厲害,是因為別人認為他很權威很厲害,就算沒有人知道其權威和厲害之處,大家也會一致認為他很權威很厲害。

斯人已矣,留下個逗號。(灼見名家製圖)

好學生李克強

李克強的悟性,在他翻譯時,作者已覺察到。再來,就是探討通貨膨脹,懂得在沒有數據情況下,以替代方法量化通脹,是否日後「克強指數」的雛形?

新西蘭為最早正式採用通脹目標的國家。(Shutterstock)

通脹目標的政治立場

直至今天,通脹目標仍然有「右派」色彩。堅持目標的,多被視為保守派。建議提高通脹目標,又或較溫和地回應通脹的,大多政治立場較左。吊詭的,是通脹對貧苦大眾的損害未必比對富人要小。政治這門學問真的高深莫測!

歐洲民眾或會爆發反戰、反美國天然氣進口示威。(Shutterstock)

歐盟之劫

若俄羅斯天然氣進歐的管道全部被摧毀,重建至少多年,戰後歐洲的天然氣便完全為美國壟斷了。美國要求歐洲不要依賴俄羅斯,結果是要轉為倚賴美國。利害相比,民眾亦可看見。

瑞信問題擾攘已久,交易對手風險與日俱增。(Shutterstock)

市場永遠是對的?錯了!

很多人相信,既然方向未明,欠缺清晰,緊跟市場資金流向做投資就可以。無奈地,市場不再是永遠都對的,從舊年開始,市場其實一錯再錯,跟中央銀行鬥錯。前路既然未明,倒不如袖手旁觀,靜待更大的機會。

拯救SVB最值得商榷之處,是本來有上限的存款保險,好像再無上限。(Shutterstock)

40年前美國的金融危機

拯救矽谷銀行最值得商榷之處,是本來有上限的存款保險,好像再沒有上限,又或當銀行有一定規模,上限就不再適用。這次的因時制宜,對銀行將來的經營方式難免有影響,為下一次危機在某處埋下種子。  

有人質疑要等到什麼時候使多少個辣招,聯儲局才能夠將通脹拉低至2%。(Shutterstock)

2%的背後

利率市場跟天氣般乍暖還寒,美國兩年期國庫債券息率3月初上衝5厘,債息去年9月拾級而上後,股債市場罕見同時走入熊市,令市場質疑鮑威爾這第一個非經濟學者出身的聯儲局主席的決定。

本地電力公司需要增加可再生能源投資。(Shutterstock)

燃料價格與能源轉型

隨着全球積極邁向碳中和,逐步淘汰化石能源,在轉型過程中,較少碳排放的潔淨能源──天然氣及可再生能源扮演着重要角色。但發展及營運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成本不菲,屆時整體電價或再提升,香港如何應對?

港府須正視學校午餐的問題。(Shutterstock)

搵食難

自從恢復全日制面授課堂後,大型飯商接連出現問題。到底是哪些原因,令莘莘學子飽受無飯之苦,有些更食物中毒,苦不堪言?

歐洲多個國家通脹掉頭回升,市場料歐洲央行將加息至4厘水平。(Shutterstock)

真假高息 你識唔識?

今年出現的變數實在太多,單是一個中國復常,已沖淡原有的經濟悲觀看法。很明顯,近期不論有關利率與經濟前景的課題,最新發展都在在出乎意料之外,與市場認為牢不可破的共識幾乎是兩回事。

「十年九相」現象已在岸田文雄身上重現?(亞新社)

岸田內閣的國防夢能成嗎?

岸田文雄不知自己任期可以多久,但仍要堅持5年內的國防費用達到43萬億日圓,2027年要達到43萬億日圓的總額。反對加稅來增加國防費用的日本人達49%,岸田一去,計劃飄零,但政客總是活在夢中。

巴西與阿根廷商議創造南美共同貨幣。(Shutterstock)

貨幣國際化

面對美元霸權在全球肆虐,去美元化顯然成為不少國家的希望。但良好願望變為現實,並不容易,且在現時的國際體系裏,過早追求用某些貨幣來促成去美元化,並不現實。

普京斷絕俄羅斯對美國、歐盟、日本等的石油出口。(亞新社)

石油戰

石油、天然氣的供應武器化後,反而使俄羅斯可以用作外交工具──友好國家折扣供應石油。美國企業不會跟隨,便只能靠政治控制G7國家來佔據它們的市場。

為保政權,澤連斯基必然拚命製造緊張形勢,阻止談判。(亞新社)

烏戰轉機

G20峰會前習近平與拜登長談,其後中國外長王毅主持的兩國會談,相信是為烏克蘭談判布下基礎。美國要靠中國說服俄羅斯,中國也想介入平息戰端,使歐洲重回和平發展的方向。

Page 1 of 4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