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足球

淘汰賽的十二碼不只是「一係你贏,一係我贏」咁簡單。(Shutterstock)

意大利行運一條龍

意大利今屆歐國盃射十二碼都太有運了。不要誤會,我不是指:「一係入,一係唔入」那一種幸運,而是意大利剛好抽中可以先射因此幸運地獲得「先行者優勢」。

道出超級巨星方程式之前,我們先要看看工匠大師們是怎樣把「架生」鍊製出來。圖為葡萄牙球星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 Facebook)

與超級巨星和諾獎大師聊天

我們雲遊瑞典,到皇家學院裏拜訪那支沒有官網的「諾貝爾巨星隊」,向腳下功夫和心法已臻化境的諾獎經濟學和文學大師取經,觀摩在他們的炮製下,英超、美足、高球,甚至日足等是如何創造奇蹟。

筆者在馬勒當拿的家鄉 Buenos Aires。

他用手觸到了天空

2020年11月25日,「世紀球王」馬勒當拿因病逝世,引起世界各地一眾球迷的慨嘆和感懷。這位足球巨星一生經歷豐富,曾創造球場神話,亦曾誤入歧途。筆者則回憶了21世紀之初在其家鄉的一段追尋之旅。

即使閉門作賽,但無阻利物浦英超封王。(Liverpool FC Facebook)

打破主場優勢的迷思

《經濟學人》今年7月,與一家近年聲名鵲起的「21st Club」,以疫前和疫後的賽事,對球壇上一個長期存在、但也難以解釋的「迷思」——主場優勢,做了一次「類干預」的差分解釋。

在足球場上,觀眾、球員和球證,在球賽進行當中,對是否有入球這樣簡單不過的事,都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Shutterstock)

觀點與角度

望着半杯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應,是半空還是半滿。但這是否一定意味到不同觀點之所以出現,是反映出不同觀察者所持的不同價值觀?

行為經濟學中常說的行動偏好,與守門員在十二碼點球時喜歡「捉路」一樣,結果是:「撲個空!」(Pixabay)

價值投資的運動機理

應用在價值投資上,要知道,我們當然無法控制結果,但我們可以控制過程。結果自然是很重要,但通過將注意力集中在過程上,我們最大限度地提高了獲得好結果的機會。

大江健三郎建構的那個橫跨100年的暴力、仇殺和通奸的故事,是三組衝突、逆襲和掙扎的結合。(亞新社)

大江健三郎的足球經濟學

大江健三郎把百年以來,日本由萬延的封建年代、經明治維新、至二戰後經濟起飛當中的社會經濟大轉型,和日本文明是如何同化和抵銷美式資本主義的來襲,以宛如一部史詩式的奇情電影,展現給讀者看。

美斯在2018年阿根廷對冰島一場世界盃決賽周的比賽中,主射十二碼宴客的鏡頭。(網絡圖片)

幸運是我

十二碼,是足球競技上最讓人屏息以待、有時也是最叫人心碎的關鍵時刻,卻正好是見證運氣是如何對技術施予最粗暴干涉(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

中國培養實力雄厚的國家隊,以晉身奧運會和世界盃的決賽周,最終更要申辦世界盃,完成中國的完美足球夢。(Wikipedia Commons)

中國足球夢

如果我們認同足球是世界王級的運動項目,而中國整體發展目標也要成為王級的國家,那麼提升中國足球的水平和地位是體育界和老百姓想見到的一項成就。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