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身份認同

中央對香港規劃了長遠願景,關鍵的問題是,在香港社會高度撕裂的情況下,這個宏大、華麗的願景是否能夠促進人心回歸?(Shutterstock)

「香港願景」能否促進人心回歸?

如何在「一國」的前提下落實及發展「兩制」的空間,並按《基本法》的規定達致通過普選產生行政長官與全部立法會議員的目標?這些問題需要廣泛對話及前瞻性、突破性的論述,才能建構「真實、立體、全面」的香港願景。

推行國民教育的理由無論是大敵當前,或者面對嚴重的管治危機,當權者必須正視自身的局限,開誠布公。(亞新社)

國民教育的局限與前設

20多年來國民教育的發展一波三折,甚至胎死腹中。如今由虛到實,變成轉世靈童倉卒出台;再加上《港區國安法》的震懾效應,實在令人擔憂中、港教育將要無縫接軌,斷送我們學術和言論自由的優勢。

中國大陸對香港影響力的增加,導致這個城市的文化產生巨大變化。特區政府甚至禁止和平討論港獨,嘲弄國歌很快會變成非法。(灼見名家圖片)

港人不快樂 身份認同危機是根本

單一的原因不可能讓整個社會失望,儘管「住房負擔不起」、「社會不公」和「缺乏全面民主」加起來,可以令人極不快樂。然而我相信,香港人不快樂的根本原因,是身份認同危機導致的希望幻滅。

一國兩制的生命力正是源自於一國之下能夠容下兩種制度,《基本法》因而也確立了在顧及國家利益的同時,要尊重香港的另一種制度。(亞新社)

國家認同的關鍵在於信任

當我們面對及處理「身份認同」這個問題時,我們不應把「國家身份認同」與「地方身份認同」放在一個對立位置,重心應放在處理國民身份認同度下滑,而不是去攻擊港人對香港這個家的強烈歸屬感。

外延的知識可以客觀地肯斷的,內延真理離不開主觀的態度。(Pixabay)

真理不止一個

真理有兩種,第一種屬可量化、客觀的,我們稱為「外延真理」;第二種屬不可量化,只能透過「修行」來印證內涵或境界,我們稱為「內延真理」。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