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蔡元培

1930年香港大學中文學會成立師生合影。前排左五為馮平山,左七為馮秉芬,左八為周壽臣,左九為香港大學校長康寧爵士。(《足跡—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九十年》)

香港大學中文學會九十年滄桑

我在1983年11月出任港大中文學會的出版幹事,負責學會所有出版事宜,包括編輯年刊《友文》,由約稿、編輯到找印刷廠及廣告商,幾乎是一腳踢。沒想到,這一年的出版經驗,為我日後從事新聞出版行業埋下了伏筆。

五四火紅又百年。歷史是過去與現在永無休止的對話!(灼見名家圖片)

五四運動在香港

百年前的五四愛國運動在香港,英國殖民政府,祖家在英國,當會「冷靜」處理,想方設法拘捕五四發動者,英國人深諳,容許在香港反日,骨牌效應,香港的中國人,必然反英、再反列強!

筆者(前排左五)舉行一場紀念「五四」百年的教育沙龍,座無虛席。(灼見名家圖片)

五四晉百 文化再新

五四晉百,今年國家的外交內政,躋身列強,甚至是篤定已成為美、俄、中的三雄之一。但百年前後,人才在我國又要怎樣數算?是多還是少了呢?更重要的是,中國文化又要如何吐納,再創新篇章!

蔡元培支持學生運動,卻也對部分學生感憤怒。(wikimedia commons)

學生運動與學生鬧事之別

五四算是成功的學生運動,但成功往往又會異化,反而使學生成為使人討厭之人。蔣夢麟所寫的《西潮》一書中,便記錄了學生運動衰敗或學生鬧事的現象。在一次衝突中,蔡元培真的生氣了,捲高了衣袖,喝罵學生為懦夫。

教大民主牆出現針對政府官員的留言,激起了社會對於言論自由的討論。(灼見名家圖片)

以教為本

人們不會要求大學裏的「民主牆」篇篇錦繡、字字珠璣。可是,底線還是有的。這底線需要所有使用民主牆的人自覺遵守。如果有人踐踏了這底線,就是踐踏了民主牆的尊嚴,破壞了民主牆的作用。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