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貧窮

我在1964年隨家人搬進蘇屋邨。首先入住的,是離大門口最遠,最接近後山的牡丹樓。(Wikimedia Commons)

在深水埗.憶孩提時

孩提時,看見一些街童在鐵皮屋附近拾荒,其中一個在垃圾堆中撿起一片方包吃,沒多久那個男孩便嘔吐大作。當時的情景讓我感到很震動,也使我清楚知道,在7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前,有些人是貧困如斯的。

目前最慘情是華裔科學家錢學森的境況70年後再次出現,但中國的現時環境卻比「錢學森時代」好得太多了。(Wikimedia Commons)

錢學森時代再現

在21世紀,單是中東和病毒已花了美國人10萬億美元,等於兩個日本的GDP,美國發窮惡,國務卿居然要中國賠病毒款9萬億美元,一毛也不能減,那不是120年前的庚子賠款再現嗎?

疫情中網上學習如雨後春筍,當中高下立見,更突顯學習的貧富懸殊。(Shutterstock)

在疫境下富起來

行動上富起來的人,他們會利用這段時整理自己所學,透過在家沒有課堂的時間,利用網上的資源作更深入的探知,利用因為疫情而免費開放的學習資源,探究自己的興趣,探索自己的生涯規劃。

世上有邪惡組織,其口號是破壞家庭,腐蝕年輕人──看來他們做得很成功,美國正是「成功」樣辦。(亞新社)

末世人的特質

我深信上帝不但是信徒的上帝,也是未信之人的上帝。他在《聖經》裏說的話,我們可以隨時經歷到。單獨從一個香港人的角度看,我覺得末世的警示還是清晰存在的。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